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95.第995章 五彩棺(107)
    

    那游天鸣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若有所思地问我:“九哥,你是不是帮过别人一个大忙?”

    我不明白他意思,做我们这行,也算是行善,真要算起来的话,我们接手的任何丧事,都算是帮了主家的大忙,就问他:“这话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他微微沉思,开口道:“我听师傅说过这鬼三声的事。 ”

    我面色一喜,忙问他:“鬼三声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听师傅讲,人死后会留有一口浊气,这口浊气在道士们眼里被称为阴气,说是久而不散,会导致尸体便僵硬,久而久之会变成电视上面演的僵尸,不过,在一些玄学人士眼里,对于这口浊气却有不同的理解,就拿师傅来说,他老人家说,世间万物有阳必有阴,有仇必有恩,而这口浊气会根据死者临终的心愿,演变成奀(en)气或丒(chou)气,奀气成,必报恩于施恩者,丒气成,必复仇于施凶者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我一知半解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猜测,这鬼三声或许就是那种浊气演变而来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那口浊气应该是演变成奀气了,报恩于你,至于这鬼三声的代价,有点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着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急了,就问他有多大。

    他一字一句地说:“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脚下朝后退了几步,脑子不由想起一道身影,宋茜曦!

    一想到宋茜曦,我浑身一懵,难怪先前觉得那声音有点熟悉,却想不起来,现在一想,那声音应该是宋茜曦了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见我没说话,就问我:“九哥,想起来了没?”

    我脸色一白,点点头,也不说话,双眼朝死者看了过去,心中苦涩的很,倘若游天鸣的话就是真相,那么这一切都好解释了,先前我想引诱游松自杀,结果被一支神秘的‘手’捂住嘴巴,让我没有犯错。

    再后来就是眼前这一幕,也就是说,宋茜曦她替我报仇,而代价是她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心里格外不是滋味,我对她不过是举手之劳,并没有为她做什么,而她却…。

    都说ao子无情,戏子无义。

    然,宋茜曦迫于无奈干了那一行,所表现出来的动作却是有情有义。

    相比那些西装革履的正人君子,一切尽在无言中。

    或许就如老秀才说的那般,他说,万事都有两面,有好的一面,同时存在坏的一面,无论出身贫贱或富贵,从事的行业高贵或低贱,最终恒定一个人的好坏,并不是那富贵的出身,也不是行业的高贵,而是性。

    我脚下一软,险些摔倒了,那游天鸣一把拉住我,轻声道:“九哥,如果这鬼三声真是由报恩之人发出来,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坏,甚至可以说,或许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不说话,伸手朝死者摸了过去,不知道是眼睛疼,还是怎么回事,一股暖流从眼角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我手臂即将接触到死者时,陡然,那尸体像被什么东西抽空了一般,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‘砰’的一声倒在地面。

    随着尸体倒地,那游松身子表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冰,不到三分钟时间,那游松已经成了冰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切,我心里没有丝毫报仇后的快感,相反,一股愧疚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宋茜曦!”我嘀咕一句,脚下一软,跪了下去,朝死者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一见我动作,也跟着跪了下来,陈二杯也是如此,我们三人就这样跪在死者面前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过了多久,就知道脚下有些酸麻,整个身子也显得格外疲劳,我对游天鸣说,“天鸣,你的唢呐队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十三人!”他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多弄点人过来?”我说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说:“可以去其它镇子叫些人过来,大致上有五十人左右吧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淡声道:“把所有的唢呐匠全部叫上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他好似不明白我意思。

    “明天,我要大办特办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站起身,抬头瞥了一眼天空,心中宛如打翻了五味瓶,酸甜苦辣咸俱在。

    “好!”他点点头,站起身,说:“九哥,我先去联系人,明天什么时候要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要,越快越好,我不想让这堂屋冷清下来,我怕堂屋一旦冷清下来,愧对宋茜曦临终前的心愿,更怕寒了她的心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我脑子一直在回想着宋茜曦临终前的吩咐,她说,她希望我替她父亲办一场盛大的丧事。

    如今,事已至此,我发现除了把丧事办好,毫无任何办法回报她。

    “好!”那游松说完这话,朝外面走了过去,想必是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面对两个问题,一是游松的尸体,二是堂屋内的五彩棺。

    这第一个问题,倒好解决,直接找床凉席裹着,丢到荒山野岭即可。但,作为八仙,要是真的这样做了,我怕会招人话柄,好在那游松是下河村人,与上河村相隔不远,唯有给下河村的人报个信,让他们来领尸。

    考虑到父亲说到鬼三声的表情,我不敢贸然让他们来领尸,打算先处理一番,再交于他们。

    至于第二个问题,我考虑的是鬼花,只有先找出鬼花,剔除鬼花,才能让整场丧事顺利办下去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愣在那,就打算先搞定游松的尸体,掏出手机给下河村村长打了一个电话,然后领着陈二杯找了一些黄纸、蜡烛、元宝、鸡公、麻绳以及黑狗血。

    准备好这些东西,我先是用明火烧了一下游松的尸体,就发现这尸体表层的冰块,好似不怕火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象征性地烧了一些黄纸、蜡烛、元宝在尸体前,然后用侵过黑狗血的麻绳绑在尸体上,最后杀了一只鸡公,算是敬神吧!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时间是晚上八点,下河村村长正好领着**个村民走了过来,我跟他简单的讲解了一下游松的死因,又告诉他们抬尸体的时候,尽量绕小路走,别走大路。

    吩咐好这一切,他们朝我道了一声谢,抬着游松的尸体就准备回村。

    本以为游松的尸体就这样抬了回去,然而,令我没想到的是,在抬到半路的时候,也不知道从哪冒出一群野狗,愣是将游松的尸体啃得干干净净,连骨头渣子都没剩下。

    那下河村村长,跟我讲这事的时候,满脸不可思议,哪怕到了现在,我依旧能清晰记得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曾问过他,怎么不将那群野狗赶走。

    他说,那群野狗像发疯了一样朝他们冲了过来,奇怪的是,那群野狗并没有伤害他们,而是咬住游松的尸体,拉着就跑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是下河村村长后来跟我说的,当时的我看着游松被他们抬走,并没多想,便领着陈二杯朝堂屋内走了过去,打算寻找鬼花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