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34.第1034章 五彩棺(终章·中)
    

    我头皮一麻,就听到从女尸身上发出一道阴沉的声音,那声音格外阴森,令人毛骨悚然,奇怪的是,女尸的嘴唇并没有动,声音好似从身体某处地方发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女尸说:“陈九,你我恩怨就此了解,这辈子莫在踏入上河村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声音,我吓得浑身都抖了起来,她说话了,她真的开口说话了,与挖墓穴那些人的梦境一模一样,这…这…这tm是怎么回事啊!

    棺材外面等人好似也听到这声音了,一个个吓得面若白灰,整个场面在这一瞬间,陷入混乱当中,不少尖叫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身处棺材里面的我,暗道一声不好,也顾不上边上的女尸,颤颤巍巍地朝那个洞钻了过去,打算爬出棺材。

    由于女尸正好躺在洞口的位置,想要爬出去,必须将女尸移开,我壮着胆子将那尸体移开,不知道是在棺材躺久了,还是咋回事,刚碰到那尸体,我感觉手臂特别沉重,用尽了吃奶的气力,也没能将那尸体掰开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慌了,就朝郎高他们喊了一句,“大哥,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,就知道喊了好几声那郎高也没回我,我当时也是急了,又喊了游天鸣他们几声,奇怪的是,没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玛德,咋回事,他们不会抛下我跑了吧?

    不可能,要说其他人,我不敢肯定,但郎高、杨言、陈二杯这三人绝对不会抛下我独自逃生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心头一横,再次朝女尸移了过去,我先是抓住女尸的手臂,想将她从我身上翻过去,奇怪的是,女尸好似格外沉重,估计有两百斤左右,再加上我手臂上没啥力气,想要完成这一动作,无疑是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就在我彷徨无措时,那女尸陡然动了一下,紧接着,我看到了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事,那女尸先是睁开双眼,直勾勾地看着,后是像活人一般,从我身上翻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懵了,彻底懵圈了,这特么还是尸体么?

    这不就是活人么?

    待尸体翻过去后,我狠狠地掐了自己脸颊一下,缓缓地扭过头朝女尸看了过去,就发现那女尸静静地躺在那,双眼紧闭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让我胆子稍微大了一些,定晴看去,女尸面色红润,双眼的位置隐约有些眼泪,我壮着胆子擦了擦那眼泪,又朝女尸其它地方看了过去,与正常尸体没啥差别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刚才这一切是幻觉?

    可,眼前这一番景象证明,刚才这一切是实打实发生过,真特么想不明白呐!

    我在棺材内愣了一会儿,死活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便将身子卷缩起来,由于棺材内多了一具女尸,原本就狭小的空间变得更为狭小,即便卷缩身子想要从那洞口爬出去,也显得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大概捣鼓了十几分钟,我整个上半身与女尸挨的特别紧,甚至用肌肤之亲来形容也不足为过,好在一番努力并没有白费,我一双脚已经从那洞口伸了过去,整个身子慢慢滑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过程又花了十来分钟,待我整个身子完全从棺材挣脱出来时,腹部,背部格外疼痛,好几处地方已经肿了,是刚才挣脱时,肢体与棺材造成的。

    刚出棺材,由于光线问题,我眼神有些受不了,死劲揉了揉,才稍微适应一些,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从棺材底下钻了出来,一看,我懵了,棺材外面跪着好几个人,是郎高、杨言、陈二杯、李建刚以及风调雨顺四兄弟,他们双膝跪于地,额头紧贴地面,至于其他人早已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伸手推了郎高一下,砰的一声,应声倒地,吓得我连忙探了他呼吸一下,呼吸平缓,没啥大事,又探了探他脉搏,跟正常人无异,最后又翻开他眼皮看了看,正常。

    这让我舒出一口气去,又挨个查看了一下其他人,跟郎高情况一样,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昏了过去,我试着推了他们一下,愣是没反应,一连推了好几次,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声音在我背后响了起来,“九哥!”

    循声望去,来人是游天鸣,他身后跟着五六名唢呐匠,见我望着他,他尴尬的笑了笑,朝我走了过来,一边走着,一边说,“九哥,我…我…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要解释刚才逃跑的事,我罢了罢手,说:“没事,人在遇到诡异事,第一反应是逃跑,这是正常现象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也没再理会他,打算继续捣鼓手头的事,眼下摆在我面前有两件事,第一件事是弄醒郎高他们,第二件事是将五彩棺下葬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想要解决第一件事,恐怕要找盆清水来试试了,于是乎,我招呼游天鸣在边上守着郎高他们,我则找了一个容器,在墓穴不远处的水库盛了一盆有情水,照着郎高他们头上就淋了下去。

    效果很显著,不到几秒钟时间,他们悠悠醒来,最先醒过来的是郎高,他摸了摸湿漉漉的头发,疑惑的看着我,“九哥,你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看来他们刚才是真的昏迷过去了,也没给他解释,就问他们怎么昏迷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好似子在捋记忆,又好似回忆什么,陡然,他猛地站了起来,对我说:“九哥,我们所有人都被骗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懂他意思,就问他: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刚才做了一个梦,托梦的是一个老人,跟死者宋广亮长的挺像,那老人在梦境在告诉我,他并不非自然死亡,而是被人动了手脚,而动手脚的人正是道虚。”

    “道虚?”我愣了一下,这事我一早就怀疑是道虚在策划,但,现在从郎高嘴里说出来,我对道虚的恨意愈来愈盛,就问他:“死者在梦境中有没有告诉你,道虚为什么要弄死他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正准备说话,那杨言凑了过来,说: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