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41.第1041章 程小程(5)
    

    那程小程一听我的话,一手衬着下巴,问我:“他既然没干伤天害理之事,又怎么会变成哑巴,肯定是偷偷摸摸干了,只是你不知道罢了。 ”

    “我…”我有些无语了,玛德,这什么逻辑,哑巴跟伤天害理有关系?

    她见我不说话,又开口了,“九娃,你难道不这样认为?”

    我脸色一沉,正准备开口,那陈二杯一把拉住我,朝我比划了几个动作,意思是让我别跟她吵架。

    我一把摁住他手臂,“二杯,你别劝我!”

    他急了,连忙比划了几下动作,意思是,我若替他出头,他立马离开,以后再也不回八仙宫了。

    我当时的心情是郁闷的,纠结的,一别两载,早已物是人非,或许是我一直自以为是的认为,我们的感情一直停留在高中时,又或许是我自作多情,更或许社会足以改变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强忍心头的不快,也不说话,就跟陈二杯坐在一起,至于程小程则一直盯着宫内的神像。

    那陈二杯悄悄拉了我一下,又朝我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让我跟程小程坐一起。

    我直接给拒绝了,就是刚才这一幕令我对程小程的感情产生了一种迷茫,我是爱她这个人,还是爱念高中时的程小程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答案,就知道心里有点乱,乱到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三人坐了一会儿,那程小程忽然走了过来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九娃,还记得我们学校的郭胖子么?”

    我怎么可能忘了郭胖子,就说,“记得啊,他现在在衡阳办公司时!”

    说到郭胖子,我陡然想起他吸毒的事,就打算明天或后天直接去衡阳,必须先搞定这事,不然,郭胖子这人就特么废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程小程在这,我甚至会立马起身去衡阳。

    “他以前追过我,还想泡我!”

    她天真无邪地盯着我,嘴角挂着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这笑容在我看来,有几分讥笑之意在里面,立马说:“不可能,郭胖子知道我跟你的事,他怎么可能泡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她追过我很多次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坐在我边上,继续道:“不过,他还没我家九娃好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内心产生了一种恶寒,郭胖子的为人我最清楚不过,他好/色丝毫不假,但,面对大事,他一直有着自己的底线,也就是说,这程小程是故意挑拨我跟郭胖子的关系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郎高他们,我脑子生出一种感觉,她不会是来挑拨我的人际关系吧?

    很快,我压下这股念头,不会的,程小程不是这种人,肯定是错觉。

    但,这股念头如春后小草疯长,不到一分钟时间,这股念头已经布满大脑,我动摇了,我开始动摇对她的爱,开始动摇她来十堰的目的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抽出被她挽住的手臂,低声道:“小程,你变了!”

    “变了吗?没有啊,我一直就这样!”她诧异地瞥了我一眼,“九娃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?”

    我想说爱,可,我忽然感觉这个字说不出口爱,主要是她来十堰后一系列动作,令我对她产生一股陌生感。

    她还是我爱的人吗?

    还是吗?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?

    深呼一口气,我看着她,问道:“程小程,你是不是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她微微一笑,在我脸上如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,“别乱想,我对你的感情一直没变过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我有些迷茫,像小女人一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眼神变得有些扑朔迷离,低声道:“九娃,无论将来如何,我一直爱你,这点丝毫不变,只是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顿了顿,站起身,抬头朝八仙宫门口瞥了过去,外面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说不上伸手不见五指,但,可见度挺低,她整个人的气质在这一瞬间好似有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我说不来是什么变化,就觉得她变得好陌生,陌生到我不敢相认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我感觉我的心在滴血,宛如被人拿着匕首一刀又一刀地割我的心肝脾胃肺。

    “宫主,我们来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口处传来一阵噪杂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我抬头朝门口看去,就发现李建刚领着十几名走了进来,他们每人手里端了一碗菜,另一只手则拿着手电筒,或许是怕菜凉了,他们在菜碗上面蒙了一层保鲜膜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不由感激地看了看李建刚他们一眼,为了我的事,劳烦他们奔波一趟,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宫主,这位就是宫主夫人吧?”

    那李建刚一进门,一脸笑容地看着程小程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还没来得及开口,那程小程一个箭步拦在我身前,令我疑惑的是,程小程给我的感觉一直是纤纤无力。

    而此时她的步伐却是出奇的怪,我甚至产生一种错觉,她是练家子。

    “就让我吃个?”

    那程小程面色一冷,抬手就是李建刚手里的菜碗打翻在地,冷声道:“你们八仙宫就这样招待我?招待你们的宫主夫人?你置我于何地?”

    我当时懵了,真的懵了,我可以容忍她对我所做的一切,但,李建刚他们一番心意送饭菜过来,她…她居然以如此烂的理由打翻,我感觉心中一股无名之火正缓缓燃烧。

    “您不喜欢吃这种口味的菜,可…可…可我们乡下就这样的菜,要不…我们凑点钱,请你们去城里的大饭馆吃个便饭?”那李建刚当时也是懵了,但,还是耐着性子朝程小程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九娃,你看看你的人,他们欺负我!”那程小程走到我边上,一把拽住我手臂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我火了,再也压住不住那股无名之火,一把甩开她手臂,吼了起来,“程小程,你tm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骂我!”

    她不可思议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看着她,我有种撕心裂肺的痛,都说初恋无限好,终究抵不过这残酷的社会,我曾不止一次幻想跟她走入婚姻的礼堂,结婚生子,但,面对这样的人,叫我如何是好?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一刻,我感觉心在渐渐死去,朝她低声说了一句,“你走吧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她看着我,淡声道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