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23.第1023章 五彩棺(135)
    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暗示道虚,这徐氏匕首是我师兄之物,外人别打它注意,否则,会惹恼我师傅。请大家搜索(@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那道虚眉头一皱,笑道:“既然如此,倒是老夫唐突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皱着眉头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,“这样吧!听说你毕生所学,来自一本古籍,可否将那古籍借给老夫瞧几眼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内心一沉,玛德,这老家伙是铁了心找我要点好处,若是不给,我估摸着他不会罢手,就说:“原籍没有,不过手抄本倒有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!”那道虚一笑,一脸老褶子都挤一块了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在身上捣鼓了一番,翻出老英雄给我的那本手札,朝道虚递了过去,“喏,就这个!”

    那道虚接过手札看了看,眉头微皱,“你的本事在这上面学的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大部分是在这上面学的,还有一部分是师傅亲口相传。”

    我这话半真半假,老英雄给的这本手札,我的确学了一些,都是一些风水知识,由于我悟性不太好,所学的东西都是鸡毛蒜皮,至于后半句,完全是瞎扯。

    那道虚听我这么一说,又翻了几下,嘀咕道:“不对啊,这上面全是关于阴宅,鲜少有关于丧事的,你莫不成想诓老夫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连忙解释道:“您老误会了,正所谓丧事,包括了礼仪、仪式、煞气、阴宅等东西,而阴宅又是整场丧事的重中之重,您试想一下,若是没一处好的阴宅,丧事办得再好,到头来还是白忙活一场。”

    那道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面露失望之色,将那手札还了回来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内心一喜,接过手札,正欲开口,那道虚一句话令我懵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小九啊,这东西老夫就不要了,只是,老夫想请求你个事,下场丧事能否带上老夫,让老夫涨涨见识?”

    玛德,我暗骂一句,这老家伙在打什么主意,七老八十的年龄,跟我去办丧事,万一不小心嗝屁,我特么倒成了杀人凶手,正准备说话,那道虚罢了罢手,沉声道:“小九,老夫与你合作以来,没沾你半点光,如今想跟着你涨涨见识,你不会拒绝老夫吧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眼下有些急,倒不如先同意他,更为重要的是,弄好丧事,我估计会回衡阳,我不信这老家伙会跟我去衡阳,就说:“如此说来,倒是小九不是了,行吧!下场丧事,小九定带上您老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

    那道虚一笑,给人一种奸计得逞的感觉,当时我急着找七名童子,也没想那么多。直到后来,我才发现,这道虚之所以跟着我去办丧事,所谋甚大,差点就着了他的道。

    随后,那道虚打了几个电话,然后对我说:“行了,一共七名童子,四男三女正在堂屋门口,你过去接他们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又说:“小九,丑话老夫说在前头,那七名童子是交给你了,可要给老夫安全带回来,若是出任何差错,莫怪老夫不念旧情!”

    我想法也没想,立马向他保证,“您老放心,只要小九没死,定护他们周全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立马朝堂屋那边跑了过去,隐约能听到喧天的唢呐声以及鞭炮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来到堂屋前,门口站了七名童子,他们身后是一些村民,其中几个村民,我跟他们打过几个照面,也算是认识,就朝他们走了过去,大致上说了一下工资,又向他们保证小孩的安全。

    那些个家长,也不知道咋回事,并不担心小孩的安全,反倒是让我提前支付费用,说是两百一天,七人,五天,共计七千的费用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我一穷二白的,哪来的七千块钱,就算有钱也是在卡里,那卡还是宋茜曦给我的,就说:“现在没现金,能不能回来时给?”

    奇怪的是,那些家长异口同声地说:“不行,除非你把那银行卡压这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那卡里有一百多万,本来就是宋茜曦给我办丧事用的,等等,我记得宋茜曦在车上的时候,给了十五万的现金,这段时间一直忙着丧事,居然忘了这事。

    玛德,十五万都能忘了,我估摸着,除了我,再也找不到第二人了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这个原因,我当八仙期间,并没有赚到什么钱财,严格来说,是没赚到什么现金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我冲他们说了一句,朝堂屋里面走了进去,当时拿着钱,我好似交给了郎高,后来郎高要走,又将钱交给我了,再然后,我好似把那十五放在堂屋的角落里,用一个黑色胶袋装着,又在上面盖了一些黄纸。

    刚进堂屋,我有些懵了,我发现堂屋那角度正在燃烧着什么东西,那火堆边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钱角。

    “草!”我暴怒一句,立马走了过去,一脚踹灭那火堆,我…我…我差点没跪下去,玛德,哪里还有什么钱,全变成了一堆黑灰,我特么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那青玄子说我没财运,也特么不至于这样吧!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灰烬,我欲哭无泪,先前以前放点黄纸上面,是怕被人拿走,而现在看情况,估计出殡时,烧黄纸那人以为这是一堆黄纸,一把火给烧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些家长走了进来,开口就是一句,“陈宫主,钱呢?没钱,我们可不放心把孩子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我挠了挠后脑勺,也没隐瞒,把烧钱的事跟他们一说。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些个家长现实的很,拽着自家孩子就要走,我急了,要是把七名童子带走,抬棺路上可就悬了,我想过找道虚出面,但,一想到这些人是道虚叫过来的,想必他们应该是商量好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把宋茜曦给的银行卡交了出来,自我安慰地想,他们没密码,应该取不了钱。

    写到这里,我特么真想说句,那时候太年轻了,把这些村民想的太单纯了,被人坑了,还特么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随后,那些家长接过银行卡,我则领着那七名童子火急火燎朝村口赶了过去,在路过道虚房子前,我顿了一下,心里隐约这道虚应该在算计我什么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