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11.第1011章 五彩棺(123)
    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我能清晰的感觉王木阳的语气里,充满了欣喜,连手臂都是颤抖的。请大家搜索(%¥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正所谓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,若是此时揍了他,我估摸着这梁子是接下了,这辈子都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玛德,那道虚当真是阴险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也顾不上那么多,一把推开那王木阳,朝游天鸣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也是个爽快人,没丝毫拖泥带水,抬手就是一拳砸了下去,正好砸在王木阳脸上。

    瞬间,原本笑着的脸蛋,在这一瞬间凝固了,紧接着,那王木阳面色一沉再沉,眼神在这一瞬间变得犀利无比,恶狠狠地盯着我,一字一句地说:“陈九,这就是你的选择?”

    我连忙摇了摇头,正准备说什么,那道虚追了过来,喊道:“小九,跟他说那么多废话干什,直接揍他,若不是他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我朝王木阳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让他跑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何等聪明,立马明白过来,二话没说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见此,我故作怒态,厉声道:“王小子,别跑,看老子不揍死你个狗娘养的。”

    那王木阳一边跑着,一边喊:“草,来啊,陈九,有本事来追老子啊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明白了,这话的意思是,他已经我明白苦心的了,原因在于,我骂王木阳狗娘养的,这话是骂给道虚听的,而王木阳却回了一句,陈九,这是向我示好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我有些不太确定王木阳的话,又喊了一句,“狗娘养的,别跑!”

    “陈九,你tm有本事别追!”那王木阳扭过头瞥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在他眼神中,我看到一丝善意。

    这下,我已经完全确定王木阳明白我意思了,脚下也不敢停留,领着游天鸣等人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那王木阳在前面跑着,我在后面追着,我后面又跟道虚以及韩金贵,我们三对人很有节奏的进行一场追赶游戏。

    约摸追了七八分钟,我们一行人已经离上河村有段距离了,那道虚在后面上气不接下气地喊了一句,“小九,别跑了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头松出一口气,玛德,这小老头总算不行了,再追下去,我怕真追上王木阳,到时候有点不好收手。毕竟,就算王木阳明白我是被逼无奈的,但,我揍他是事实,这让王木阳或多或少对我有些敌意。

    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,假装跟道虚合作,实则有对王木阳示好,说白了,我选了一条左右逢源的路,唯有这样,我们八仙宫才能在他们二人之间生存下来,否则,他们俩一旦针对我,我怕我们刚建好的八仙宫,又得花钱重建了。

    人啊,活在这种情况下,当真是憋屈!

    当下,我扭头瞥了道虚一眼,那小老头面红耳赤的,倒是他边上的韩金贵仍旧面不改色,就对那道虚说:“就这样放过他了?那王木阳在曲阳可是把我兄弟打进医院了,老子想直接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那道虚深呼几口气,勉强让呼吸顺畅一些,说:“算了,那小子练过,咱们追不上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我故作疑惑,然后冲王木阳逃跑的方向喊了一句,“王木阳你个狗娘养的,下次别让我拽着你来南方,老子废了你第三条腿!”

    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不作不会死。

    这不,话音刚落,那王木阳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陈九,多谢你手下留情,王某人日后定有回报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差点没摔倒,草,这小子太特么阴险了,临走之前,居然来这么一句话,这不是让道虚怀疑我么?

    玛德,早知道是结果,我就该下狠手,揍他一顿算一顿,至少能满足手头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韩金贵扶着那道虚走了过来,我尴尬的笑了笑,想试探一下道虚有没有听到王木阳的话。

    那道虚反应也算是绝了,就问我:“小九,你刚才是故意放他走的?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这小老头应该是听见了,眼珠一转,就说:“你信了?”

    他疑惑地看着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里有些发虚,就说:“道虚,你跟王木阳打交道的时间长,应该懂他性格,若是你真信了,小九无话可说,我只能告诉你,这世间有一种计谋叫离间计。”

    那道虚好似想到什么,立马换上一副笑脸,“你说的对,王木阳这人城府深,不能轻易着了他的道,不过,老夫心中还是有个疑惑,你为什么会选择跟老夫合作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正戏来了,便拿出早已编好的理由,“三个原因,一是因为韩金贵,他是我们八仙宫的人,我不想他为难,二是这上河村是你的地盘,要想办好这场丧事,必须经过你的同意,否则,我相信你有几百种方法让这场丧事办不下去,而在办丧事之前,我早已答应宋茜曦,一定替她父亲办一场热热闹闹的丧事,三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出第三个,那道虚罢了罢手,笑道:“第三个原因,让老夫猜猜看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想了一下,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,又朝王木阳逃跑的地方瞥了过去,笑道:“若是老夫没猜错,这第三个原因应该是你与王木阳在曲阳的恩怨,去年的时候,老夫碰巧在曲阳,又碰巧撞见了你跟那个胖子,还有便是,老夫听人说,有个叫乔伊丝的女子,好似与你还有那王家小子有些暧昧不清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内心狂喜,玛德,我本来还担心这小老头不信,没想到他居然自己说了出来,这无疑增加了他对我的信任度。说白点,这小老头自以为是的认为我选他合作,是因为我跟王木阳有仇怨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是我心里想的,肯定不能对道虚说出来,就朝他弯了弯腰表示礼仪,奉承道:“您老当真是一双锐眼,一眼便识破小九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他一笑,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态看着我,眼神中满是笑意,就好似在说,小子,跟我斗,你还嫩了点。

    见此,我朝道虚说了一句,“受教了!”

    随后,我跟道虚说了一句,一行人朝上河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那道虚好几次想谈合作的具体事宜,都被我以丧事为重给推开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就这样回到上河村继续办丧事,哪里晓得,刚到村口,那道虚脸色沉了下来,问我:“小九,老夫有一事不明,还望你能替老夫解惑,若是不能,你我合作,就此作罢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里一沉,莫不成这小老头发现了什么,就问他:“什么疑惑?”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