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09.第1009章 五彩棺(121)
    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朝边上的李建刚问了一句,“死者的一对孙子孙女呢?”

    那李建刚听我这么一说,一掌拍在大腿上,干笑道:“宫主,抱歉啊,我忘了带他俩过来了。请大家搜索(@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”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难怪卦象会显示阳卦,死者的儿子死了,那一对孙子孙女尚在人世,哪有爷爷办丧事,孙子不在场的道理,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么?

    当下,我没好气地瞪了那李建刚一眼,“还不快去抱来!”

    “好!我立马去!”那李建刚应了一声,立马朝村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李建刚的离开,整个场面静下来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而按照现在的情况肯定不适合吹奏《百鸟朝凤》,无奈之下,我只能亲自操办丧事,先是换上一身衣服,后是拿着法器开始围着棺材转圈,其目的是化解死者的煞气。

    由于死者并无亲属参加丧事,我拿着法器一个人围着五彩棺转圈,那游天鸣等人则吹奏着平常的曲子,整个场面除了宏亮的唢呐声,显得有几分冷清,另外一些人则蹲在堂屋外面抽烟,若不是有棺材的存在,很容易令人产生一种错觉,这不是丧事场地。

    看到这场面,我心里极度不舒服,玛德,就这样办丧事怎么对的宋茜曦,怎么对得起她临死之前的交待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这种想法,令我围着棺材转圈时,脚下不由加快几分,脑子一直在想着怎样让丧事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过了半小时的样子,那李建刚抱着两个小孩过来,令我诧异的是,他身后跟着一个人,正是韩金贵,那韩金贵手里拿的是火龙纯阳剑。

    一见到韩金贵,我立马想起王木阳的话,下意识紧了紧拳头,玛德,这人城府太特么深了,本以为这韩金贵人还不错,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演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韩金贵见我盯着他,尴尬的笑了笑,立马垂下脑袋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不想搭理他,就觉得这韩金贵过来应该有目的,警惕地瞥了他一眼,低声道:“你师傅呢?”

    我这话的言外之意是,我已经你是道虚的徒弟了。

    那韩金贵一愣,干笑两声也不说话,将手中的火龙纯阳剑朝我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意思,这韩金贵既然是道虚的徒弟,他应该拿着火龙纯阳剑交给道虚才对,怎么会还回给我?

    带着这种疑惑,我问他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没什么,我这次过来就是将火龙纯阳剑物归原主,但愿宫主领着他们八仙能干出一番事迹。”

    我更加疑惑了,他们八仙?这什么要告别啊,就说:“你要走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师傅于我有授艺之恩,如今师傅他老人家身边缺人手,我需要回到他老人家身边,而作为曾经的八仙,我已经将宫主传于你,这火龙纯阳剑理当交于宫主之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些看不懂韩金贵,我幻想过他会拿着火龙纯阳剑回到道虚身边,也幻想过他会继续回八仙宫当宫主,但,我从未想过他会将火龙纯阳剑交回来,这让我诧异的很,就问他:“你不怕道虚找你事?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“师傅是外人,不懂八仙的苦酸,我从业几十余年,对这行有着深厚的感情,即便师傅要惩罚,这火龙纯阳剑也必须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后退了几步,双腿朝地面跪了下来,吓得我连忙走过去,准备扶起他。

    他朝我罢了罢手,说:“宫主,这是我最后一次当八仙,还望宫主允许我参加这场丧事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他这是唱哪曲?就问他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不想背着叛徒的名义退出八仙宫,也不想被人指着后背说三道四,我想…堂堂正正退出八仙宫,作为八仙,我从未后悔从事这个行业,从入行以来,我一直深爱着这个行业,深爱着八仙宫,我生是八仙宫的人,死是八仙宫的鬼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声音变得格外苦涩,眼角隐约有些泪痕,若不是真苦,堂堂七尺男儿,哪会轻易掉泪。

    “宫主,恳请您了。”那韩金贵朝地面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“宫主,看在金贵叔这些年为八仙宫做过不少好事的份上,还请您允许他的请求。”李建刚擦了擦眼睛,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宫主,金贵叔既然知错了,咱们八仙宫就答应他的请求吧!”风调雨顺四兄弟在边上说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何尝不想让他掺合这场丧事,但,我始终无法忘了他是道虚徒弟的身份,李建刚等人之所以劝我,那是因为他们并不明白这里面的利害,他们是以为韩金贵跟游松的事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有些难办,一方面想同意韩金贵的请求,另一方面却又担心韩金贵是在唱苦情戏,万一他要是听命于道虚来搞破坏的,整场丧事可就废了啊!

    “九哥,我看韩金贵是真心知错了!”那杨言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后,我走到韩金贵边上,低声道:“你师傅知道你来这了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!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抬眼朝他看去,就发现他耳根处有一道红印记,像是被煽的,若是没猜错,他与道虚应该是发生了一些冲突,就说:“那行,不过,前提是,这场丧事中,你必须寸步不离地跟着我!”

    我这是担心他与道虚有啥交集,万一耳根子一软,听了道虚的话,我们这群八仙可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那韩金贵面色一喜,连忙站了起来,朝我说了一句谢谢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声谢谢在我听来显得格外沉重,像是做了某个决定一般。

    我急着办丧事,也没怎么在意,就让他先在堂屋内待着,我则从李建刚手中接过那俩小孩,又给这俩小孩披上一块白布,然后在他们腰间系了一条麻布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抱着这俩小孩走到棺材前,朝死者作揖,又朝死者说了几句话,大致上是告诉死者,他后人已经接来了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让李建刚抱着俩小孩站在边上,我则掏出阴阳卦朝地面抛了过去,松口气的是,这次扔出来的卦象显示宝卦,也就说是死者已经同意吹奏《百鸟朝凤》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立马让游天鸣准备吹奏《百鸟朝凤》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面色一喜,立马准备人手吹奏《百鸟朝凤》,刚开嗓子,两道人影出现在我们面前,他们俩虎视眈眈地盯着我,看这架势,是来找事的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沉,“王木阳,道虚,你们俩好上了?”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