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29.第1029章 五彩棺(141)
    

    我面色一沉,就说:“不行,事关六十几条人命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”

    那游天鸣显然没想到我会这样说,想了一下,面露难色,正准备说话,我立马挥了挥手,“天鸣,别的事,可以商量,唯独这事,没半点商量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就朝那唢呐匠走了过去,不待他开口,那唢呐匠也不知道哪来的火气,冲到我面前,抬手就是一拳砸在我腹部,抬脚就要朝我踹过来。

    玛德,我也是火了,因为五彩棺的事,已经让我心烦气躁了,现在又莫名其妙的挨了一拳,哪里会跟他客气,一把抓住他踹过来的脚,一拳砸在他脚腕处,只听见咔嚓一声,应该是断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唢呐匠尖叫一声,一手捂住脚,双眼恶狠狠地盯着我,一字一句地说:“陈九,是你逼我的!”

    说完,那唢呐匠又瞥了一眼游天鸣,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,一瘸一拐地朝唢呐匠那边走了过去,一边走着,一边说,“兄弟们,你们看到了没,现在天鸣已经成了抬棺匠,根本不会在乎我们唢呐匠的生死,跟着这样的班主,将来哪有出息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游天鸣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厉声道:“邵亮,你别乱说!”

    “我乱说了吗?”那邵亮声音陡然高了几分,“自从这陈九出现后,你一心跟在他身边,眼里根本没有我们这些唢呐匠,别忘了当初组建游家班时,你是怎么说的,更别忘了,兄弟们之所以跟着你,是因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那邵亮越说越激烈,隐约能看到一丝唾液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,要是刚才好好跟他说道一番,事情应该不至于演变成这样,但,事到如今,也没啥可后悔,唯一的办法是,尽量将邵亮以及那些属虎、马的人赶出雨棚,否则,根本不敢开棺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先是瞥了游天鸣一眼,就发现他脸色阴沉的有些可怕,再看向郎高,他眼神一直在游天鸣身上,见我望着他,郎高苦笑一声,说:“九哥,这是天鸣的私事,我们不宜参合。”

    好吧!这的确是游天鸣的私事,要是我们陡然掺合的话,很容易导致我们八仙与唢呐匠有冲突,同样是靠丧事吃饭,抬头不见低头见,闹得太狠,只怕日后不好办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朝八仙们打了一个眼色,让他们站在五彩棺边上,而上河村那些村民则站在雨棚靠右边,整个场面分成了四派,一派是我们八仙,一派是游天鸣一个人,一派是以邵亮为首的唢呐匠以及上河村那些村民自成一派。

    “邵亮,你确定要这样?”游天鸣盯着那邵亮,一字一句地说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老子只问你一句,领着游家班继续当唢呐匠,还是跟着那狗屁宫主陈九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那邵亮朝我比划了一个中指。

    “这不冲突,我们唢呐匠跟抬棺匠可以很好的合作。”游天鸣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那邵亮冷笑一声,“合作?我看是兼并吧!那陈九狼子野心,明显想兼并我们唢呐匠,以此壮大他的八仙宫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邵亮朝前走了几步,由于腿部受伤的原因,他朝边上招了招手,过来两名唢呐匠扶着他,继续道:“游天鸣,扪心自问,兄弟们这些年以来,一直跟在你身边,图啥了?无非是将唢呐匠这一行发展下去,不至于断了老祖宗的传承,你看看你现在的行为,开口一个九哥,闭口一个九哥,别忘了你是我们游家班的班主啊,你叫那狗屁陈九,九哥,你置兄弟们于何地,置我们唢呐匠于何地,还是说我们唢呐匠天生比所谓的八仙要低一挡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有些懵了,这些天以来,我一直没怎么在乎游天鸣的称呼,主要是我感觉我跟游天鸣合得来,也没怎么在乎,然而,我从未想过游天鸣是游家班班主,现在听那邵亮这么一说,倒是颇有几分道理,正准备说话,就听到游天鸣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邵亮,你特别把这事往传承上面扯,跟你做了这么久亲戚,我能不知道你的打算,老子今天把话放在这了,以后跟着我干唢呐匠,站过来,以后跟着邵亮干的,站在那别动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游天鸣眼睛一直盯在邵亮身上,也不知道脑子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邵亮反击道:“呵呵,我能有什么打算,难道我刚才说的话没有道理?还是说你游天鸣心虚了?”

    “心虚?”那游天鸣哈哈一笑,“我游天鸣自当唢呐匠以来,无时无刻不在考虑唢呐匠的将来,绝无半点私心。之所以跟在八仙们一起,那是因为师傅临终前招待过,只要跟在九哥身边,将来会有我们唢呐匠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眼神扫过所有唢呐匠,一字一句地说:“是选择是历史长河中消失殆尽,还是跟着九哥争一席之地,由你们自己选择,我游天鸣只能说,此生不悔当唢呐匠,此生不悔认识你们,此生不悔作这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一连三个不悔,那游天鸣说的是掷地有声,就连我也忍不住朝他那边挪了一下,那郎高则朝游天鸣竖了一根大拇指,嘀咕道:“这小家伙,年纪不大,做事倒是面面俱到。”

    随着游天鸣的话一出,那些唢呐匠已有十之**走到游天鸣边上,说:“班主,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与游天鸣这边的人数相比,邵亮那边只剩下四人,其中有三个人生肖属虎、马,至于另外一人,那人在长相与邵亮颇为相像,应该是兄弟之类,目测这场唢呐匠的内斗大局已定。

    然而,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邵亮居然…居然掏出一把片刀在空中扬了扬,厉声道:“游天鸣,老子今天跟你拼你,倘若不是你,这游家班早就是我的囊中之物,哪里轮到你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算是明白了,这邵亮之所以找我事,估计是借题发挥,实则是想把游天鸣挤下去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