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26.第1026章 五彩棺(138)
    

    当天夜里,由于天气变化多端,就如一句诗写的,清明时节雨纷纷,我担心下雨,便让上河村那些村民帮忙搭了一个雨棚,再将棺材放在雨棚内,我们所有人则打算在雨棚边上应付几个小时算了。

    上半夜倒没啥动静,就是下半夜,大概子时的样子,我入睡没多久,睡梦中,我梦见一老头带着三名年轻人,其中的两个我都认识,一个是宋茜曦,还有一个是宋华,至于他们中间那个,想必是宋茜曦的姐姐。

    那老头先是朝我说了一番感谢的话,由于是在梦境里,我也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,而那宋茜曦则一个劲地朝我道谢,奇怪的是,我能清晰地听到宋茜曦的每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第一句说的是,“陈九,谢谢你,衷心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情,说起来也是奇怪的很,我在睡梦中依旧记得游天鸣说过的话,他说宋茜曦已经魂飞魄散,消失在天地之间了。

    我当时带着这种疑惑,就一直盯着那宋茜曦看,令我想不明白的是,那宋茜曦与边上三人不同,边上那三人脸色惨白,她脸色却显得异常红润,特别是嘴唇,隐约能看到一抹口红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口红。

    我问她:“你不是…”

    她一笑,正欲开口,陡然从边上掠过一道影子,由于速度过快,我看不清那影子的样子,隐约觉得那影子应该是男性。

    随着那影子掠过,那宋茜曦面色剧变,不怀好意地看着我,嘴里桀桀地笑着,“陈九,我在阴间好寂寞,下来陪我!下来陪我!下来陪我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张开手臂朝我脖子袭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当时一怕,立马被吓醒了。

    醒来后,我发现后背都是湿的,更为诡异的是,我发现我脖子处有道奇怪的手印,伸手一摸,凉凉的,有些粗糙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一个翻身爬了起来,朝四周瞥了一眼,八仙们、唢呐匠以及上河村那些村民悉数睡了过去,他们睡得格外沉,我摇了摇边上的杨言,轻声道:“长毛,快醒醒,我感觉这场丧事有点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那杨言被我这么一摇,睁开眼,看着我,问我:“九哥,大半夜的,你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杨言脸色陡然巨变,双眼不可思议地盯着我,惊恐道:“九哥…,你…你…你脖子…”

    我懂他惊恐的原因,别说他,就连我自己在摸到那手印的时候,也是惊出一身冷汗,就说:“没事,只是一个手印而已,可能是睡觉时,自己挠的吧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也是自我安慰,主要是那手印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那杨言猛地晃了晃脑袋,说:“不是这样,九哥,你…你脖子全黑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着实吓到了,立马掏出手机,借着微弱的光线瞥了一眼,我有些懵了,只觉得一股凉气直冲脑门,玛德,怎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只见,我整个脖子全是黑色的,直到下颚位置那黑色才停止,令我恐惧的是,那黑色不是一般的黑,而是墨黑墨黑的,上面隐约有点粗糙的圆点,诡异的是,那些圆点居然组成一个手印,紧紧地缚住我脖子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再联想到先前那个梦,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宋茜曦要杀我?

    不对啊,我对宋茜曦也算有恩,而宋茜曦更是对我有救命之恩,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宋茜曦,那先前的梦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有些为难了,朝五彩棺瞥了一眼,棺材静静地躺在那,毫无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咋办?”那杨言拉了我一下,语气有些急,想必是担心我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刚入行那会煞泡都没弄死我,这小小的手印还能咋滴,就说:“没事,走一步看一步,实在不行,只能用火龙纯阳剑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火龙纯阳剑身上,主要是这火龙纯阳剑是我现在最大的依靠,要是没了他,我对这五彩棺没任何底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那杨言面色一沉,陡然起身,紧盯我,一字一句地说:“九哥,你别动,我替你检查下!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拒绝,但,他已经掏出注射器,朝我脖子处递了过来,我问他这是干吗呢,他说,抽血检查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也是醉了,只是一些印记,抽血能检查出什么,也没阻止他,就任其为之。

    令我恐惧的是,那杨言从我脖子处抽出来的血居然是黑色的,与脖子处的眼色一模一样,墨黑墨黑的。

    玛德,我暗骂一句,咋回事,我的血怎么变黑了?

