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14.第1014章 五彩棺(126)
    

    约摸过了几分钟的样子,蒋爷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,他说:“小九啊,上次在八仙宫时,就想跟你说这四呼了,对了,你把死者的生辰八字报给我。 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把死者的生辰八字报给他。

    他听后,算了算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就问他:“师兄,结果怎样?”

    他还是不说话,只能听到他那边一直叹气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急的啊,猛问:“师兄,到底怎样?”

    “别急!”他回了一句,又不说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足足十来分钟,我这边宛如热锅上的蚂蚁,那边的蒋爷却一直在叹气,愣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师兄,好了没啊?”我厚着脸皮再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下,沉声道:“小九,你可能遇到麻烦了?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我迫不及待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死者的八字与死亡时辰结合,属于四季重丧日,也就是属于人呼,这情况有点糟糕,恐怕会闹鬼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蒋爷的声音格外深沉。

    这令我原本就悬着的心,更为不安了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:“犯呼属于玄学界最难预防、最难控制、最难彻底化解的一种煞气,牵连范围广,因果报最大,算是一种业障关口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业障关口,我懂,这种关口关乎到死者的一些行为,例如:行恶事,得恶,行善事,得善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这种关口并不是死者自身作祟,而是属于阴间作难,说白点,这是阎王在作难,犯呼者比活人更苦。

    考虑到这个,我问蒋爷,“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小九,我只是雕刻匠,哪里懂怎么破,不过,你身边应该有一人懂,不对,是两人,一人是八仙宫见到的那名老者,好像是唢呐匠,那人一身阴阳本事通天呐,你向他打听一下,应该能解决这问题。另一人便是你们八仙宫原先的宫主,那人师承玄学协会会长,应该也懂得怎样应付这种业障关口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朝韩金贵瞥了一眼,就见到他冲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见此,我跟蒋爷又扯了几句,他大致上告诉我,以后遇到丧事,切莫忘了犯呼这个词,又告诉我,一旦遇到四呼同犯之人,一定要推掉丧事,否则,性命堪忧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招呼,我没怎么放在身上,普通人想要犯一种呼的几率是3%左右,而四呼同犯的几率为0.00003%,我应该没那么倒霉吧!

    然而,有些事好似冥冥之中早已注定般,就在下场丧事,我居然真的遇见四呼同犯之人,那一次,我失去人生的挚友,是我一辈子都无法挽回的局面。

    每每想起那事,我眼角一直湿的,或许人生就是这样讽刺吧!

    又或许,我是个不祥之人。

    更或许,干着某一行,总会失去某些东西。

    曾经有人问我,陈九,你后悔干八仙吗?

    我的回答是后悔。

    那人又问我,既然后悔,为何在那行干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我的回答是,人人坐桥谁人抬!

    那人笑我是傻子。

    也许他是对的,也许我真的是傻子,也许我比傻子还傻吧!

    刚挂断电话,那韩金贵凑了过来,他说:“宫主,我知道怎么破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让他说说看。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又瞥了死者一眼,最后将目光盯在堂屋外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眼神朝外看去,外面一片漆黑,隐约能看到上河村一些房子的轮廓。

    我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说:“没事,对了,宫主咱们说正事吧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打起十二分精神,在场这么多人,就数韩金贵资历最老,我们所有人的眼神都盯在他身上,希望他能解决眼前的难题。

    而韩金贵也的确没让我们失望,开始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说:“刚才听宫主的师兄讲,死者是犯呼了,犯得又是人呼,这与我们办丧事的人关系不大,也就是说,无论这棺材能不能封上,对我们没丝毫影响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看了过来,继续道:“宫主,论私交,我希望不封棺就将死者抬出去,这样一来,对我们所有人都轻松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面色变了变,不封棺下葬,这是丧事大忌,更是对死者的不尊重,更多的是对不起自己良心以及宋茜曦临终前的遗言。

    正准备拒绝,那韩金贵又开口了,他说:“论公,我希望宫主能按照传统的方式,将死者抬上山下葬,一来对死者也有招待了,二来我们八仙一直秉承一切为死者的宗旨,若是因为一些意外便随意下葬死者,愧对八仙这个称呼,更愧对祖师爷的火龙纯阳剑呐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忍不住赞了一句,这韩金贵不愧是当过宫主的人,一切都是优先考虑八仙宫的声誉。

    一听我的话,韩金贵冲我尴尬的笑了笑,问道:“宫主,你选哪个?”

    “后者!”我倾吐两个字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李建刚以及风调雨顺四兄弟连忙朝我竖了一根大拇指,李建刚说,“宫主,好样的!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们一眼,让他们别打岔,便示意韩金贵继续说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解释道:“既然宫主的师兄说死者犯得是人呼,那咱们便按照人呼来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朝死者的棺材走了过去,伸手摸了一下,皱眉道:“首先,咱们得找一张平安符贴在棺材左边。”(死者为女性时,此符贴在右边。)

    我们凑了过去,这平安符好找,就点点头,问他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他答道:“找三种木,白杨木、黄杨木、霹雳木,各七寸,刻人形,左边放两个,右边放一个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他说的是人性陪葬,古时候有这么一种做法,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会放那些东西,现在听韩金贵这么一说,应该是为了破呼吧!

    “最后再找桃仁、杏仁各四十九颗,用麻袋装起来,放于死者脚底下,另外再寻一颗桃仁王、杏仁王塞住死者双耳。”那韩金贵说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面露难色,前面倒好办,这桃仁王、杏仁王恐怕有点难找,正准备说话,那韩金贵说,“宫主无须担心,我家有!”

    我松出一口气,还没来得及说话,那韩金贵的一句话,令我再次陷入为难之境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