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94.第994章 五彩棺(106)
    

    那杨言好似不明白我意思,愣在那,也不走,就问我:“九哥,什么鬼三声啊!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关于鬼三声,我听父亲说过,那时候我正在念高一,我们村子发生了一件格外奇怪的事,说是某天夜里,我们村子一妇人趁着夜色,打算跟邻村一男子私会,行那翻云覆雨之事。

    途中,忽闻有人在背后叫她,要说那妇人也是命中注定有此劫难,也不敢出声,猫着身子,就朝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诡异的是,那声音一连叫了三声,每一声只有三个字,“你,该死。”

    待三声过后,那妇人起先也没在意,约摸走了七八步,陡然,她整个身子愣在那,宛如被什么东西冻住一般。

    当我们村子人发现那妇人时,她已经被冻成冰雕,大伙帮忙把她尸体弄出来。

    当时,我父亲也在场,一共是八个人在那帮忙,具体发生了什么事,父亲并没有告诉我,他只告诉我,帮忙的八人,唯独他一个人完整的活了下来,另外七人,四死三伤。

    我曾问过父亲,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他对我说了三个字,“鬼三声!”

    我问他什么是鬼三声。

    他当时的表情很严峻,告诉我,让我听到鬼三声,必须不顾一切跑,切莫久留。

    而现在听到那王木阳说鬼三声,要说不害怕,那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当下,我又催了杨言一句,“快走!”

    令我郁闷的是,那杨言像好奇宝宝一样,问我:“九哥,你还没说什么叫鬼三声呢!”

    我急了,玛德,我也不知道什么叫鬼三声,唯一知道的是,这鬼三声不是什么好事,就沉着脸,说:“别特么废话了,赶紧滚!”

    那杨言见我表情不对,就说:“九哥,我跑了,你呢!”

    “别管我!”我冲他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,又看了看边上的游松,最终一狠心,就说:“九哥,你不走,我不走!”

    “对,你不走,我们都不走!”

    风调雨顺几兄弟以及游天鸣他们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,我特么急死了,当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,我也顾不上什么了,冲着他们就大骂,“马币,现在是撑义气的时候么?你们就特么这么想死,滚,都给滚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杨言他们一愣,在我身上盯了很久,那游天鸣走了过来,轻声道:“九哥,我不管那鬼三声是什么东西,我只知道师傅让我跟在你身边,没有师傅的允许,我绝不轻易离开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想揍他,这特么不是添乱么?正准备说话,那韩金贵走了出来,他一脸疲惫之色,先是诧异的瞥了死者一眼,后是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开口道:“宫主…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冲着他就喊:“金贵,你先领着他们走!剩下的事,让建刚大哥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怕杨言他们再问下去,阴着脸,厉声道:“想要我死在这里,你们便继续耗下去!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

    “宫主!”

    他们叫了我一声,好几次想开口,一看我脸色不对,谁也没开口,到最后还是杨言开口了,他说:“九哥,我们就在村口,有事叫一声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紧绷的脸色松了一些,缓缓点头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随后,杨言、李建刚、韩金贵以及风调雨顺几兄弟先后离开,唯有那游天鸣跟陈二杯两人傻愣愣的站在那,在这期间,那杨言拉了他们好几下,他们死活不愿离开。

    待杨言他们离开后,那游天鸣走了过来,轻声道:“九哥,你在,我在!你不在,我不在!你死,我死,你活,我活,这是师傅对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陈二杯走了过来,他身上有不少伤痕,应该是与王木阳他们发生争执所造成的,他比划了几个手势。

    我懂他手势的意思,大致上是,除非他死了,否则,他绝对不会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俩,我心里某根神经好似被牵动了一下,要说陈二杯会如此,我丝毫不意外,一则陈二杯与我的关系,看似异性兄弟,实则我们俩早已视彼此为亲兄弟,而那游天鸣的行为着实让我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我跟他相识不过几天,完全没必要留下来啊!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他几句,不过,考虑到眼前情况比较急,我也不好问,便在他身上盯了一会儿,轻轻点头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原本还算热闹的堂屋,独剩我们三人留在门口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相视一眼,谁也没说话,在彼此眼神中看到一丝死的决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先退到一边!”我朝游天鸣跟陈二杯说了一句,双眼朝那游松看了过去,就发现,在我们说话这会功夫,那游松还保持着先前的动作,整个身子已经被冻了一部分,隐约能看到一层冰渣子。

    我伸手摸了一下,入手的感觉格外阴冷,就好似摸得是冰块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发现让我愈发疑惑,只是被死者叫了三声,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?这已经完全超脱科学的解释范围了,唯有用诡异二字,才能形容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我又朝那死者看了过去,他还是那副动作,单手指着游松,另一只手臂垂直于大腿一旁,脸色却显得格外难看,说是糜烂也不足为过,原因在于,我发现脸上的肉居然呈下垂状态,隐约有脱落之意。

    这一发现,令我心头愈来愈疑惑,按照我的猜测,死者之所以会行动,应该是被什么鬼魂附体了。

    可,眼前这一切,让我立马推翻心中的猜测了,若真是被附体,尸体决计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先前死者开口说话,听声音有些耳熟,就是想不起来是谁。

    玛德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游天鸣走了过来,我问他过来干吗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头,在死者身上盯了老长一会儿时间,缓缓开口道:“九哥,我或许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他知道?就让他说说看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