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35.第1035章 五彩棺(终章·下)
    

    我朝杨言看了过去,示意他说说看。请大家搜索(#……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他说:“我刚才做了一个郎哥一样的梦境,也是关于死者宋广亮,他说,道虚之所以想弄死,原因是宋茜曦与道虚其中一个徒弟有过一段感情,后来他那徒弟因为感情的事,跳楼自杀了,而宋茜曦也因此沦为小姐,但,道虚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宋广亮,便弄了这么一口五彩棺,其目的有三,一是为徒弟报仇,二是利用五彩棺引发八仙宫与八大金刚之间的矛盾,三是,道虚想在这场丧事做文章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有点懵圈了,我知道这场丧事与道虚有脱不开的关系,但,万万没想到道虚的其中一个徒弟会与宋茜曦有过一段感情,更为重要的是,道虚最小的徒弟韩金贵,如今都四十好几岁了,其它那些徒弟估计都50+的年龄,怎么可能跟宋茜曦发生感情,这不是扯犊子么?

    瞬间,我脑子闪过一个想法,祖孙恋。

    我去,贵圈真tm乱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就问杨言,“死者的外甥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死者的外甥是外面的混混,你问天鸣更为合适。”

    我将眼神瞥向游天鸣,也不说话,意思是很明显是让他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他走了过来,问我:“死者外甥叫啥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我记得死者之子宋华好似跟我说过他表弟的名字,叫罗小田,就把这名字跟游天鸣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,大概说了一分钟的样子,他挂断电话,对我说:“罗小田,外号田娃,16岁,家里挺有钱,算是富二代吧!从初中开始一直在镇上混,大概是三个月前的样子,这罗小田消失了半个月的样子,回来后,态度无比嚣张,说是拜了一名非常厉害的师傅,好几次挑衅小贵子,扬言要将小贵子赶出我们十堰市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微微一愣,要是没猜错,那罗小田消失半个月,想必是被道虚给弄过了,而那所谓的正月不剃头,剃头死舅舅的说法也是道虚散布出来的,甚至可以说,这整场丧事都是道虚在背后弄虚作假。

    我想过直接去找道虚麻烦,但,就我们目前这点人,恐怕斗不过道虚,最让我愤怒的是,那道虚为了一己私欲,竟然弄死这么多人,这特么简直就是泯灭良心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郎高皱了皱眉头,对我说:“九哥,我感觉道虚前两个目的已经到达,接下里的第三个目的,我们恐怕要早作准备,免得到时候被动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那道虚的第三个目的是利用这场丧事做文章,而这场丧事唯一能做文章的地方便是,死人,没错,这场丧事死了不少人,若是道虚在这事上面大作文章,我们八仙宫恐怕会迎来灭顶之灾,如今唯一能用的办法便是,与道虚假装合作,也只有这样,那道虚才不会正大光明撕破脸。

    玛德,我差点有股跟王木阳合作冲动,想一举把道虚给弄死。

    但,眼下这种情况,我们八仙宫与道虚老家挨得如此之近,倘若我跟王木阳合作,那道虚绝对会倾全力弄死我们这些人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没说话,推了我一下,说:“九哥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先跟道虚合作,剩下的事,咱们再想办法!”我咬牙切齿地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说完,我猛地想起道虚其中一名徒弟跳楼自杀了,按照王木阳当时的说法,这道虚一共七名徒弟,最小的徒弟韩金贵选了一条自杀的道路,而道虚现在的一个徒弟又选择了自杀这条路,这里面会不会有点故事?还有就是道虚哪个徒弟死了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朝在场所有人瞥了一眼,本来想问游天鸣知不知道,不过看到游天鸣那迷茫的表情,我估摸着他也不知道,便压下这个念头,打算先将五彩棺下葬。

    一提到下葬,我想起这五彩棺下面有个洞,若是就这样下葬,按照正规丧事来说,这不符合规矩,必须将那个洞补上,这样才符合礼仪。

    我将这想法跟郎高他们说了出来,他们说,棺材底下破了一个洞,恐怕无法补上,唯一的办法是在墓**铺上一层木板,也算是在棺材上打个补丁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这不失为一个办法,就让郎高找孔三要一些木板,剩下的人则开始忙碌下葬的事,对于先前棺材内发出的声音,谁也没开口提出来,主要是一提出来,会让所有人害怕起来,毕竟,这事太过于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不过,作为八仙,他们都明白,有些事情睁一眼闭一眼就过去了,没必要事事深究下去,不然,活着多累啊,更何况我们八仙是吃死人饭的,要是深究下去,我们每天不用抬棺了,专门去想别人为什么这样做,为什么那样做。

    大概忙了半小时的样子,那郎高找来一块木板,跟他一起的还有孔三夫妇,俩人一见我,先是一番感恩戴德,后是向我表达了一番歉意,大致上是说,先前听到女尸声音,他们没掌控好自己的腿先跑了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歉意,我表示没在意,就让孔三加入下葬队伍,又让孔三媳妇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待孔三媳妇离开后,先前送葬的队伍回来了不少人,其中带着一人带着死者的一对孙子孙女,还有十几名唢呐匠也陆续回来,由于下葬时,并不需要吹唢呐,那些唢呐匠一直站在游天鸣身后。

    准备好这一切,我环视一眼在场所有人,让他们将手臂上的白布摘掉,又让他们站到离墓穴三米开外的地方,我则朝墓**撒了一些事先准备好的东西,然后领着八仙们将五彩棺移了过去。

    或许是我睡过棺材的原因,这五彩棺很轻,轻而易举地将棺材移入墓***由死者的孙子捧了第一捧泥土撒在棺材上,我们八仙则开始铲泥,不到一小时,一堆新的墓穴被我们一众八仙给弄出来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在墓穴上烧了一些黄纸、清香、蜡烛,又摆了一些日常祭在墓穴四周,到最后,我领着八仙们祭拜了一下另外两堆墓穴,毕竟,挖了那俩人的墓穴由死者睡了进去,祭拜一下还是要得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由郎高点燃一封鞭炮,彻底结束这场丧事。

    待鞭炮声停止后,那郎高走了过来,对我说:“九哥,咱们看看向水琴吧,别忘了她还有个男朋友,我感觉她那男朋友恐怕跟道虚也有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立马想起那女人,她当时冒充宋华媳妇来着,后来化作一堆血水,我回十堰时,招呼孔三夫妇将那向水琴下葬了,而如今这场丧事,也算结束了,去看看她也是礼数。

    当下,我问了一下孔三,他说,那向水琴的血水葬的没多远,就在三百米开外的地方,我们一行人走了过去,又烧了一些黄纸在她墓穴边上。

    待弄好所有事,时间已是傍晚,那孔三请我们一众人去了他家,好菜好饭招呼我们,期间还给我们弄了一道白豆腐煮鱼嘴,挺好吃的。然而,就是这白豆腐煮鱼嘴,却让郎高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