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24.第1024章 五彩棺(136)
    

    来到村口,李建刚他们已将棺材放在地面,下面放着两根圆木,边上正在燃放鞭炮,一群人朝五彩棺作揖,烧黄纸,游天鸣等人则在边上吹唢呐。请大家搜索(%¥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我知道,这是停棺,只有等饭后,才算真正的出殡,便朝李建刚走了过去,问道:“刚才棺材有啥异常没?”

    他放下手中的黄纸,“没啥异常,跟普通棺材没啥差别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舒出一口气,就拉着那七名童子,按照四男站左,三女站右的方法,将他们安排在五彩棺边上,我则从李建刚手里接过黄纸,又让他们一众八仙站在棺材前头。

    准备好这一切,我对着棺材吟了一些词,又烧了一些黄纸,最后让这次参加抬棺、吹唢呐等人悉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这样做是拜棺,意思是跪拜死者,让死者在路上莫作怪,庇佑这一路顺利。

    就在八仙们跪下的一瞬间,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忽然感觉身后好似多了一样东西,扭头一看,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,但,那股感觉却是愈来愈强,就好似身后站了一个人,一股股凉意朝我脖子袭了过来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我再次扭头一看,还是没人,感觉却是一次比一次强。

    这让我整个人有些懵了,就觉得这特么不是好兆头,面色一沉,右脚猛地跺在地面,低声道:“名耿千秋,光启后人,夜月鹃啼,含笑九泉,正大光明,天不遗一,老一生权,美德寿终,德望在英,名垂千古。”

    我这次念得是四字言,大致意思是,死者寿归正寝,莫乱作怪,路过的孤魂野鬼也莫打棺材主意。

    念完这词,我面色再沉,点燃七张黄纸,脚踏七星步,围着棺材转了一圈,待黄纸快烧尽时,我立马将黄纸丢在棺材下面,又点燃一对白蜡,插在棺材最前头,最后找来一根红绳,绑在棺材尾部的麻绳上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那李建刚问我,绑红绳干吗?

    我告诉他,这红绳是挂喜。

    他又问我,死者并不是寿归正寝,挂喜不是招死者反感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解释道:“这次路途遥远,路途难免会遇到一些喜事,万一撞见别人结婚,这不是触人家霉头么,唯有挂点喜,也算是积阴德吧!“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我们农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说是白喜事遇到红喜事,白喜事必须让道,而我们这次从上河村到歧坪镇,路途实在是太远了,谁也不敢肯定会不会遇到红喜事。

    一旦遇见了,这五彩棺上面有挂喜,也不至于让对方难堪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般红喜事遇到白喜事,那红喜事的主家一言不合会开大。

    毕竟,棺材这玩意,人人都不太喜欢,特别是红喜事,就连说到棺材都是犯忌。

    那李建刚听我这么一说,点点头,伸手拉了我一下,示意我到边上说话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他,问道:“什么事不能在这说?”

    他一愣,压低声音道:“关于这次抬棺费用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些懵了,这段时间一直忙着丧事,居然忘了这次费用,我、郎高、杨言、陈二杯这些人对费用倒没多大感触,但,李建刚、风调雨顺四兄弟可是靠这门吃饭的,就说:“你们要多少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宫主,你也别说我们现实,这场丧事以来,我们兄弟几个都是拿自己的钱在贴生活费,白白忙碌了近一周时间,如今,兄弟们就指望这次抬棺赚点生活钱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能理解他们的苦衷,都是农村人,谁不明白这里的事,就说:“需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他尴尬地瞥了我一眼,低声道:“听人说,主家给了你十五万办丧事,而这段时间以来,一些丧事东西都是由道虚给承包了,就连今早的早饭也是道虚承包了,兄弟们也不贪心,我们五人,宫主给五千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他的话不过份,甚至可以说廉价,毕竟,从上河村到歧坪镇需要好几天,又抬着棺材,拿五千纯属用劳动力换金钱。

    只是…那十五万已经被火给烧了,我现在哪里有钱啊!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要是跟李建刚说没钱,难免会寒了他的心,毕竟,那十五万可是实打实的交在我手里。

    要是跟他说,钱被火烧了,别说他,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,十五万呐,怎么可能会被火烧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有些为难,在口袋摸了摸,里面有张银行卡,杨大龙往这卡里转了2万,去年在抚仙湖的时候花了一些,大概还剩一万左右,再加上我跟郎高在八仙宫搬砖赚了一些钱,约摸一万五左右。

    一咬牙,就算自己吃点亏,绝对不能亏了李建刚他们,就说:“行,给你们五人一万,好好抬棺!”

    “谢谢宫主勒!”那李建刚冲我一笑。

    一看到他的笑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内心闪过一丝欣慰。原因在于,按照李建刚的想法,我拿了十五万,只分了一万给他们,而他们脸上并没有任何不喜。

    “老李!”我喊了他一声,低声道:“假如我说那十五万被火烧了,你信么?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只是试试他。

    “信,宫主说什么我都信!”那李建刚凑了过来,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说完,他好似想起什么,补充道:“宫主,那我们五人不要钱了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“我给你们的钱,拿着就好了!”

    那李建刚还想说什么,我朝他罢了罢手,示意他不要再说了,便朝五彩棺边上走了过去,让那七名童子拿一些黄纸烧给死者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时间差不多是早上七点,我们一众人回村吃早饭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那道虚把这顿早饭办得挺丰盛,十个大碗菜,又给前来吃喜酒的人,每人派了一条毛巾、一包烟、以及十二块钱的酒钱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后,我们一众八仙围在一起,大致上说了一下路线,便浩浩荡荡朝村口走了过去,准备抬棺去歧坪镇,那道虚则安排六名上河村村民送葬,又象征性拿了一个花圈,最后又请了四名劳力负责拉人力斗车,那斗车里面装的都是鞭炮黄纸。

    来到村口,我大致上数了一下,连同游天鸣带的唢呐匠在内,这次出殡人数是足足六十人。

    见此,我朝上河村堂屋那边瞥了一眼,这场丧事时间真够久的,如今总算要出殡了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我们来到村口之前,我让道虚处理一下死者儿子以及女儿们的尸体,那道虚说这事包在他身上,让我们安心抬着死者上路即可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