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6章 五彩棺(108)
    记住

    刚进入堂屋,我正准备让陈二杯小心点,就现他面色有些不对劲,忙说:“尽量少呼吸!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一手捂在鼻子处,跟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见此,我怕鬼花会刺激到大脑中的多巴胺,便找了条毛巾,沾点水,绑在鼻子处,然后朝五彩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按照我先前的猜测,五彩棺外面应该包裹了一层木料,我先是伸手摸了一下棺材,入手的感觉阴阴凉凉的,用力敲了敲,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让我愣了一下,若真是裹了一层木料,声音应该没这么清脆才对。

    难道是我猜错了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找来一把杀猪刀,作了几个揖,又说了一通好话,大致上是说,迫于无奈,需要剖一小块木料,还望死者莫见怪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在棺材边缘地带撬了一小块,还真别说,这一撬,我立马现了问题的关键,那便是,我撬下来的这块木料,居然呈片状,也就是说,这块木料与棺材本身并不是一体的。

    一现这情况,我面色一喜,又在边上继续撬了一小块,跟先前一模一样,定晴一看。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忍不住赞了一句,“好漂亮的棺材!”

    只见,那棺材在灯光照耀下银光褶褶,看上去煞是好看,甚至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坦诚说,入行这么久以来,我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棺材,伸手一摸,滑滑的,软软的,再摸,暖暖的,煞是奇特。

    玛德,那王木阳为了坑我,倒是舍得下血本,要不是在六丁六甲葬经篇看到过类似的介绍,我很有可能拿这五彩棺当普通棺材。若真是这样,我估摸着,一场丧事下来,不知多少人会陷入幻境当中,更不知道这场丧事要死多少人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陈二杯俩人各自拿着一柄杀猪刀,开始在棺材上捣鼓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耗时四十来分钟,一口崭新的棺材出现在我们面前,只见,这棺材浑身银光褶褶,与普通棺材大小相近,棺头雕刻一朵洁白的莲花,象征着死者下半生出身干净,棺头两旁用小篆体雕刻八个大字,左边是祥云獻n瑞,右边是祥麟威凤,最上面的位置是一个圆形的红点,约摸成人手掌大。

    整口棺材给人一种厚重感,用时髦一点的话来说就是高大上。

    一看到五彩棺的真身,我有些纳闷了,古时候用这种棺材装穷凶极恶之人的尸体,倒是下足了血本,就拿这棺材的经济价值来说,足以购买五口到八口普通棺材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五彩棺的做工,只能用鬼斧神工四个字来形容。

    看着这五彩棺,我有些愣,忍不住连赞了几声好棺,要不是这五彩棺有五煞以及鬼花的存在,我甚至幻想过,等我老去那天,躺入这样的棺材,也不枉在人间走一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游天鸣在堂屋门口喊了我一声,“九哥!”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就现他正准备进来,我连忙阻止他进入堂屋,让他有事在外面说就行了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倒也没问为什么,就说:“九哥,人联系好了,加上我自己的人,一共四十九个唢呐匠,我的那些人11点前能赶过来,其它的唢呐匠估计要明天早上六点左右才能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我让他叫这么多唢呐匠,无非是让丧事这场丧事热闹一点,就让他在外面先候着,我则打算继续寻找鬼花。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,我手机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梨花妹的电话,估计是问我们啥时候回去吃饭。

    接通电话,那梨花妹问我:“陈九哥哥,啥时候回来啊,饭菜做好了!”

    我大致上算了一下,这时间真心不好确定,主要是今晚必须找到鬼花,否则整场丧事根本无法继续,就说:“尽量快点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那梨花妹嗯了一声,又说了几句话,大致上是她做了不少饭菜,都是她亲自下厨的,让我们尽量早点回去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是醉了,挂断电话,嘀咕道:“这梨花妹什么神经,怎么会平白无故给我们做大餐?”

    忽然,一直未曾开口的陈二杯拉了我一下,伸手朝棺材左侧指了指,又比划了几个手势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那地方有朵很奇怪的雕刻,只有小拇指大小。

    弯腰一看,这雕刻好生怪异,是竖着雕的,像是树杆,旁边有些微微开叉,宛如春天树木芽那种状态。

    我伸手一摸,入手有些粗糙,干涩,与棺材边上其它位置相比,这处位置显得特别拙劣,甚至可以说,根本就是出自两个人的手笔,前者是大师所为,而后者则是学徒所为。

    现这一情况,我沉思了一下,再次摸了摸那雕刻,心中愈疑惑,怎么会莫名其妙雕这么个玩意在这?

    莫不成这树杆似的东西就是鬼花?

    不对啊!我记得鬼花很漂亮啊,书上面的描写是,鬼花状若玫瑰,香若桂花,枝若古松,而眼前这树杆算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等等,难道…捣鼓这五彩棺的人,同情心泛滥,并没有将鬼花放置在五彩棺内,而是用鬼花的枝干作为标本镶嵌在五彩棺上。

    倘若真是这样的话,我们先前所遇到的幻觉就能解释的通了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据我所知的鬼花,它的香气能令人陷入深度幻境当中,很难自走出来。而我们所遇到的幻境,都是凭自己走出来的,也就是说,这鬼花的威力并没有完全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否则,以鬼花的香气,至少能让我们迷失自己大半天,甚至会在迷失中选择自杀。

    可,现在的情况却是截然相反,那香气只困了我们片刻时间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确定下来,这树杆似的东西,恐怕就是我们要寻找的鬼花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蹲下身,掀开鼻子处的湿毛巾,朝那树杆嗅了一下,香气扑鼻,刺得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,脑袋昏昏沉沉的,险些摔了下去,吓得我连忙用湿毛巾捂住嘴巴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