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8章 五彩棺(110)
    随着魔酸倒在鬼花上,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。『 ..

    只见,那魔酸以肉眼可见的度迅融入鬼花之中,紧接着,那鬼花表层浮现一道红晕,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煞是好看,当真是色彩斑斓,令人难以移开目光!

    那游天鸣一见这情况,立马跑了过来,喜道:“九哥,这是彩瑞,大祥之兆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从色彩方面来看,这的确是大祥之兆,等等,这颜色有些不对劲,定晴一看,我现那鬼花呈现四种颜色,青、紫、黑、黄,唯独缺少红色。

    玛德,这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啊,要知道五彩棺是以青、紫、黑、黄、红五色为主流颜色,为什么现在偏偏缺少红色?

    难道我先前只破了一煞,还有最后一煞没破?

    不对啊,五彩棺最后两煞是借助暗b仙破的,按道理来说,最后两煞应该破了才对啊!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心头一狠,找了一根尖锐的木签,刺破食指,朝鬼花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一把抓住我手臂,问我:“九哥,你这是干吗呢,现在已经五彩缤纷,证明鬼花快要失效了,你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我沉声道:“你仔细看看那颜色,是不是缺少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一愣,朝那鬼花看了过去,若有所思道:“好像缺少红色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朝鬼花上滴了一滴鲜血。

    就在鲜血接触到鬼花的一瞬间,脑子传来一阵眩晕感,浑身的气力好似在这一瞬间被抽离体外,脚下一软,整个人朝地面倒了下去,好在那游天鸣眼力见好,一把拉住我,急道:“九哥!!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身子格外疲乏,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,“快,再滴入一滴魔酸。”

    那游天鸣点点头,连忙捞起魔酸朝鬼花上淋了下去。

    或许是性子有点急的缘故,整瓶魔酸一滴不剩地全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瞬间,一股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压力感,骤然从鬼花上释放出来,我只觉得胸口一阵闷,嘴里甜甜的,‘噗’的一声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刺目的红光,以鬼花为中心骤然爆开来,不到几秒钟时间,整间堂屋被那红光照的鲜红,鲜红,宛如在堂屋内油了一层红漆般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情况,我暗骂一句不好,强忍身子的疲乏感,冲游天鸣喊了一声,“快,找猪油过来!”

    那游天鸣听我语气挺急,撒腿就跑,而外面的梨花妹见堂屋内情况不对,猛地冲了进来,她先是看了看地面的空瓶子,最后将目光盯在那鬼花身上,惊呼道:“完蛋了,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她原因。

    她说:“这魔酸是以尸香魔芋花的花粉为引子,而那棺材上面的树杆,要是没猜错,正是尸香魔芋花,完蛋了,完蛋了,都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想骂人,这魔酸怎么会跟尸香魔芋花扯上关系,再加上我先前的鲜血,这特么是雪上加霜啊!

    玛德,咋办,咋办啊!

    我急了,也顾上疲乏感,就问梨花妹,“有办法没?”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头,瞥了堂屋内的红光,沉声道:“这尸香魔芋花与魔酸应该是起了化学反应,其结果只有两种,一是在魔酸的浇灌下,尸香魔芋花的枝干芽开花,我们所有人都会习陷入深度幻境当中,最终死于幻境当中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种呢?”我强压心头的不安,朝梨花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第二种结果是,魔酸彻底腐蚀尸香魔芋花的枝干,这样一来,恐怕会凝结成一颗种子,听我导师说,这种尸香魔芋花的种子生命力极其旺盛,只需一点阳光,便能萌芽,结成最完整的尸香魔芋花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顿了顿,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继续道:“正是这个原因,这种魔酸只在我们学校的实验室出现,鲜少流露到市面,怕的就是魔酸遇到尸香魔芋花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只觉得屋漏偏逢连夜雨,本想借助魔酸彻底腐蚀鬼花的枝干,谁曾料想这魔酸居然是以鬼花的花粉为引子,我特么也是倒霉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咋办?”我深呼一口气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说:“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我们只有等化学反应后再看结果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就说:“要是出现第一种情况,咱们这不是等死么?”

    她苦笑一声,说:“万一是出现第二种结果呢?”

    我懂她意思,估计是她也没办法,就说:“若是加入一些猪油进入,会不会起到中和的作用?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我感觉猪油有隔离的效果,更为重要的是,在我们b仙眼里,猪油乃猪身上的精华,一旦淋在鬼花上,猪油跟我的鲜血会产生一个交缠,而这种交缠会出现一个临界点,用科学的解释是中和化学反应,而用我们b仙的话来说,这种临界点被称为,祥瑞之气。

    说通俗易懂点,就是用猪代替我,有几率抵消最后一煞。

    而据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中所说,一旦五煞破了,鬼花会失去源动力,变成秋后枯树,毫无生气,整件事自然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比较迷信的说法,至于能不能起作用,我是一点把握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我这么一问,沉思片刻,道:“从化学反应来说,应该能起到中和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心中却多了一丝不安,这丝不安来源于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的一段话,说是,气从b方,只得其四,四为己血,其三为禽,其一为己,禽成事成,己成己亡。

    说白点,我是拿自己的性命在赌,赢了,皆大欢喜,输了我死,他们安全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紧了紧拳头,双眼朝堂屋外看了过去,正好看见游天鸣端着一盆猪油进来,由于气温的缘故,那猪油呈固体状,我先是咬破自己舌尖,滴了七滴鲜血在猪油上面,后是割破自己左右食指以及左右大脚趾,分别滴入七滴鲜血在猪油上面。

    我这样做,是根据四方位来做的,其中的舌尖血代表中,寓意着吉祥,左右食指跟大脚趾分别代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。

    刚弄好鲜血,我找了一根铁棍,将鲜血完全融入猪油当中,又通过高温让那猪肉解固,就准备将猪油倒上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