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12.第1012章 五彩棺(124)
    

    那道虚想了一下,朝死者瞥了一眼,低声道:“你是怎样看出这五彩棺的?”

    我懂了,他这是试我本事,我想也没想,就说:“以前跟师傅学艺时,师傅教的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是骗他的,主要是我压不住道虚,只能将我师傅搬出来,也算是狐假虎威。

    那道虚听我这么一说,面色一喜,“不知,你师傅是哪位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解释道:“师傅他老人家淡泊名利,不愿提及名号,不过,小九可以告诉你一点,蒋爷是我师兄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脸色巨变,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颤音道:“你…你…你是他徒弟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道虚说的他是谁。

    不过,从道虚的面色来看,他应该是知道我师傅是谁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一句,考虑到狐假虎威,也不好问他,不然,道虚定能识破,就说:“嗯,就是他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那道虚一见我肯定下来,满脸喜色,语气中隐约带点阿谀奉承的感觉,他说:“小九兄弟,不知你什么时候有空,能否替老夫,不,能否替我引荐一下令师傅。”

    我满口应承下来,说:“行,等师傅空下来,定引荐你们相识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无非是想早点办丧事,我怕这道虚再问下去,丧事都没法进行下去了。

    那道虚好似知道我急着办丧事,也不再说话,就朝后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三四步的样子,他陡然停了下来,朝堂屋内瞥了一眼,又附耳对韩金贵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对韩金贵说了啥,不过,韩金贵的一句话令我先前困惑的事迎刃而解,他说:“宫主,我去叫村民,你们办丧事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韩金贵扯开嗓门就喊,“乡亲们,我师傅让你们出来看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不少村民打开门走了过去,拖老带少的全部朝堂屋这边涌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特么舒出一口气,这道虚总算做了一件好事,不过,从侧面可以看出道虚在这上河村颇有威信,不对,应该说,特有威信,甚至可以说比皇帝的圣旨还管用。

    考虑到这点,我有些兴奋,原因在于,倘若选择跟王木阳合作,我估摸着这场丧事想要完整的办下去,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随后,上河村那些村民悉数围在堂屋两侧,原本冷冷清清的场面,只因道虚的一句话,变得热闹异常,而游天鸣等人则开始吹奏《百鸟朝凤》。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听到《百鸟朝凤》,此曲甚好听,当真是绕梁三日余音不绝。

    这曲子的第一段为唢呐与笛子的重奏,展现出百鸟争鸣的情景,第二段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,使音乐充满活力,令人陶醉其中。

    第三段为唢呐模仿各种鸟叫声,声声入耳,清脆、富有亢情。

    特别是第四段,活泼欢快、速度转快,曲调较为热情奔放,将围观那些村民的情绪点燃,整场丧事在这种曲调中进行的异常顺利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《百鸟朝凤》的原因,不少外村人过来围观,整个场面显得热闹非凡,而上河村的一些村民开始掺合到丧事当中,宋广明几兄弟的子女们更是进入道场,开始替死者转道场。

    按照丧事的规矩,中午需要休息到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。可,那道虚发话了,他说,考虑死者的家庭情况,一整日都需要在道场转,算是替死者下辈子祈福,又说,晚餐、夜宵以及明天早上的早餐全包在他身上了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种说法,最高兴的莫过于我,本来我还担心餐饮问题,现在道虚承包下来,我求之不得,至于中饭,坦诚说,我们一众八仙并没打算吃。

    毕竟,死者在堂屋内摆了很久,需要在丧事上多做些仪式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在游天鸣等人吹奏的《百鸟朝凤》中,丧事有条有序地进行,一直到晚饭时,我们一众人匆匆地吃了一顿晚饭,又继续在道场替死者祈福、消煞。

    顺利的丧事,时间总在不知不觉流失,很快,整场丧事接近于尾声,我领着死者的一对孙子孙女以及他的侄子侄女们在五彩棺面前,烧了一些黄纸,又点燃两卷鞭炮,这场丧事算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待鞭炮声结果后,时间已是晚上10点,不少村民开始各自回家,独留我们一众八仙以及唢呐匠们在堂屋内。

    “九哥,墓穴真挖到别的地方去了?”那杨言走到我边上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多说,就掏出手机给孔三打了一个电话,问他墓穴搞定没。

    那孔三给我的回答是,墓穴已经弄好,只待棺材过去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松了一口气,从歧坪镇回来后,我一直担心那边的墓穴会出问题,好在一切还算顺利,朝他说了一声谢谢,又告诉他,我们明天一大清早抬棺过去,大概五天后能到他们那边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们一众人围着棺材开始商量怎样封棺。

    本来吧,封棺找几根铆钉铆入棺材就行了,可,眼前这棺材是五彩棺,在封棺上面讲究颇多,一个小心,会导致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我把这封棺看的颇重,就让杨言去把道虚请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令我诧异的是,那道虚并没有过来,而是让杨言给我带了一句话,说是,五彩棺所有的怪事都是他动的手脚,考虑到我没本事将这五彩棺弄好,在封棺这个环节他并没有动手脚。

    依正常情况,封棺不动手脚是好事,实则是大大的坏事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五彩棺一直有,动三不动一,人生尽失意,说白点了,这五彩棺,要么就别动,要动就全动了,而那道虚只是在五彩棺表层、棺内以及死者身上动了手脚,至于棺梆,玛德,那老家伙居然善心大发,没动手脚。

    偏偏没动手脚,让这封棺变得格外难办,甚至可以说,只要封棺出现任何差错,重则在场所有人陷入某种危机当中,轻则死者的魂魄消失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无论出现哪种情况,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,绝对会招来附近的鬼魂野鬼捣乱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