    那杨言好似被这一幕给吓到了,从注射器里面弄了一点鲜血出来,放在嘴里尝了一下,眉头紧锁,我问他怎么了,他说,我血是臭的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差点没奔溃,血是臭的?这特么不是扯淡么?连忙从他手里拿过注射器,弄了一点鲜血,一尝,我浑身如遭雷击,这鲜血何止是臭的,简直是腐臭,就像尸体腐烂所发出的那种腐臭味。

    玛德,这特么什么情况,我好好的一个活人,血液里怎么会有这种腐臭味?这不科学啊!

    我将疑惑的眼光抛向杨言,问他:“长毛,这是咋回事啊?”

    他脸色沉得有些可怕,不停地挠后脑勺,说:“我也不清楚,不过,你这种情况,应该是血液里夹杂了某些东西,对了,九哥,你最近有没有吃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这几天抬棺路上,我跟他们同吃同睡,压根没乱吃什么东西,再往前一点,在上河村时,情况也差不多啊,就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!”

    他眉头一皱,“这就奇了怪了,好端端的一个活人,鲜血怎么会变臭?这不符合逻辑啊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一把抓住我手臂,急道:“九哥,还记得我们相识那一天不?”

    我一愣,我跟他是东兴镇的医院认识的,那时候正好遇到一个奇怪的女人,王洁,明显是活人,却偏偏出现死人的症状,等等,难道…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一把抓住杨言,就问他:“长毛,你意思是我跟那王洁的情况一样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低声道:“你们俩身上出现的事情,都不符合科学,唯一的解释是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五彩棺瞥了过去,我懂他意思,他意思是,可能是死者在作怪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朝五彩棺走了过去,由于雨棚内光线较为昏暗,我点了两支白蜡,一支交给杨言,一支由我自己拿着。

    来到棺前,我先是看了五彩棺,没啥变化,又看了一下棺材上面的平安符,与出殡时一模一样,最后我猫着腰朝棺材底下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我忍不住倒吸一口气,头皮不由发麻,浑身的鸡皮疙瘩在这一瞬间悉数冒了出来,脚下更是不由自主地退了几步,整个身子砰的一身坐在地面。

    只见,棺材底下,不知什么时候破了一个大洞,足有脸盆那么大,死者的头正好从那洞口露了出来,无力地垂在那,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那杨言凑了过来,一把扶起我,问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吓得说话都开始打颤了,指着那棺材,颤音道:“棺…材,破了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杨言立马朝棺材凑了过去,低头一看,不到一秒钟,一道尖叫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坦诚说,我这辈子都没听过这么大的声音,甚至可以说,正常人永远无法发出那么大的尖叫声,杨言做到了,他的尖叫声已经不能用宏亮来形容了,足以震天。

    随着这尖叫声一出,那杨言直愣愣地倒了下去,吓得我哪里顾得上恐惧,立马朝他那边跑了过去,伸手探了探他鼻息,有气,只是被吓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别说他了,就连我这个经常与死者打交道的八仙,陡然看到死者的头颅掉在那,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、游天鸣、陈二杯凑了过来,郎高问我:“九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怕他步杨言的后尘,也不敢说话,主要是我怕一说出来,那郎高凑过去看,其结果可以想象,就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不说话,又问我:“九哥,到底怎么了啊?”

    我还是不说话,那游天鸣好似发现我情况不对,拉了郎高一下,“郎哥,别问了,九哥应该有自己的难言之隐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会意过来,朝棺材瞥了一眼,又在我身上看了看,皱眉道:“九哥,先前睡觉时,感觉这雨棚内挺香的,怎么现在有股腐臭味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浑身一怔,郎高的嗅觉是出奇的好,就问他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低声道:“怎么说呢,就感觉这雨棚内好些多了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多了什么东西?”我一愣,几天前出殡时,我感觉身后好像也多了什么东西,只是肉眼无法看到,现在听郎高这么一说,我感觉这事有点邪乎,就问他:“具体是什么?”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