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42.第1042章 互相伤害
    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麻木的点点头。请大家搜索(%¥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有人说,爱情是一部忧伤的童话,惟其遥远与真实,放弃一个爱你的人并不痛苦,放弃一个你爱的人那才痛苦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次放弃的一个我深爱的女人,又或许,我没爱情小说中那么伟大,把对方身上的缺点当成优点。

    只知,我爱的那个她,依旧存在心里,直至天边的太阳永垂不升。

    又或许凡事不必太在意,更不需去强求,就让一切随缘,随缘而起,随缘而散。

    “九娃,我爱你!”她走到我面前,紧紧地抱着我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就这样任由她抱着。

    良久,她松开我,双眼一直停留在我脸上,好似想说什么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,一张嘴唇凑了过来,缓缓印在我嘴唇上。

    若是先前,我定会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此时,更多的却是厌恶,又或者说,短暂半天,令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有些爱情只能存在大脑中,走不到现实。

    因为残酷的现实会让你奔溃,会让你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至少,那时候的我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唇分,她说:

    “我走了,勿念!”

    “嗯,勿念!”

    “愿你幸福!”

    “同样,愿你幸福!”

    “那…我走了!”

    “嗯!走吧!”

    “九娃!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了?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…没事,我走了后,你会想我吗?”

    “会吧!”

    “别想我,不值得!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那…永别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永别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“小程!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…,没事了,你走吧!”

    “嗯,我走了!”

    “小程!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”

    “照顾好自己!”

    “嗯,你也是!”

    “小程!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难言之隐?”

    “没有呢!我就是这样的人!”

    “可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就这样!愿幸福伴你一生。”

    她身影渐行远处,渐渐地消失在茫茫夜色中,不知是我眼花,还是幻觉,在她转身那一瞬间,我看到她两滴泪水从她脸上滑落,我无数次想追上去,想问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但,打翻在地的菜碗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,她变了,真的变了。

    我想哭…特想。

    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
    轻轻素泪,话相思。

    不思量,自难忘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在原地伫了多久,就知道腿都麻了,眼睛却一直盯着程小程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宫主!”

    李建刚拉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脚下一软,整个身子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感觉不到疼痛,只觉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我想哭,好想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那李建刚是过来人,好似明白我的感受,轻声道:“宫主,她只是打翻一个菜碗,你们没必要闹成这样啊!”

    我不想说话,外人永远无法理解我心中那股感觉。

    “唔唔唔!”

    忽然,陈二杯走了过来,一把拉住我,朝我比划了几下。

    我微微抬头,就发现他指着门口,嘴里不停地唔唔叫着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就发现程小程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看花眼了,死劲揉了揉眼睛,定晴看去,没错,她真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一把从地面爬起,还没来得及迈开步伐,另一道身影出现在我眼内,那人一身白色西服,在黑暗中显得格外耀眼,不是别人,正是我同学,朱开元。

    要说程小程众多追求者当中,谁最用心,这朱开元绝对是第一人。

    瞬间,我好似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了,原来她有人了。

    有人了!

    哈哈哈,她真的有人。

    难怪我向她提及朱开元时,她会说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

    也对,两年朝夕相处,不动心才怪!

    女人都是感性动物,换作任何一个人,也会动心!

    更何况,那朱开元,无论长相、身世、才华无一不在我之上,我拿什么跟他比?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我自嘲一句,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正准备让李建刚关门,却见一道身影飞奔而出,是陈二杯,他径直朝朱开元跑了过去,二话没说,抬手就是一拳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待那朱开元反应过来,他一个右勾拳砸了下去,抬腿又是一脚踹了过去,嘴里疯狂地嘶吼着。

    “是…是…是…是你…让…让…让…我…哥哥…哭泣…,你…你…你该死。”

    二杯嘴里疯狂地嘶吼,他的每一个字,每一个符号,无一不在震撼我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我觉得整个心灵都跟着颤了起来,脚下极速朝二杯跑了过去,“二杯…”

    他好似没看到我来了,手头上不停地砸朱开元,程小程则站在边上看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…还…我哥哥…的…笑…脸,我…我…我…要…哥哥…笑,不…不…不要…哥哥…伤心。”

    二杯嘶吼着,他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空中响彻着,如钟鼓般宏亮,如瀑布般清脆,如……。

    “二杯!”

    我一把拉住他,我不知道怎样去形容自己内心的想法,就知道,从这一刻起,他是我弟,亲弟,他活,我活,他死,我死,这辈子誓要守他周全。

    “玛德,你们这是找死…”

    那朱开元脸色一沉,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匕首,猛地朝陈二杯捅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朱开元,你疯了啊!”

    程小程尖叫一声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眼瞧匕首就要刺到二杯,而二杯浑然不知,嘴里依旧嘶吼着。

    “二杯!”

    我猛地喊了一声,整个身子下意识朝二杯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听见‘噗哧’一声,是刀子插入身体的声音。

    很脆!

    很凉!

    我感觉身体的鲜血在流失…

    “二杯!”

    我低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九娃!”

    那程小程立马凑了过来,一把抱住我,簌簌而下的眼泪一滴一滴掉在我脸上。

    我想从她怀抱挣脱出来,可四肢使不上力气,抬眼朝二杯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,他整个人愣在那,双眼通红,宛如从地狱逃脱出来的恶魔,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暗道一句不好,使尽浑身力气喊了一声,“老李,拦下二杯,别让他做傻事。”

    不待话音落地,二杯一把抓住朱开元手臂。

    瞬间,朱开元手臂上露出五个手指印,足见二杯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杀…杀…杀…”

    二杯低吼一声,一把夺过匕首,猛地朝朱开元捅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二杯!”我歇斯底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‘噗哧!’一声!

   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。

    然而受伤的却不是朱开元,而是程小程,刀子正好插在她心脏处,殷红的鲜血一滴一滴朝下滴,正好滴在我脸上。

    “九娃…我…救了他,你会不会恨我…,我猜你…不会,因为…我知道…你…懂我!”

    她脸色惨白,眼神中尽是柔情之色。

    若是她不说番话,我会认为她为了朱开元,心甘情愿挡这一刀,可,她说了这番话,我瞬间明白了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我真的明白了。

    有人说,每场轰轰烈烈的爱情,多数都是以悲剧收场,这话似对,又似错,直叫人难以琢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朱开元猛地冲了过来,怒吼:“陈九,我tm杀你了!”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