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16.第1016章 五彩棺(128)
    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眉头一皱,“你混黑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好似怕我骂他,连忙解释道:“九哥,你放心,那是以前,我现在基本脱身了,那边的一切已经交给小贵子了。请大家搜索(@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我有些不太相信他的话,主要是我对混黑的人没丝毫好感。

    他忙点头,“真的,不然,我哪有时间当唢呐匠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对于游天鸣的话半信半疑,也没再说什么,就问他:“有几分把握找到他们母子二人。”

    “百分百!”他说。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我彻底放下心来,就将目光瞥向哭泣中的小女孩,想从她嘴里打听一些关于韩金贵的事,令我失望的是,小女孩知道的事情极其有限,就说她父亲是自杀,至于自杀的理由,她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场面陷入沉默当中。

    坦诚说,我从未想过韩金贵这样的硬汉会选择自杀,更未想过他会选择这条路,我有些接受不了这件事,脚下一软,朝韩金贵跪了下去,重重地磕了磕头。

    就在抬头的一瞬间,我眼尖的看到韩金贵手里好像拽着什么东西,定晴一看,是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我神色一紧,就准备掰开他手掌,失望的是,他紧拽拳头,压根掰不开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来试试!”那游天鸣凑了过来,一手摁在韩金贵手肘处,一手摁在手脉处。

    瞬间,韩金贵手掌自动松开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的我有些发愣,特别是那小女孩,一把抱住韩金贵,喜道:“爸爸,我爸爸没死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眼角有些发酸,要是没猜错,游天鸣应该是利用人体神经,令韩金贵手掌自动松开。

    可,这一幕在小女孩看来,完全变了味,误以为韩金贵还没死。

    我朝小女孩走了过去,摸了一下她头发,低声道:“老韩会在天上庇佑你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那小女孩一听我的话,哇得一声哭了出来,声音比先前更大。

    我这边正在跟小女孩说着什么,那边的游天鸣却从韩金贵手中取出纸条,看了一会儿,时而皱眉,时而紧拳头,到最后直接吼了出来,“道虚,我草拟大爷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放下小女孩朝游天鸣走了过去,从他手中拿过纸条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宫主,老汉心里苦,却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入行三十余载,老汉一直诚诚恳恳为八仙宫,年轻时,偶得师傅教导,又得师傅扶植,终得宫主之位。

    本以为老汉这辈子就这样过。

    谁曾料想会遇到年仅二十的宫主,老汉看见宫主的第一眼,便认定宫主定能带着我们八仙走向辉煌,一个崭新的辉煌,这份辉煌仅属于我们八仙宫,与抬棺匠无关。

    作为前宫主,老汉不能给宫主拖后腿,老汉要给宫主铺一条大道,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份辉煌。

    奈何师傅再三命老汉使计迫害宫主,老汉于心不忍呐!

    不忍宫主年纪轻轻便夭折,更不忍看到我们八仙后续无人呐!

    自古有云,忠孝两难全,一方面是师傅,一方面是宫主,老汉苦呐!

    若听信于师傅之言,迫害宫主,老汉成了奸妄小人,愧对祖师爷,愧对八仙宫。

    若助了宫主,定要与师傅为敌,老汉便成了忘恩负义纸人,愧对师傅当年教导之恩。

    苦啊!

    别无选择,老汉只能离开这个世间!

    勿念!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紧了紧拳头,从韩金贵的字眼中,我能看出来他的无奈,更能看出他的苦处,或许,他早已看透我跟道虚早晚会决裂。不过,令我没想到的是,我现在已经与道虚合作,没想到那小老头竟然还命老韩加害于我。

    “道虚,我定让你死无全尸。”

    我暗自发了一句誓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游天鸣拉了我一下,说:“九哥,要不要找人弄死他!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“不用,要是没猜错,道虚应该留有后手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韩金贵的尸体瞥了一眼,“只是…可惜了老韩,他这是被道虚快逼疯了,才会选择这么一条路呐!”

    说完,我紧了紧纸条,朝韩金贵手中递了过去,那游天鸣问我,为什么要把纸条还回去。

    我说:“让他拽着吧,他应该只是写出来,并没有打算让我看。”

    那游天鸣一愣,疑惑道:“为什么,他这上面不是多次提到宫主么,应该是写给你的啊!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解释道:“不,写出来只是他的一种心愿,不想让这件事憋在心里,让不让我知道却是另一回事,他这是担心自己怨念太重,对死后不好,便写在纸条上,打算带着这纸条入棺下葬。”

    那游天鸣听我这么一说,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俩人在韩金贵家里溜达了一圈,令我苦涩的是,我在韩金贵家里发现一口棺材,油漆什么都弄好了,在我们农村,一般老人都是六十岁以上才会给自己备好棺材,而这韩金贵才四十多岁就给自己准备好棺材了,足见其早已有了必死之心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对道虚的恨意达到了一个极点,好几次想直接找道虚拼命,考虑到宋广亮的棺材还没抬出上河村,我强压心中的怒火,便通知韩金贵一些同村人,又把韩金贵的一些兄弟以及堂兄堂弟叫过来。

    待这些人过来后,我跟他们简单的说了一下韩金贵的情况,就让他们一定要厚葬。

    要说韩金贵这些兄弟当真是重情义吶,二话没说,立马应承下来,一众亲戚开始商量丧事以及韩金贵子女的问题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我一直在边上看着,那游天鸣好几次拉我回上河村都被我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我留在这里,有三个目的,一是韩金贵子女问题,二是韩金贵的丧事,三是韩金贵的媳妇跟儿子还没消息,我必须确定他们母子俩没事,才能安心回上河村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半小时的样子,韩金贵一众亲戚总算商量个结果出来,每家每户凑点钱替韩金贵办丧事,他子女则有韩金贵几个兄弟轮流负担,在问到韩金贵媳妇跟儿子时,那一众亲戚朝我瞥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神中,我看到一丝恶意,想必是他们知道韩金贵媳妇的事,正准备解释,游天鸣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母子平安,正在归来的路上!”那游天鸣接完电话,冲他们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一众亲戚收回目光,也没再搭理我们,便开始捣鼓棺材的事。

    “九哥,没我们什么事了,早点回上河村吧!”那游天鸣拉了我一下,问道:“对了,九哥,你先前来这,不是问霹雳木的事么?”

    我一愣,怎么把这茬子给忘了,而现在韩金贵已经自杀,想要知道霹雳木的事,只能另寻它径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犯难之际,走过来一人,这人长的五大八粗的,看上去不像是善茬,我以为他是来找我事,他的一句话,却令我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