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30.第1030章 五彩棺(142)
    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朝游天鸣说了一句,“天鸣,需要帮忙说一声即可。请大家搜索(&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”

    他冲我摇了摇头,“不用,这是我的家事,我自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双眼朝邵亮看了过去,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居然发现他目光闪过一丝凶光,想必是动真怒了,就听到他对邵亮说:“表哥,你确定要这样?”

    表哥二字,那游天鸣咬字特别重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配叫这两个字么?”那邵亮面色一怒,提刀就朝游天鸣冲了过去,他身边那人愣了一下,也准备上前,让我没想到的是,边上几名唢呐匠居然拉住那人,说了几句湖北话,我听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,不过,那人最终还是没上前。

    很快,那邵亮冲到游天鸣面前,举起片刀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倒也不急,犹如玩物一样,轻轻一退,便避开劈过来的片刀,抬腿就是一脚踹了过去,实打实地踹在那邵亮身上,脚下一个快步,走了过去,一脚将那邵亮踩在脚下,厉声道:“表哥,别逼我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逼你,就你这种二流子,哪里配当班主,以前是看在你师傅份上,现在的你,永远不够资格!”那邵亮猛地吐出一口唾液,正好喷在游天鸣身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有些不忍心,主要是这俩人是亲戚,因为这么点事反目成仇,实在是失大体,更为重要的是,游天鸣一旦将这邵亮如何了,以后怎么面对邵亮父母?

    作为农村人,我特别明白这里面的关系,倘若真闹掰了,俩家不但做不成亲戚,搞不好还会变成世仇人。

    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,我不想看到他俩闹成这样,就朝那游天鸣走了过去,低声道:“天鸣,眼下最为重要的是五彩棺,你们的事,还是拿到你们家族去说吧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暗示游天鸣别被愤怒蒙蔽了双眼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听我这么一说,诧异地瞥了我一眼,将脚缓缓地挪开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邵亮根本不领情,抬手就是一刀劈了下来,不偏不倚,正好劈在游天鸣小腿处。

    霎时,鲜血流了出来,好在那片刀劈的不是很深,我问游天鸣有事没,他说没事,双眼盯着邵亮,厉声道:“表哥,闹够了没,若是没闹够,我让小贵子陪你玩玩?”

    那邵亮一听小贵子这三个字,浑身一阵激灵,看向游天鸣的眼神变得柔和了不少,手中的片刀也不由自主地丢了下去,颤音道:“算…算…算你狠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算是明白了,这邵亮估计是害怕那小贵子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游天鸣以前混黑的,而在农村,村民们都有些害怕混黑的,说白点,那些混黑的,一不要命,二耍赖,对于这类人,都是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见此,我怕游天鸣再发火,就拉了他一下,“天鸣,大事为重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拉他的时候,我情不自禁地想到那些地痞流氓,手头不由松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好似发现我的变化,就说:“九哥,我有分寸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不好说话,便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时间是凌晨1点半,我担心邵亮再闹下去,五彩棺恐怕不好弄,就将手机在游天鸣边上扬了扬,意思是让他注意时间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何等聪明,立马明白过来,对我说:“九哥,我去处理私事,这五彩棺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把抓住那邵亮头发,活生生地往外拽,又对边上那些唢呐匠说,“大家帮忙将生肖属虎、马的人拉出来,若是谁敢反抗,给我往死里打。”

    要说人啊,有时候就是犯贱,好生跟他说话,愣是不听,非得使点暴力才学乖。

    这不,那游天鸣这话一出,那些个属虎、马的人,哪敢不听,一个个也顾不上外面下着倾盆大雨,立马朝雨棚外走了过去,生怕走慢点就会换来一顿暴揍。

    至于邵亮,四肢乱抖,嘴里不停地喊着,“游天鸣,我草尼玛,等回到老家,看我妈不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那些个人悉数走了出去,就连那些生肖没相冲的唢呐匠也全部走了出去,整个雨棚内就剩下我们八仙以及上河村那些村民。

    见此,我朝郎高说了一句,准备开棺。

    由于出殡时,我们并没有考虑到开棺,所以,开棺的工具成了问题,那郎高说,找几块巨石直接给砸开算了。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玛德,这五彩棺等会还要重新盖上的,要是按照他的说法,这五彩棺别用了,不对,应该说,整场丧事白忙活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一众八仙开始想办法。

    想了很长一会儿时间,谁都没有办法,说是这荒郊野外到哪去找工具,既没有起子,又没有老虎钳,想要把棺材盖弄开,唯一的办法就是破坏。

    这让我苦恼的很,他们说的挺有道理,那寿钉好几寸长,铆入五彩棺内,别说没有工具,就算有工具也需要使上九牛二虎之力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总不能让我躺在棺材上面吧?

    等等,既然弄不开棺材,为何不能躺在棺材上,还有一点是,我记得五彩棺下面破了一个洞,若是那洞足够大,我可以从里面钻进去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让八仙们转过身,用背对着棺材,我则弯下腰朝棺材底下看了过去,情况跟先前一模一样,死者的脑袋掉在洞口,我伸手摸了摸那洞口,挺大的,又看了看自己的身材,应该可以钻进去,前提是将死者的头颅弄进去,还有一点是,我不知道五彩棺内发生了什么,更不知道死者的头颅为什么会掉下来。

    我记得入殓时,死者头颅下方放了一些枕头以及一些木偶、五谷杂粮,而现在死者的头颅已经掉了出来,也就是那些东西可能在半道上就掉了出去。

    陡然,我想到一件事,浑身不由打了一个激灵,倘若真如我猜测那般,这五彩棺恐怕还会出事,甚至可以说还会出大事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