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7章 五彩棺(109)
    记住

    这下,我完全可以肯定这其貌不扬的东西,正是鬼花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摸起杀猪刀就朝鬼花伸了过去,打算把那鬼花给拆下来。

    令我诧异的是,就在杀猪刀碰到鬼花的一瞬间,手头传来一阵炙热感。

    起先,我也没在意,正准备使力,陡然,那股炙热感越来越强,隐约有些烫手了,吓得我连忙将杀猪刀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听到哐当一声响,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,那…那…那杀猪刀竟然融化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看花眼了,死劲擦了擦眼睛,定晴一看,没错,那杀猪刀居然真的融化了。

    玛德,这特么是怎么回事,杀猪刀怎么会平白无故融化。

    这根本不符合科学逻辑啊!

    要知道杀猪刀的用材一般是高碳钢,而这种高碳钢的融点一般在15摄氏度左右,这…这…这特么是怎么回事啊!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脑子有些懵圈了,就朝那鬼花看了过去,就现那鬼花隐约有些泛红,难道…是它让杀猪刀融化的?

    不是吧!书本上并没有说鬼花气温高,再说,我刚才用手触碰过鬼花,也没感觉到烫啊!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打算伸手再摸摸那鬼花。

    就在我手要碰到鬼花时,那陈二杯一把抓住我手臂,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让他来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正准备说话,那陈二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鬼花上摸了一下,摇了摇头,意思是那鬼花不烫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蹲在那鬼花边上看了又看,就觉得这树杆平庸无奇,便让陈二杯把他手中的杀猪刀递给我,再次朝鬼花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时间,先前那股感觉再次出现,我连忙丢掉杀猪刀。

    瞬间,那杀猪刀再次融化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况,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汇形容内心的震撼,这…这特么是鬼玩意啊!怎么会这般神奇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不用了不少利器去捣鼓那鬼花,这其中包括平常用的菜刀、起子、锥子,到最后连木质的褚刀也使上了,结果让人很蛋疼,每样东西不是融化了,就是自燃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着实郁闷的很,只能干看着鬼花镶嵌在五彩棺上,根本摘不下来。

    我想过用手掰下来,可使了半天力气,愣是没一点动静,反倒是手指头掰的生疼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找游天鸣他们商量起来。

    商量了大半天,压根没法。

    “九哥,有没有办法除掉鬼花的香气?”那游天鸣说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这香气是由鬼花的枝干由内向外散,根本毫无办法,唯一的办法只有将这枝干彻底摧毁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不由庆幸一番,甚好遇到的是鬼花枝干,若是遇到完整的鬼花,我们这群人就算不被那幻境给搞死,估计也会被鬼花的其它功效给弄死。

    “那咋办?”那游天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实话,我也是没办法,主要是这枝干,除了人体触碰没啥事,只要其它东西一旦触碰会被立马摧毁,当真罕人生之见。

    陡然,我想起一个人,梨花妹,她身上有魔酸,她说那魔酸腐蚀性特别强,能腐蚀一切东西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掏出手机给梨花妹打了一个电话,大致上跟她说了一下鬼花,就让她把魔酸带过来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说是她借魔酸时,校方称过重量,若是重量少了,她回校不好交待。

    好吧!本以为想到办法了,哪里晓得,会是这种结果,就准备挂电话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那梨花妹忽然在电话里面叫了一声,问我:“陈九哥哥,你当真想要魔酸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迫切需要!”

    她说:“这样吧!我可以在学校方面走点后门,用掉那么一点点,但是,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面色一喜,就问她:“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“娶我!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啥!”我惊呼一声,这梨花妹什么神经啊,怎么会提这个要求?这特么不是扯淡么。

    她一愣,淡声道:“怎么?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不愿意!”我脱口而出,要知道这场丧事后,程小程有可能出现在我面前,我可不想在这节骨眼上出啥岔子。

    “陈九哥哥,你确定不考虑一下?”她一笑,淡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再想办法!”我立马拒绝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别啊!再考虑呗,本姑娘在学校可是万人迷,现在倒贴给你,你就不动心?”也不知道那梨花妹出于什么心态,引诱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我直接挂断电话,脑子不由想起程小程的样子,也不知道为什么,一想到程小程,我心里有股很奇怪的感觉,暖暖的,甜甜的,就如情窦初开的小男生。

    刚挂断电话,电话又响了起来,是梨花妹的电话,我摁了一下通话键,就说: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二十分钟后到!”那梨花妹丢下这句话,便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这让我微微一喜,也没说话,收起手机,把这消息告诉游天鸣他们,就跟他们在堂屋外面休息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十分钟,一道汽鸣声响了起来,应该是梨花妹来了。

    “天鸣,你是本地人,替我去村子里借点桌椅板凳,明天丧事会用到。”我朝游天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起身朝边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那梨花妹正好赶到堂屋门口,她面色有些不善,冲着我就吼了一句,“陈九,老娘就那么不受你待见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,就愣在那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见我不说话,好似火气更大了,凑过来,就推了我一下,“陈九,老娘告诉你,你师傅说过,老娘是你媳妇,这是上天注定的事,你逃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本来想放几句狠话,但,想到魔酸还在她手里,我也不敢说话,就一个劲傻笑。

    “笑,笑,就知道笑,除了笑还能干点正事不?”她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将魔酸递了过来,说:“你给我看着点用,别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接过魔酸就朝堂屋内走了过去,那梨花妹想跟上来,我立马出声给制止了,让她留在外面。

    进入堂屋,我先是摸了摸那鬼花,温度正常,拧开瓶盖,倒了微量的魔酸在上面。

    随着魔酸倒在鬼花上,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