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7章 五彩棺(119)
    刚走了不到七八步,那王木阳也不知道与道虚发生了什么冲突,只听见‘啊’的一声惨叫,扭头一看,那王木阳一脚踹在道虚身上。

    我有些反应不过来,那道虚不是挺牛/逼么,怎么被王木阳一脚给撂倒了?

    这巨大的落差感令我有些懵了,脑子不由想起一句话,金絮其外,败絮其内。

    用这话形容道虚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但,刚才与道虚对话,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有股气场,并不像弱不经风的人呐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王木阳拍了拍手,朝我走了过来,一边走着,一边说着,“这老匹夫,真当老子不敢揍你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哭笑不得,也没多想,就准备回。

    很快,那王木阳追上我脚步,一把拉住我,“陈九,你不好奇道虚的事?”

    “好奇!”我很直白的说出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不想听听道虚的故事,再做决定?”那王木阳的声音好似有股魔力,令我忍不住点点头,直觉告诉我,这道虚的故事应该与我们抬棺匠有关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见我点头,打趣道:“不错,没传说中那么食古不化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瞥了他一眼,也不说话,主要是,我没心情跟他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说到这道虚啊,以前也是个人物,玄学协会会长愣是凭实力打拼出来的,只是…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大概是几年前吧,这道虚身上发生了一件事,让他实力尽失,形容废人一般。但,按照玄学协会的规矩,每十年换一次会长,今年正好是第十年,也是道虚卸任的时候,他想着在我们中间选一人替他说话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那王木阳顿了顿,叹声道:“说白了,他以前仇人挺多,一旦没了会长这个身份,以前的仇人会寻上门,再无这般宁静的生活,离死估计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你替他说话,倒也说得通,我人微言轻,哪有资格替他说话!”

    我说出了心里的疑惑。

    他一笑,“你不懂玄学协会里面的门道,自然会这么说,等某天你知道这里面的门道,你自然不会这般说道,我只能告诉你,玄学协会看似第一会,风光无限,实则这里面**不堪,各行各业都想着在里面占个位置,各种龌龊手段层出不穷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叹了一口气,“更多的情况,你问下蒋爷就清楚了,他老人家也正是看破这点,只在玄学协会挂了一个名头,心中并无玄学协会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愣了一下,还真别说,要是王木阳不告诉我这话,我特么一直把玄学协会当成了圣地,而现在,我估摸着,玄学协会就是块蛋糕,每个人想分一点,但,又不舍得出力,久而久之,这玄学协会或许真如王木阳说的那般。

    “那道虚身上发生的事,是不是跟抬棺匠有关?”

    我朝王木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的确与抬棺匠有关,甚至可以说,是我们抬棺匠让他实力尽失,就拿他那双眼睛来说,没出事之前,协会内一直流传着他的眼睛媲美齐天大圣一双火眼金睛,能看穿世间万物,甚至有传言,他的眼睛与马王爷的第三眼有着某种联系,当然,这些都是传言,不过,可以肯定的是,这道虚以前是个狠角,现在么,与农老人没啥差别,也就靠忽悠人骗点助力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朝上河看了过去,好似想起什么事,神色萎缩了不少,低声道:“小松正是受了那道虚的蛊惑,这才跟我对着干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只觉得浑身一颤,就问他:“那韩金贵呢?”

    “他啊!应该是道虚的第四弟子!当年他能当宫主,也是这道虚在背后使力,可以说,韩金贵是道虚的第一人助手,一来俩人是同,二来嘛,有人说,韩金贵是道虚的私生子,是真是假,只有当事人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王木阳一直看着我,眼神尽是笑意。

    我明白他意思,估计是告诉我,那韩金贵跟道虚是一起的,让我别对韩金贵有指望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又问他:“道虚的其他弟子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五人,其中的大弟子跟二弟子依旧在玄学协会就职,第三弟子应该在西北某个组织就职,第五弟子与第六弟子最为神秘,这些年,我调查了不少,鲜少就找到他们的资料,就连他们的名字也未能查出来,正是忌惮这点,我一直不敢动道虚,怕的就是他拼尽最后一丝希望,与我们抬棺匠鱼死网破。”

    说着,王木阳旧事重提,又问我:“陈九,你就不考虑一下脱离玄学协会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“你想多了,我还没入会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惊呼一声,诧异地盯着我,“我在玄学协会名单上见过你名字啊,职位挺高的啊,好像是南方某顾问,怎么可能没入会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也纳闷了,我敢肯定的说,我绝对没有入会,要知道除了拿度碟,我的第二梦想便是进入玄学协会,而现在王木阳说在玄学协会见过我名字,这特么不是扯淡么?

    于是乎,我对他说,“可能是同名同姓吧!我是真没入会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那份名单上面写的很清楚,湖南、衡阳、坳子,陈九,行业,抬棺匠,除了你不可能有第二人。”

    他双眼一直盯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我更加疑惑了,这不可能,我特么连京都都没去过,怎么可能入会,还有就是,办这场丧事之前,玄学协会那边的人找过我,说是给我考核的资格,这根本就是矛盾的事。

    可能是某处地方出错了吧!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不想再继续纠缠这事,管他道虚什么算计,管他玄学协会什么名单,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上河走了过去,打算先弄好丧事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好似不希望走,见我朝上河走了过去,他跟了上来,一边走着,一边说:“陈九,考虑一下,未来的抬棺匠就看你我二人的戏,想要这个行业鼎盛,咱们二人必须通力合作,先除道虚,再退协会,建我们抬棺匠自己的体系,恩泽世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