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36.第1036章 程小程要来了
    

    随着郎高的尖叫声一出,我们所有人都疑惑的看着他,这家伙怎么回事?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猛地吐出嘴里的菜肴,“九哥,我好像知道一些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什么事!”

    他说:“整场丧事下来,我们都走进了一个误区,我怀疑道虚与王木阳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神色一紧,这特么可不是开玩笑的,倘若王木阳与道虚真的合作了,就我们八仙宫这点人,还不是任由他们拿捏,说圆就圆,说扁就扁,连忙问他: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他说:“还记得抢丧事后,我们所有人去镇上吃饭,当时在场有一名老人,号称玄学协会人事部的,当时那老人说你有进入玄学协会的潜力。”

    我记得这事,那老人还跟我说了一些关于乔伊丝她妈/的事,就点点头,示意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他深呼一口气,“九哥,你不觉得这中间矛盾了么?而从蒋爷他们的态度来看,那老人应该真的是玄学协会人事部的,而那道虚的身份,我们多数是从王木阳嘴里知晓,是真是假,我们谁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他说的这些也不是没有道理,但,有一个破绽,那便是韩金贵的存在。

    我记得韩金贵跟我说过,他师傅身份不简单,至于是不是玄学协会的人,打个电话问下蒋爷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掏出手机给蒋爷打了一个电话,那边给我的答案很明确,道虚以前的确是玄学协会会长,现在已经架空了,下一任大选时,十之**会被刷下,而极有可能当选的会长有两人,一人是王木阳,另一人是洛东川。

    一旦王木阳当选,则打破玄学协会建会以来的记录,以二十一岁的年龄当会长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人洛东川,我十分疑惑,这家伙怎么会莫名其妙出现,更为重要的是,蒋爷说洛东川当选的可能性要远远高于王木阳,这让我越来越看不懂洛东川。

    那家伙好像不是玄学协会的啊,怎么一下子会有这么高的支持率,这特么不是扯淡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他们谁当会长,跟我是一毛钱关系都关系,若不是郎高提到道虚的身份,我甚至懒得去问,毕竟,那些事都是他们高层的事,跟我这斗升小民有一毛钱关系?

    当下,我准备挂断电话,那蒋爷在电话哈哈一笑,说:“小九,丧事搞定了吧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大致上跟他说了一下丧事过程。

    他听后,声音陡然一变,沉声道:“有个喜事要告诉你!”

    我特么纳闷了,喜事,你沉着个声音干吗,就问他:“什么喜事。”

    等等,我猛地想起程小程的事,我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,离别快2年了,终于要见到她了吗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浑身莫名其妙的抖了起来,这种相逢,外人永远不会明白,就颤着音问蒋爷,“是她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!在路上了。”蒋爷的声音很淡。

    但,这声淡淡的声音在我听来却宛如南天门的钟鼓一样响,颤音道:“是真的吗?她真的要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是真的,她一个人!”蒋爷说。

    我想笑,可,笑不出来,我想哭,可,哭不出来,我…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汇形容内心的想法,就知道我整个人懵在那,电话那头蒋爷喊了好几声,我一直没回过神来,直到郎高推了我好几次,我回过神来,就听到蒋爷说:“小九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“没…没事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真…没事?”他问

    “没…没事!”我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满脑子都是程小程的影子,恨不得现在立马飞回十堰,就连原本还算丰盛的菜肴,我没了任何胃口,一直坐在那傻笑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这是咋了?中邪了?”郎高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!遇啥事?”杨言问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猜你肯定遇喜事了,别瞒着大伙了,赶紧告诉大家,让我们乐呵一下。”那游天鸣一把搂住我肩膀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一直坐在那傻笑,莫名其妙的觉得被一种幸福感包裹着,心里隐约有丝甜意,即便现在让我吃上一口生苦瓜,我依旧觉得它是甜的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倒是说话啊!”那郎高推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傻笑道:“我女朋友要来了!”

    “谁?”郎高好似不明白我意思,就说:“你意思是乔姑娘要来了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幸福道:“是她来了!”

    “她是谁啊!”杨言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程小程!”我轻声吐出这三个字,于我来说,程小程这三个字,意为着爱,深爱那种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杨言他们开始起哄,吵闹着要我发喜糖,我当时一直幻想着跟程小程见面的种种,哪里会理会他们,就让准备一下,打算连夜回十堰。

    郎高他们或许是理解我那种小男生想法,也没说什么,匆匆吃完饭,一行人浩浩荡荡朝镇上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跟我们一起走的,只有我们八仙宫的八仙,那游天鸣说他需要跟唢呐匠交代一些事,过后才能回去。

    而上河村的一些村民,说是太累了,想在这边休息一晚上,明天一大清早才回去。

    我急着去见程小程,也没管他们,跟郎高他们赶到镇上,又租了一辆小四轮直接奔向县城。

    我们到达县城时,时间是晚上9点,一众人冲进火车站买了一些火车票,由于是临时买票,我们一众人买的都是站票,再加上我们身上的衣服有些脏,在火车站受了不少白眼,就连杨言这个神经科主任也受了不少白眼。

    对此,我倒是没啥想法,主要是我从事的行业属于比较低贱那种,就算被人看不起也没啥,人嘛,活着,管他谁看不起谁,自己开心才重要。

    我们买的火车票是晚上10点47那趟,一众人在候车厅等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在等车的时候,那郎高再次将道虚的事情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说,他总感觉这场丧事有点不对劲,具体哪不对劲,他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我当时一心惦记着程小程,也没怎么在意他的话,随意的回了几句。

    等待中的时间最为难熬,直到广播里面传来一道声音,大致上是说,我们要乘坐的那趟火车要来了,让我们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