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37.第1037章 程小程(1)
    

    我们一众人浩浩荡荡上了火车,由于是清明前后,人挺多,再加上过路车的缘故,我们连站的地方都没有,全是人挤人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上了车,我们一众八仙都被厕所边上了,到后来实在这狭隘的空间,郎高跟李建刚等人干脆将洗手间打开,几个人钻进去了,而我跟杨言、陈二杯则站在厕所门口。

    有句话是这样说的,一对情侣要见面时,可以任何磨难,更何况只是挤个火车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一路上,我一直挂着笑脸,脑子不停地幻想跟程小程见面的场景,是先问候一下,还是先拥抱,又或者干脆直接点,亲她。

    一整晚,我都在这种幻想中度过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七点的样子,我们缓缓驶入十堰市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,这种离别后的相遇,不足为外人道矣!

    出了火车站,李建刚等人起哄要跟着我一起去见程小程,说是见见宫主夫人,在我连踹带踢的攻势之下,他带着风调雨顺四兄弟直接坐大巴回了镇里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那李建刚说明天无论如何都要带程小程去八仙宫。

    我自然是满口应承。

    我属于那种,有了女朋友,恨不得天底下的人都知道,我甚至已经幻想见了程小程后,直接带她回衡阳。

    待李建刚等人离开后,我边上站着三人,郎高、杨言、陈二杯,那郎高问我:“九哥,你就打算这样去见程小程?”

    我低头朝身上瞧了瞧,还真别说,身上脏兮兮的,摸了摸脸,感觉格外油腻,就说:“先开个房,修饰一番!”

    那郎高瞪了我一眼,“九哥,你是新手吧,哪能修饰一下就算了,走,大哥带你去买套西服,做个发型,顺便喷点香水啥的!”

    我尴尬一笑,“不…不…不用了吧,我跟她认识很久了!”

    他说:“你不懂女人,你们分开后很长时间了,这一眼印象特别重要,好好打扮一番,也是对程小程的尊重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我一想,他说的挺有道理,就我身上的装扮,肯定不适合见程小程,就同意下来,跟着郎高朝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七点的十堰市,开口的店铺很少,我们先是找了一间还算可以的宾馆,花了300块钱,可把我给心疼的,后是直接去发廊弄了一个发型,大概弄了1个半小时的样子,又花了接近300,我感觉我的心在滴血,考虑马上能见到程小程,我感觉这钱花的值。

    弄完发型,我给蒋爷打了一个电话,问他程小程什么时候能到十堰市,他说,11点能准时出现在汽车站,让我到时候在那等着就行。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9点多,就跟着郎高买了一套深蓝色的西服,然后回宾馆洗了一个澡,站在镜子面前,我看了看,嗯,挺精神的小伙子,美中不足的是,皮肤黝黑了一点,左边眉毛有条刀疤。

    不过,整体来说,还是蛮帅的,当然,这是我自以为的。

    “哟呵,没看出来啊,九哥,还是挺帅的一个小伙嘛!”郎高在边上打趣道。

    说着,他掏出香水往我身上喷了一点,继续道:“来,撒点香水,等会拥抱时,身上不会有股死人气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还没见面这郎高就提死人,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,考虑到他也是为我着想,也没说什么,就让他别乱说话。

    那郎高会意过来,在我肩膀拍了拍,尴尬道:“九哥,我不会说话,你别在意哈,不过,凭借你们俩的感情,应该不会出啥问题,对了,九哥,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,我给你借几辆车子热闹一下!”

    我傻笑一声,“只要她愿意,这个月结婚也行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也是有自己的考虑,在我们农村,我这个年龄的人早结婚了,像我这种情况已经算是晚婚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几人在房内聊了一会儿,直到10点半的时候,我们走出宾馆,找了一辆的士直奔汽车站。

    汽车站离我们开的宾馆不远,只有一两公里的样子,当我们到达汽车站时,时间是十点45分,我们一行人站在汽车站门口,望着过往的人流,我感觉自己的心快要从嘴里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离别2年多时间,终于要见到她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是幸福,这种幸福感,充斥着我浑身,深入骨髓,我觉得空气中充满了一种名为爱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煎熬的等待中过了15分钟,在这期间,我不停地看时间,不停地看时间,等的满头大汗,那郎高打趣道:“九哥,要见女朋友就这么激动哈!要是见媳妇,那不得跳起来啊!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眼睛一直盯着汽车站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辆汽车缓缓驶入汽车站,我感觉呼吸变得更为急促了,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辆汽车,渐渐地汽车上走下来不少人。

    我生怕错过任何一个人,眼睛一直盯着下车的位置,一个,两个,三个,四个…三十七个,三十八个,三十九个…。

    待到三十九个后,我发现后面没人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程小程呢?

    我哪里顾得上那么多,一把朝汽车站内冲了进去,猛地喊了起来,“程小程,程小程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,对着我指指点点,不少人骂我是疯子,还有人骂我是傻/逼、神经病,也有骂我没素质的,说我在大庭广众喧哗。

    当时的我,一颗心系在程小程身上,哪里会在乎外人的说法,一双眼睛一直在汽车站内寻找。

    没有、没有、没有,我没看到她,我真没看到她。

    我急了,真急了,又猛地喊了几声,“程小程,程小程!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是不是搞错了时间,指不定是晚上11点呢?”郎高在边上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九哥,说不定程小程那辆汽车堵车了,你先别急啊!”杨言拉了我一下,那陈二杯则在边上比划了几下,大致意思跟杨言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听不进任何话,我只想看到程小程,一份相思十分苦,这种感觉瞬间才充斥整颗心。

    就在我失望之时,身后传来一道声音,这声音特别好听,比天上神仙的声音还要好听,大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感,那声音说,“九娃,我在这呢!”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