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1章 五彩棺(143)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有些害怕了,也顾不上那么多,掏出手机,借着手机屏幕射出的微光朝棺材内探了过去,先是将死者的头颅朝棺材内扶了过去,后是摸了摸棺材两侧,令我松一口气的是,我发现先前放在棺材内的东西,都在。

    我怕摸错了,又反复摸了几次。

    这下,我可以肯定的说,放入棺材内的东西都在,只是,我心里隐约有些不对劲,总觉得棺材内好似少了什么东西,具体少了什么,我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闪过这疑惑,我打算爬进棺材内去看看,就朝郎高喊了一声,“大哥,弄个手电筒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嗯了一声,找了手电筒了过来,递到我手里,问我:“九哥,你想怎么弄?”

    我把心中的想法跟他一说。

    他听后,说:“你意思是就这样爬进去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又弯腰朝棺材那个洞口看了看,说:“应该能爬进去,就算爬不进去,至少能看看棺材内到底有什么变化,不然,我这心里,老是放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弯腰爬到棺材底下,由于棺材下面放着两条木凳,空间还算足够,我将手电筒含在嘴里,脑袋顺着棺材洞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感觉背后一凉,好像有人在我背上踩了一脚,我以为是郎高在跟我开玩笑,就说:“大哥别闹,办正事呢!”

    那郎高疑惑道:“九哥,你说什么啊!我没闹啊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猛地想起一件事,那便是有什么东西一直跟着我,额头不由冒出一些汗水,猛地掐了大腿下,剧烈的疼痛感令我稍微冷静一点,咬了咬牙,我朝棺材内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看了一眼,我头皮一麻,我发现棺材内…居然…居然没尸体,只有一颗脑袋孤零零地搁置在那,脖子以下的位置,全没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看花眼了,死劲擦了擦眼睛,定晴一看,没错,这棺材内没尸体,唯有一颗脑袋孤零零地搁在那。

    “大哥不好了!”我下意识喊了一句,正准备退出来。

    陡然,我感觉有一双手臂从我背后伸了过来,慢慢地攀上我脖子,那双手格外阴冷,宛如青蛇一般,令我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,丝毫不敢动。

    渐渐地,我感觉到那双手已经缚住我脖子,我呼吸在这一瞬间变得特别不顺畅,忍不住打了寒颤。

    我想喊,可,话还没喊出口,那双手已经敷住我喉结。

    我急了,四肢拼命乱蹬,嘴里唔唔地叫着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七八秒的时间,我感觉面部特别烫,应该是供血不足导致的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我是真心急了,哪里顾得上那么多,双手猛地朝我脖子伸了过去,想掰开那双手。

    失望的是,我发现脖子处根本没任何东西,可,脖子处的肌肉却是越缩越紧。

    一阵窒息感朝我袭来,令我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要死了,真的要死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声音传了过来,是郎高,他急道:“九哥,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我想说话,可,说不了。

    那郎高更急了,说:“九哥,你干嘛呢,别吓我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弯腰朝我这边蹲了过来,一把拽住我双脚,拼命朝后拉,嘴里不停地喊:“快,大家都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感觉自己双眼已经翻白,整个身子格外沉重,特别是脖子处,就好像被绞肉机卡着一般,呼吸变得越来越难了。

    忽然,我身子一重,一股拉力将我身子朝后拉去,应该是郎高叫过来的帮手,紧接着,一道嘹亮的歌声响了起来,那歌声宛如有魔力一般,令我脖子一松,我能清晰的感到那双手渐渐退出,滑过我脖子朝背后游走过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那双手停在我背后,并没有即刻离开,像是在寻找什么目标一般。

    至于我怎么能感觉到那双手,是因为那双手格外阴冷,大凡游走过的地方,都会有一丝凉意侵入皮肤。

    很快,我被他们从棺材内拉了出来,那郎高再次喊了我一声,“九哥,感觉怎样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伸手朝脖子摸了摸,入手特别冰冷,顺了顺嗓子,问郎高:“你刚才有没有嗅到什么异样感?”

    他说,“没有啊,还是先前那样!”

    我一愣,朝棺材底下看下,总觉得那下面有东西,就是看不到,这让我差点没抓狂,猛地呼了几口气,压下心头那股恐惧感,先是对陈二杯道了一声谢,倘若刚才不是他及时唱夜歌,我估摸着此时的我,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那陈二杯冲我笑了笑,又比划了几下手臂,意思是,不用谢。

    随后,郎高他们问了我一下棺材内发生了什么事,我不敢跟他们说,主要是怕一说出来,他们不会同意我躺棺材,就说:“没啥,只是在棺材内被什么东西卡住,差点没被呛死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好似不信,正准备继续问下去,我连忙打断他的话,说:“行了,你们找些黄纸、蜡烛过来,我要躺棺材里面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忽然想起不用开棺,意味着也不会有什么生肖相冲,就让郎高把游天鸣叫回来,我则朝棺材底下钻了过去,我怕再发生先前的事,就让陈二杯在边上低唱夜歌,又让李建刚拿着招魂幡在边上念一些经文。

    刚准备好这一切,游天鸣领着那些唢呐匠进来,他们浑身上下湿漉漉,一见我蹲在棺材底下,那游天鸣问我:“九哥,怎么不开棺了?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朝棺材底下那个洞指了指,就问他事情处理的怎么样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放心,给他们十个胆子,也不敢再闹事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也没再说话,就朝那群唢呐匠看了过去,奇怪的是,那邵亮并没有跟进来,我本来想继续问几句,就在这时,我脖子处传来一股瘙痒感,我伸手挠了挠。

    这一挠,我有些懵了,入手是湿湿的感觉,一看,我满手全是那种墨黑墨黑的液体,再朝脖子出摸去,湿湿的,黏黏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