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92.第992章 五彩棺(104)
    

    就在开门的一瞬间,那游松追了上来,抬手就是一刀捅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我扭头瞥了一眼游松,他依旧是先前那副表情,再看堂屋外那些人,一个个睁大眼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要的就是这个机会!”我嘀咕一句,将身子朝左边挪了一下。

    ‘噗哧’一声,是片刀插入腰间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吃痛一声,拼命喊:“救命!”

    王木阳等人看着这一幕,一个个饶有兴致的看着,并没有过来帮忙,而风调雨顺几兄弟则朝我们这边跑了,奈何被王木阳身边那些地痞流氓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心头一狠,我要的就是人证,如今,这么多人看着,我特么就算弄死游松也是正当防卫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一把抓住那片刀,按照我的意思是,直接捅了那游松,但,考虑到人数还不够多,更为重要的是,堂屋外面这些人,不是王木阳的人,就是我的人,真若闹到法院,我可能会吃亏。

    “再闹一下!”

    打定这个主意,我拨开人群朝堂屋前面的坪地跑了过去,一边跑着,一边歇斯底地喊着救命,那游松则拿着片刀对我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大概闹了三四分钟时间,不少村民围了过来,对着我们指指点点,没任何一个人前来帮忙,而我身上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了,跟血人没啥差别了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,看着干吗啊!来帮忙啊!”我冲着围观的人,故意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静,死一般的寂静,没任何一个人上前,都站在边上指手画脚,更为气人的是王木阳,那货居然跟身边的人聊了起来,或许是他有些得意忘形,说话的声音有点大。

    我清晰的听到他说,“你们猜猜陈九身上的鲜血还能流多久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冷笑一声,要是没猜错,那王木阳从一开始便打算让我跟游松内斗,他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明白王木阳为什么会这样对游松,不过,我有一点我敢肯定,那便是王木阳与他身边那伙人,估计没表面上那么和谐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盯着王木阳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好似注意到我目光,冲我一笑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再理会他,继续先前的追赶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又捣鼓了七八分钟时间,或许是流血过多的缘故,我感觉体力有些不支,脚下的步伐不由慢了几分,而那游松却宛如打了鸡血一般,依旧拼命追着我!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我再次歇斯底了喊了一句,为了装的逼真一点,我心头一狠,重重地咬了舌尖一下,一口热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宫主!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

    风调雨顺几兄弟以及游天鸣喊了一声,一脸紧张地看着我,手头上不停地推那些地痞流氓。

    “陈九,我看好你!”那王木阳在边上吆喝一声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真想活撕了那货,玛德,这王木阳看上去风度翩翩的,实则内心龌蹉的死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鼓作气朝前面跑了几步。

    很快,那游松追了上来,令我着急的是,我发现那游松的目光居然渐渐地变得有些正常了,没有先前那般呆滞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他快要走出幻觉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有些急了,脚下故意放慢几分,不到三秒钟时间,那游松已经追上我,抬手就是一刀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脚下一软,故意朝地面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游松见我倒地,举着片刀朝我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眼瞧就要劈到我身上,我灵机一动,人在幻觉中,所有的行为都在幻觉中迷失,甚至可以说,所干出来的动作,全是下意识的,毫无章节可言,我打算一步一步引诱他,令他自杀。

    没错,从发现游松陷入幻觉当中时,我已经开始盘算着如何引诱他自杀,但,考虑到人证的问题,才会闹刚才这一幕。

    而现在,戏份已经演足,无须再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冲游松轻声道:“小松,你死后,我会照顾好你父母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我是模仿王木阳说话的语气,目的是让游松误以为王木阳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游松表情一怔,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停了下来,嘀咕一句,“木阳大哥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面色一喜,与我猜想中一模一样,这游松潜意识中对王木阳甚是尊重,先前他之所以要杀王木阳,估计是陷入深度幻觉当中,把我当成了王木阳,这才一路追着要杀我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情况不同了,那游松已经处在一种亦真亦假的状态中,说白点,他快要走出幻觉了,但,他整个心智,还是沉迷在幻觉当中。

    这种状态很玄乎,打个简单的比方,就好比人睡觉的时候,身体很虚弱,整个人精神处在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,却能听到外界人在叫喊自己名字,更为玄乎的是,当事者会下意识的应一声。

    此时的游松,正处在这种状态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死了。”我再次轻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死了?”他目光呆滞的看着我,嘀咕道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继续道:“你不但死了,更被王木阳拿着片刀,一刀刀割你的肉,一刀…一刀…一刀地割下去!”

    “一刀…一刀!”他嘀咕道。

    见此,我知道那游松已经彻底迷失了,但,碍于旁边有人看着,我不敢大意,故意抬脚踹了他一脚,那游松顺势倒在我旁边,我一把抓住他手臂,朝我手臂上划了过去。

    痛,火辣辣的疼痛。

    我再次喊了一句:“杀人啦!救命啊!”

    刚喊出声,那游松神情一紧,我暗道一句不好,故意抓住他另一只手朝我脖子抓了过去,我则继续引诱他,“游松,你本该享富贵人生,奈何造化弄人,早早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。如今,本阎王给你一个机会,割肉还父,削骨还母,许你来世大富大贵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或许是我太激动了,声音有点大,让不少人朝我们这边看了过去,特别是王木阳皱着眉头,他好似想起什么,猛地喊了一声,“快,拿水泼小松。”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