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91.第991章 五彩棺(103)
    

    坦诚说,听到她的声音,我整颗心都酥软了,恨不得放弃一切,只想拥她入怀。

    但,残酷的现实告诉我,这一切是幻觉,倘若真的那么做了,等待我的就是死亡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狠,一把推开她,也不知道是我触觉出问题了,还是咋回事,这一下,我能感觉到她的体温。

    这让我稍微有些出神,难道这一切不是幻觉?

    不对,不对,这一切肯定是幻觉。

    我再次肯定内心的想法,缓缓闭上眼睛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《静心咒》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足足五到六分钟,我一直在念《静心咒》,而那苏梦珂则用指甲滑过我浑身任何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极其阴森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陈九,你在干吗呢?”

    这忽如其来的声音,吓得我连忙睁开眼,一看,我的老天啊,怎么是她!

    顿时,我头皮发麻,死命捂住自己的嘴,不让自己叫出来,冷汗几乎把我的衣服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只见,来人一袭红衣,头上插两根羽毛,手里拿着一把蒲扇,整张脸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,一对眼珠挂在鼻子旁边,狰狞地盯着我,是苏梦珂的母亲,乔莲儿。

    玛德,我的幻觉怎么会出现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对于这女人,我是打心眼里好怕,下意识地准备跑。

    忽然,我想起目前的处境,心头那股害怕消失了一些,但,面对这女人,即便知道是幻觉,我内心还是很害怕,主要是这女人生前的行为,已经深入我的骨髓,每每想到她,我都会噩梦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直勾勾地看着她,也不说话,就发现那女人朝我走了过去,她先是伸手朝我眼珠挖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幻觉,幻觉,幻觉。”我嘴里不停地嘀咕着。

    很快,她的手触碰到我眼珠,桀桀一笑,用力一挖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眼睛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,宛如用刀片一点一点地割我眼珠,不,比那种疼痛还要痛千万倍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低吼一声,就准备打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陡然,我想起游天鸣师傅的一句话,他说:“别相信眼睛,相信自己的心。”

    现在想起这句话,我有种大悟的感觉,他应该是从一开始便知道鬼花的存在,故此,他才会一而再地对我说,相信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想到这话,我强忍那种疼痛感,另一只眼睛睁得大大地,直勾勾地看着乔莲儿,强颜欢笑道:“这是幻觉。”

    刚说出这话,我有股莫名其妙的喜感,我特么也是够极了,遇到这种情况,居然还能说出这种冷幽默的话。

    很快,那乔莲儿挖走我一只眼珠,拿在手里看了看,对我说:“陈九,这眼珠是你欠我的。”

    言毕,她将那眼珠往嘴里一塞,嘎嘣嘎嘣地咀嚼起来,她好似十分享受眼珠的美味,一边咀嚼着,一边笑着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她再次抬手,这次,她手里多了一样工具,是片刀,蹭亮蹭亮的。

    “陈九,这一刀是你欠我女儿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举起片刀朝我心脏处捅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以为这是幻觉,也没怎么在意,正准备闭上眼睛,陡然,我胸口传来一阵凉意,紧接着,我左眼好似看到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寒光?

    一看到那寒光,我心头生出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就在刚才,那乔莲儿正好吃掉我的左眼,而现在左眼偏偏看到那一丝寒光,按照正确幻境来说,同样的伤,绝对不会出现第二次。

    这让我多了一个心眼,猛地抬手,一把抓住那片刀。

    痛,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随着这阵疼痛感,整个堂屋内的环境,在这一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先是那阵强光消失了,取而代之是一阵柔和的光线,照在身上暖暖的,后是那乔莲儿以光速地速度消失在我眼前,取而代之的是游松,他手里拿着片刀,正朝我心脏插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游松双眼呆滞,一脸愤怒之色,若是没猜错,他应该是陷入幻觉当中,还没有走出来,至于他幻境中想杀的人是谁,我猜测应该我,但是,他接下来的一句话,让我有些懵了,就觉得贵圈太特么乱了。

    他低吼道:“王木阳,我草泥马,明知会死,还让我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算是明白了,这游松应该是不愿意来堂屋帮忙,只是碍于王木阳的话,才会跟我进来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冷笑一声,玛德,正愁没机会弄死你,如今,你陷入幻觉当中,正好趁这个机会弄死你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抓住片刀,猛地一抽,霎时,手掌被割出一道深深的痕迹,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怪我!”我低声嘀咕一句,就准备上演一场正当防卫。

    当下,我故作害怕,连忙朝后退了几步,嘴里不停地喊,“别杀我,求你了,别杀我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跑着,一边朝摄像机那边瞥了一眼,直觉告诉我,那摄像机有问题,我甚至怀疑那摄像机没有录像功能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算我利用正当防卫弄死那游松,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我特么就是有千张嘴也说不清游松的死。

    不行,我必须替自己找个证人,否则,这一切都白搭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有些急了,脑子飞速的转动的着。

    忽然,我心生一计,对,就这样办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朝堂屋门口跑了过去,一边跑着,一边歇斯底地叫着,“开门,快开门,杀人了,游松要杀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外面传进来一道低沉的笑声,是王木阳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玛德,这小子果真在算计我!”我暗骂一句,双手拼命拍打堂屋门,令我高兴的是,那王木阳并没有开门,而那游松则拿着片刀一直追着我跑。

    见此,也不知为什么,我眼睛莫名其妙的有些涩涩的,一股暖流从眼角滑过。

    梦珂,看见了吗?

    你的九哥哥终于能替你报仇了。

    终于…能替你报仇了。

    陡然,我使劲浑身气力,喊了一声,“杀人啦!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音一出,堂屋外传来一阵噪杂的脚步声,我猛地朝堂屋大门撞了过去,‘哐当’一声,门开了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