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17.第1017章 五彩棺(129)
    

    他说:“你是不是想问霹雳木的事?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瞥了他一眼,这人知道霹雳木?连忙点头道:“对,您知道?”

    那人微微点头,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开口道:“你就是现任八仙宫宫主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我在韩金贵家住过一段时间,却从未见过这人,而刚才他们交谈之际,我发现这人颇有威信,想必这人应该有点身份。

    那人见我嗯了一声,对我说: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屋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想跟上去,那游天鸣拉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九哥,这人有些奇怪!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就问他哪里奇怪了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说不清楚,总觉得这人有些怪异,你看他走路姿势,脚步轻而有节奏,你再看他手臂摆动,看似随意,实则每个摆动都有一定的韵味在里面,我担心他叫你过去,恐怕并非好事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他说的颇有道理,但,这人已经说过了,他知道霹雳木的事,而如今,我迫切需要知道霹雳木的消息,更为重要的是,现在已经是深夜12点,离封棺的时间不远了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朝那人跟了上去,游天鸣想跟上来,才走了不到三步,那人头也没回地说了一句,“陈九一个人来就行了,闲杂人等自重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脸色微变,只觉得这人听力惊人,要知道由于韩金贵的忽然离世,房内挺嘈杂,而那人却能听过响动判断游天鸣跟了过去,这份听力,绝非凡夫俗子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游天鸣拉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拍了他肩膀一下,说:“没事,我相信那人不会对我怎样,你去村口等我。”

    那游天鸣还想说什么,被我用眼神给制止了,无奈之下,他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立马朝那人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人的脚步好似挺快,我小跑一会儿才追上他。

    刚追上他,我本来想问他领我去哪,他的下一个动作令我整个心都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居然一个箭步朝左边那房子钻了进去,那房内黑漆漆的看不到任何东西,凭借八仙的直觉,我隐约能感觉那房内放了不低于十口棺材。

    真正令我恐惧的是,那些棺材并非空棺,而是有死者躺在里面,也就是说,这房子成了一个小型的坟场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有些不敢进屋,就愣在外面。

    那人见我愣在哪,冷声道:“怎么?怕?”

    我一咬牙,玛德,我好歹也是八仙宫宫主,岂会怕这些个棺材,脚下朝房内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进房,一股阴冷气迎面扑来,令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就说:“大叔,怎么不开灯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大半夜的,是阴人的天下,为何要开灯?”

    好吧!他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我也没多想,抹黑朝房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边!”

    我看不到那人的身影,只能根据声音判断他在哪个位置,就顺着声音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里!”

    那人的声音再次传过来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第一次声音是从东北方发出来,第二次声音却是从西北方发出来,这特么不是逗我开心么?面色一沉,冷声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怕?”

    那人的声音有些冷,冷到令人听不出任何感**彩。

    我有些冒火了,考虑到他知道霹雳木,我强压心头的怒火,再次朝西北方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着,走着,也不知是踩了什么东西,‘嘭’一下,我整个身子朝地面倒了过去,硬硬的,有点咯背,伸手一摸,那东西有些凉,再摸,感觉那东西有两个洞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内陡然亮了起来,照的我眼睛有些不适应,眨了几下眼睛才适应过来,定晴一看,我有些懵了,一股凉气从脚板直冲脑门。

    只见,我手里居然拽着一颗白亮亮的头颅骨。

    这一幕吓得我倒吸一口凉气,扭头看去,我边上摆了七八个头颅,一些头颅上面甚至有些皮肉,血淋淋的,看上去甚是渗人。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在房子摆这么多头颅骨干吗?

    那人是不是有病?

    我想骂那人几句,接下里的一件事,却让我惊得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…我…我发现,这房间居然没人。

    没错,这房间没人。

    草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,环视房内一眼,除了十口棺材,空荡荡的,没有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那人呢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冲房内喊了一声,“大叔。”

    失望的是,声音宛如石沉大海,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见鬼了,真特么见鬼了。

    深呼几口气,我强压心口的害怕感,死劲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这一揉眼睛,我…我差点没晕过去,这…这里哪是什么房子,而是一片坟场,十座坟包齐刷刷的列成一排,边上有不少大树,枝叶在风的吹动下,发出轻微的吱吱声。

    至于先前那些头颅骨早已消失,有得只是一块块参差不齐的石块。

    幻觉?

    我掐了掐自己大腿,剧烈的疼痛感告诉我,眼前这一切并不是幻觉,也就是说先前看到的是幻觉?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眼尖的看到其中一块墓碑上刻着一个名字,韩金福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名字,我第一时间联想到韩金贵,我记得韩金贵跟我说过,他有个哥哥,以前也是当八仙的,好似还挺厉害,死于某次抬棺当中。

    为这事,韩金贵没少伤心,当时跟我说这事的时候,他表情颇为伤感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那块墓碑走了过去,上面写的是,这墓碑利于2001年,秋,再联想到先前那大叔的样子,跟韩金贵有着四五分像,我可以百分百确定,这韩金福就是先前引我过来之人。

    等等,如果说,先前是鬼魂引我过来的,那游天鸣也看到那人啊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背后传来一道声音,是游天鸣的声音,“九哥,快过来啊!你愣在那干吗?”

    扭头一看,那游天鸣提着手电筒,正照着我,要是没猜错,先前陡然亮了起来,应该是游天鸣的电筒光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