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9章 五彩棺(111)
    记住

    刚弄好鲜血,我找了一根铁棍,将鲜血完全融入猪油当中,又通过高温让那猪肉解固,就准备将猪油倒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游天鸣好似看出什么名堂,一把拉住我,沉声道:“九哥,这样恐怕有些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说:“听师傅讲,鬼花有些特殊,若是加入你的鲜血,恐怕会令你阳寿受到影响,搞不好会折阳寿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这事我早就考虑过,而眼前这种情况,唯有这么一种办法了,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拿起那猪油朝鬼花的枝干倒了上去。

    陡然,整间堂屋的气温在这一瞬间升华了,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热量包裹在我们周边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三四秒的样子,那红光更甚,气温也随之高涨。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难道这猪油没用?

    刚生出这念头,我只觉得四肢被抽干了,浑身使不上一丁点力气,直愣愣地倒了下去,口吐白沫,四肢下意识地抽搐着。

    我急了,玛德,这什么情况,我怎么会中招?

    那梨花妹跟游天鸣一见我情况不对,他们哪里还顾得上那五彩棺,连忙跑到我面前,那游天鸣一把摁住我人中处,梨花妹则在边上急道:“陈九哥哥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头脑异常清醒,就是觉得四肢使不上力,就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,只能感觉到身子被什么东西捣鼓着,耳边有两道急促的声音,但,听不清那声音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,我并不知道,当我醒过来时,人已经出现在医院,时间是深夜四点,梨花妹、杨言、陈二杯、李建刚等人围在我边上。

    一见他们,我的第一个反应是问梨花妹,“堂屋内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好了!好了,好了!”那梨花妹一把扑在我身上,不停地拍打我胸脯。

    这让我微微一愣,抬眼朝杨言他们看了过去,就发现他们看我的眼神格外怪异,正准备开口,他们唰的一声,齐刷刷的跪在床头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更疑惑了,就问他们,“你们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说着,我拉了梨花妹一下,意思是让她起来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梨花妹死死的抱住我,死活不松手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任由她抱着,眼神再次朝杨言他们看了过去,就发现他们跪在地面,既不说话,也没啥动作,就那样跪在地面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怎么了?”我冲他们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那杨言叫了我一声,声音有几分深沉,说:“这辈子,啥话也不说了,这条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霍然起身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他转身的一瞬间,我看到他眼角的位置掉了一些液体,要是没看错,应该是眼泪。

    这让我愈发疑惑,他们这群人这是咋了?我啥也没干啊!跪我干吗?莫不成他们当我死了,给我跪丧呢?

    想到这,我苦笑一声,看着陈二杯,还没来得及开口,那陈二杯倒也麻利,站起身就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李建刚、风调雨顺等人学着陈二杯的动作,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后,病房内就剩下我跟梨花妹,这让我差点没抓狂,他们这群人到底是怎么了,连忙推了梨花妹一下,问她:“游天鸣呢?还有韩金贵呢?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瞥了我一眼,我看到她一脸疲惫之色,眼角有不少泪痕,想必是我晕迷这段时间,她没少哭过,就说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深呼一口气,又朝病房内打量了一眼,见病房内只剩下我们俩,她心情好似放松了不少,直勾勾地看着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有些受不了她的眼神,干笑两声,又问她:“游天鸣呢?还有韩金贵呢?”

    她好似想起什么,失声哭了起来,一边哭着,一边不停地拍打我,说:“你这死人,怎么那么倔。”

    我不懂她意思,就问她原因。

    她捋了捋额前的秀发,开始给讲起了我昏迷后的事。

    说是,我晕迷后,她跟游天鸣有些急了,就准备抬我去医院,偏偏在这个时候,那五彩棺却出现了异变,先是整间堂屋变得跟火炉一样,隐约能看到黄纸冒烟,足以证明当时的气温,后是整间堂屋充斥着红光。

    那红光格外诡异,用梨花妹的话来说,那红光照在身上,令人感觉皮肤在燃烧。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,特意倦起衣袖让我看了一下,她整条手臂布满那种红点点,看上去狰狞的很,她又将上衣稍微倦了一点,跟手臂的情况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问她会不会影响以后。

    她告诉我,看过医生了,过个十天半个月会自动消失。

    我又问她,后来发生了什么事,杨言他们为什么会下跪。

    她说,堂屋内充斥那种红光后,本以为她跟游天鸣会殒命于此,谁曾料想游天鸣的师傅居然出现了,要说那老人家也是够奇怪的,出现后,并没有直接解决五彩棺的事,而是将杨言他们叫了回来,让他们感受一下堂屋内的红光,说是那红光有鸿运齐天的寓意在里面,照一下,对以后的运势的会有好处。

    对于那红光,老人家的解释是,那是我十年的生命之力,蕴含了一些小型气场,而梨花妹却告诉我,那红光并非什么生命之力,而是化学反应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我更偏向老人家的解释,原因在于,我给自己算了一下大致上的寿命,果真少了十年。也正是这十年寿命,杨言他们才会下跪,还有一点便是,老人家对杨言他们说,没有我,他们一众人早就死了,又告诉杨言他们,一人欠了我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对于老人家的行为,我有些想不明白,他从一开始就说,不掺合这场丧事,怎么会突然出手?倘若要出手,为什么不早点?非要我浪费我十年生命,试问一下,人生能有十年?

    揣测了半天,我实在想不明白,反倒是梨花妹点醒了我,她说,那老人家之所以这样做,是在帮我收拢人心,便于管理八仙宫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