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25.第1025章 五彩棺(137)
    

    那李建刚见我愣在那,拉了我一下,问:“宫主,快出殡了,你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我扭头瞥了他一眼,低声道:“没啥,一场丧事捣鼓了这么长时间,只是有些感悟罢了。请大家搜索(@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”

    他一笑,“宫主有所不知,大概是三年前,我经历过一场丧事,前前后后加起来差不多三个月时间,尸体都在棺材内发臭了,连那些蛆虫都爬了出来,最后还不是我们八仙宫的一些八仙给抬上山的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地瞥了他一眼,一场丧事办三个月?这个有点吹嘘了吧!我办过最长时间的丧事,估计就是这场丧事了,就问他,“那场丧事是不是犯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叹气道:“算不上出事吧!只是死者有些问题,对了,不说这个了,多不吉利啊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问下去,就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离出殡的吉时只有十来分钟时间,便安排八仙们站回自己的位置,又让那七名童子站在五彩棺边上,我担心这些童子走不了那么远的路途,就告诉他们,累了跟我说一声,可以休息。

    那七名童子当中,最大的估计有十三四岁了,最小的那个也有十岁,在体力上面,估计还行,主要是我们抬棺前行,速度本身就快不了,他们只是随棺前行,相当于散布。

    “嗯,好的,哥哥!”那七名童子当中,最大的那个朝我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问他叫什么名字,他说他叫朱灿,今年正好上初二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问了一下七名童子的情况,大致上跟朱灿情况差不多,最小那个也上了小学四年级。

    问清七名童子的情况,时间已经差不多了,我在身上套了一件道袍,这道袍是普通道士穿的那种,青衫蓝边,又拿过郎高事先准备好的挽嶂绑在左臂上,再将火龙纯阳剑挂在腰间,最后拿过招魂幡。

    乍一看,还真别说,有几分道士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,作为八仙,我不太喜欢穿道袍,更不喜欢给人一种道士的感觉,主要是我们八仙与道士不同,往大点说,道士比我们级别高一点,穿道袍有点沾人家的光了,往小点说,现在的道士百伪一真,穿着道袍有点像行骗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个人感觉,并不代表我们所有八仙,就拿李建刚来说,他特想穿道袍,说是,穿道袍才感觉像个玄学人士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说法,我也是醉了,能说啥?

    只能说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。

    当我捣鼓好所有事情后,八仙们已经站在五彩棺边上蓄势待发,唢呐匠已经开始试吹唢呐,送葬的人员则悉数跟在唢呐匠后面,拉人力斗车的四名劳力则站在最后,至于死者的一对孙子、孙女则由上河村一名中年男子带着,跟在八仙边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轻咳一声,原本有些吵闹的场面瞬间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在他们身上一一扫过,问道:“都准备好了没?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八仙们齐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唢呐匠们齐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吧!”送葬的那些人声音有些不齐。

    听着这声音,我也没说话,便拿着招魂幡朝五彩棺前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到前头,我先是用火龙纯阳剑,在五彩棺前头舞了《纯阳剑法》的第一层,由于第一层较为简单,再加上我经常练这种剑法,不到三分钟时间,整套剑法已经舞完了。

    有没有用我不知道,就知道待我收回火龙纯阳剑时,那五彩棺边上闪过一道流光,在阳光照耀下显得褶褶生辉,煞是好看,特别是贴在棺材边上的那些平安符,隐约有些泛光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面色一喜,当初韩金贵教我《纯阳剑法》时,说是这《纯阳剑法》对丧事有着很强的作用,我当时还不太信,只是挥舞几下火龙纯阳剑,能有啥效果。

    现在,我彻底信了,这《纯阳剑法》的确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舞完《纯阳剑法》后,我拿过招魂幡朝五彩棺作揖,又烧了一些黄纸、蜡烛,最后让参加这场出殡的所有人员对着五彩棺弯腰。

    都是农村人,自然懂得这里面的门道,他们便按照我要求朝五彩棺弯腰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由游天鸣吹响第一声唢呐。

    只听见嘟啷一声响,彻底打破了寂静,紧接着,几十名唢呐匠齐声吹响了唢呐,那负责放鞭炮的村民则点燃一卷鞭炮,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,那场面当真是热闹的很。

    随着两股声音响起,我抖了抖身上的道袍,一手持招魂幡,一手抓过一把稻谷朝五彩棺撒了过去,目视着正前方,沉声道:“种子落土万年青,内外子孙大发家,一种落土万种收,内外子孙富贵盖亚洲,种子落土发四季,内外子孙大富贵,种子播来播去播有剩,分乞子孙去大赚,人人富国曼谷陈弼臣。”

    念完这话,我留下两颗种子,朝死者的孙子、孙女走了过去,然后将种子塞在他们衣兜里面,这叫传孝,说白点就是希望死者有个后人传宗接代,这两颗种子放在死者孙子、孙女身上寓意着他们平平安安长大。

    弄好这个,我回到棺材前头,拉长嗓门喊了一声,“起灵勒!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唢呐声吹奏的更响,五彩棺被缓缓抬起,我扭头瞥了一眼,就发现八仙们的脸色还算轻松,想必是五彩棺不重。

    见此,松出一口气,先前我一直担心棺材出问题,现在见棺材没问题,自然是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在前头领路,李建刚他们抬着五彩棺在后头跟着,一路唢呐声不绝于耳,大凡遇到有房子的地方,都会放上一封鞭炮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抬棺还算顺利,一连几天时间都风平浪静,路途上没遇到任何怪事,这让我们渐渐地放松了警惕,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,在离开歧坪镇还有二十公里时,我们打算在山里过一夜,明天中午之前把棺材抬到墓穴,偏偏在这个夜里发生了离奇诡异的事情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