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22.第1022章 五彩棺(134)
    

    一见郎高,我有些愣了,这家伙居然穿了一身红,这特么不是找事么,就说:“大哥,你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他一愣,笑道:“好看!”

    我想发飙了,没好气道:“换身衣物!”

    “不换!”那郎高好似跟我犟上了,抬步朝堂屋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进堂屋,李建刚等人悉数围了过来,一个个沉着脸,双眼紧盯郎高。

    “郎兄,好雅致啊,穿成这样,这是打算去相亲?还是去结婚?”李建刚说。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这是笑郎高跟鬼相亲。

    “是啊!郎兄弟,这白喜事,你穿一身红,莫非有喜事?”那风调雨顺中的老大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莫乱说!”那杨言凑了过来,朝李建刚等人挥了挥手,没好气道:“朗哥穿成这样,肯定有他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李建刚那几天好似并不相信,正欲开口,我连忙朝罢了罢手,从刚才这简单的对话,能看出来一个事,八仙宫里面的八仙对郎高、杨言等人看似和睦,实则存了一些敌意,而杨言、郎高等人则抱成一团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在场八人,分成了两派,一派是郎高、杨言等人,一派是李建刚等人。

    这让我头痛的很,却又无可奈何,郎高他们是跟着我从东兴镇出来的,李建刚等人却是八仙宫真正的八仙,而我又是八仙宫宫主,当真是两头为难。

    论私交,我偏向郎高等人,论公的话,我比较偏向李建刚等人,主要是李建刚等人算是正规组织,对八仙宫以后的发展有大作用,甚至决定着以后八仙宫的走向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一人少说几句!”我朝他们说了一句,将眼神撇向郎高,低声道:“大哥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又朝李建刚等人瞥了一眼,压低声音道:“天鸣师傅说,这次抬棺的死者家庭不和谐,抬棺过程需要一些争吵,令其有‘家’的感觉,否则,死者的魂魄不愿离去,会留在上河村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微微一愣,这是哪门子道理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:“事情是这样,死者这次葬的比较远,路途难免会遇到一些怪事,若是我们一边抬棺,一边争吵,能迷惑死者,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死者抬到歧坪镇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隐约有些明白了,我估摸着,天鸣师傅是担心死者留恋故乡,不愿离乡。

    想想也对,哪个死者不希望落叶归根,而我们这次选墓地却远在两湖交界处了。

    从选墓穴来看,这方面有些对不住死者。

    但,死者死于清明节,浑身煞气重,若无合适的墓穴,只会导致死者死后不安宁,与这相比,我宁愿把墓穴选远点。

    明白郎高意思后,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,还差一分钟就到了出殡吉时,没有任何犹豫,立马冲他们喊了一句,“都别墨迹了,准备出殡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李建刚他们立马朝五彩棺边上围了过去,郎高、杨言、陈二杯也围了过去,由李建刚抬第一个位置,也就是左边靠近棺材的位置,郎高、杨言、陈二杯三人以及风调雨顺的老幺抬后头。

    待他们站好位置后,我问杨言,“长毛,那七名童子呢?”

    那杨言一愣,诧异道:“什么童子?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先前去找韩金贵时,我再三招呼他一定要找齐七名童子,四男三女,而现在看他表情,他这是完全忘了。玛德,咋办,马上就要出殡了,若是没那七名童子相伴,我担心路上会遇到孤魂野鬼抢棺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将希望放在道虚身上,这上河村是他说了算,只要他开口,找七名童子应该容易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堂屋外面跑了过去,那杨言在后面喊了一句,“九哥,马上就要出殡了,你这是去哪啊!”

    我头也没回地喊了一句,“你们先将棺材抬到村口,我去找人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那杨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刚出堂屋,时间正好到了出殡及时,由游天鸣吹响了唢呐,紧接着就是鞭炮声,那李建刚打了一声口号,棺材缓缓抬起,朝堂屋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棺材被抬起,我松出一口气,立马朝道虚的家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道虚的家在村子的南边,是一栋三层高的小洋楼,我花了三四分钟时间来到他家门口,抬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不到三秒钟门开了,开门的正是道虚,好似算准我会来找他一般,笑道:“小九,听刚才的声音,应该已经出殡了,你这是?”

    我没时间跟他解释,就说:“能不能帮忙找七名童子,四男三女,每人一天两百的工资。”

    他面色一变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疑惑道:“要童子干吗?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这老家伙装的挺像,以他的阅历绝对知道这事,更为重要的是,作为徒弟的韩金贵都知道怎么回事,他会不知道?还有一点,这五彩棺就是这老家伙弄出来的,要说他不知道,恐怕没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老家伙要装傻充愣,我自然也不能点破,就跟他解释几句。

    当然,我的解释也参杂了不少水份,你不是要装么?那我就陪着你装。

    那道虚听完我的解释,就说:“这样啊,只是…小九啊,我们合作还没开始,老夫便帮了你几次忙,你是不是该表示下,不然,老夫这心里面不舒服呐!”

    草,捣鼓老半天,这老家伙是要好处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表面冲他笑了笑,“您老需要小九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简单!”他微微一笑,伸手朝我腰间指了指,“将那徐氏匕首送于老夫,老夫今日得了一件宝物,需要用徐氏匕首避煞!”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一摸,这徐氏匕首是傅国华送我的,上次因为五煞的缘故,将它暂交郎高手中,刚才回堂屋时,那郎高将徐氏匕首还了回来,由于没地方放,我将徐氏匕首别在腰间,没想到这老家伙一眼就看中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吧!”我支吾一句,“这是师兄送给小九的防身之物,若是送给您老,不好对师兄交待。”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