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9章 五彩棺(131)
    一看他们将我围了起来,我特么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汇去形容内心的想法。Δ Ω网ㄟ.『.

    要说骂他们吧,我骂不出来。

    要说打他们吧,我下不了那个手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几人对持起来。

    “宫主,您作为b仙宫之主,就这样坐视道虚肆意残害同胞,而您却视而不见吗?”

    那李建刚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中生疏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”我支吾一句,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游天鸣凑了过来,一把推开李建刚,边上的杨言也凑了过来,他们俩人虎视眈眈地盯着李建刚等人。

    游天鸣说:“怎么,你们几人要造反?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朝李建刚推了几下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内心那个苦啊,我隐瞒韩金贵的死,怕的就是起内部矛盾,而现在这趋势,很明显是要闹事了。

    我上前走了一步,一把拉下游天鸣,正准备说话,那游天鸣朝我罢了罢手,示意我不要说话,他则双眼紧盯李建刚,厉声道:“老李,你认识我师傅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?要拿你师傅压我?”那李建刚一愣,恶狠狠地盯着游天鸣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那游天鸣在想什么,两行清泪簌簌而下,声音却是铿锵有力,“他老人家走了,就在救你们的那一天,他老人家永远的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李建刚等人面露诧异之色,一双双眼睛直刷刷地朝游天鸣,李建刚说:“不可能,你师傅身子健壮的很,怎么可能会忽然离世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那游天鸣一笑,“你说的对,若无意外,师傅他老人家活个一百岁绝非问题,但,师傅为了救你们这群白眼狼牺牲了。”

    牺牲两个字,那游天鸣是吼出来的,就连我听到这两个字,神色不由有几分伤感,那李建刚等人则是不可思议地盯着游天鸣,嘴里不停地嘀咕:“不可能,不可能,不可能!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稍微有些明白了,游天鸣师傅的死,估计只有我、游天鸣、杨言以及梨花妹知道,而李建刚、风调雨顺四兄弟压根就不知道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如今,游天鸣将这事说出来,我隐约能猜到他的打算,应该是打算利用唢呐匠做文章,最后避开我们现在所遇到的困境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也没说话,就在边上看着游天鸣他们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大概闹腾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李建刚好似在游天鸣脸上看出什么名堂,一挥手,风调雨顺四兄弟立马闭嘴,整个堂屋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可是真话?”李建刚问。

    “绝无虚言!”游天鸣说。

    “不对,既然你师傅已经仙逝,你应该在奔丧才对,怎么可能出现在这?”那李建刚盯着游天鸣问,他语气中有股很重的疑惑,好似并不相信游天鸣的话。

    “原因很简单,我是唢呐匠,必须把职责放在第一位,不能掺杂个人情感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游天鸣有意无意地朝我这边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我明白他意思,他这是告诉李建刚他们,我之所以现在没替韩金贵报仇,正是考虑到b仙的职业。

    李建刚跟风调雨顺几人都是老江湖,哪能不明白游天鸣的意思,朝我这边看了过来,又看了看五彩棺,最终都没开口。

    一看他们表情,我估摸着他们是明白了一些,只是碍于平常与韩金贵的关系,并不好直接说。

    人嘛!又有几人能做到毫无感情?

    当下,我朝前走了一步,轻声道:“老李,别忘了我们是b仙,万事必须以死者为先,不求你们原谅我,只愿你容我一段时间,还是先前那句话,这辈子定杀道虚。”

    他们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老李,你还不明白九哥的苦心吗?”那游天鸣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继续道:“九哥是怕一旦与道虚闹起来,一方面是我们这边的实力不够,只会白白地丢了性命,另一方面是闹起来,这场丧事咋办?把死者搁在堂屋内?你们对得起良心吗?”

    说着,那游天鸣的声音陡然高了几分,“对我来说,抬棺匠与我们唢呐匠一样,都是为了职责,必须付出个人情感,若做不到这点,你们凭什么称为匠?匠者,匠心也,扪心自问,你们有匠心吗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李建刚等人缓缓低下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深呼一口气,看来他们是听进去了,就冲李建刚说,“老李,能不能放下私人恩怨,先办好这场丧事?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李建刚伸出一只手。

    “宫…宫主,我错了!”那李建刚伸出手,跟我握了一下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宫主,我们知错了。”风调雨顺四兄弟也将手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游天鸣、杨言、陈二杯等人也将手伸了过来,我们几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,那游天鸣大声喊道,“大家有没有信心将这五彩棺抬到歧坪镇?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我们几人异口同声喊了一句,整个场面显得一片和气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几人扯了几句,开始继续忙碌五彩棺的事。

    我先是拿着雕刻好的人形木偶放入棺内,后是将四十九颗桃仁、杏仁放入棺内,然后称了一两甘草、一斤旧石灰撒在死者身上。

    刚撒下石灰,不知是我感觉出错了,还是咋回事,我觉得五彩棺变得有些暖手,伸手摸了一下死者,就现死者的面色变得铁青,双眼紧闭,或许是石灰有s2的缘故,令整个棺内看上去格外顺眼。

    特别是五彩棺,在接触石灰那一瞬间,我现棺壁起了一层很细微的雾水,若不是仔细看,很难现。

    这雾水从科学角度来说,是化学反应。

    可,从我们b仙角度来说,这层雾水起到一个保护的作用,保护死者的尸体。

    现一情况,我已经基本上肯定韩金贵的方法有用,便掏出桃仁王、杏仁王,一颗塞在死者左耳,一颗塞在死者右耳。

    刚做好这个,整口五彩棺再生变化,一股浓厚的腐臭味从棺内散出来,其气味之强,简直是罕人生之见,熏的我差点没晕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