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89.第989章 五彩棺(101)
    

    一听那游松的话,我哪能不明白他意思,也不说话,就朝杨言说了一句,“长毛,先点燃三支蜡烛,四柱清香、八张黄纸。请大家搜索(%¥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”

    那杨言听我这么一说,疑惑地看着我,问:“九哥…,你这是打算干吗呢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不好解释,主要是游松在边上。而他之所以问我,是因为正常情况下,一般蜡烛是点两支,清香是三柱、黄纸七张,我让点三支蜡烛、四柱清香、八张黄纸,每一样都多出来一份,也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尸体会动,无外乎两个原因,第一个原因较为科学化,说是人的反射神经在死亡后,神经会有个缓冲期,一旦被人触碰到某个点,尸体会变直立,甚至能像普通人一样行动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行走,是无意识的行走,而且距离较为短暂。

    第二个原因,较为迷信,说是诈尸是因为被别的鬼魂给附体了。

    作为八仙,我自然比较信第二个原因,也正是这样,我才会让杨言每一样多准备一份,目的是打算先礼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杨言已经将蜡烛、清香等东西准备妥当,问我:“九哥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朝游松瞥了过去,脑子一直算计着,怎样弄死他。既不能被派出所抓住辫子,又能让他死的光明正大,按照我原先的计算,是打算在丧事上,利用韩金贵在游松身边,给他使绊子,最后让游松中煞而死。

    可,现在这种情况,想要利用煞气弄死游松显然不可能,唯一能利用的便是死者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实在没想出好的主意,就让杨言、游松以及韩金贵帮忙将五彩棺翻过来,打算重新让死者入棺,至于弄死游松的事,唯有往后推推了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一众人将五彩棺翻过来,又在棺材内放入一些陪葬,由于五彩棺先前起过火,棺壁有些黑色,我找了一些红油漆,将棺材壁重新刷了一遍,让整口棺材内部看起来格外鲜红,看不出半点被燃烧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弄好这个,我打算开始处理诈尸的事,那杨言好似挺好拍的,一直躲在我身后,倒是游松挺轻松的,大摇大摆地走到死者边上,叹声道:“宋广亮啊宋广亮啊,你生前何等人物啊,死后经由那毛头小子瞎捣鼓,当真是作孽啊!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讽刺我。

    咱大人有大量,不跟他计较,便径直朝死者走了过去,我先是在死者身上摸了一番,就发现这尸体格外柔软,就像活人一般,特地是脸部的皮肤,隐约有些弹性,这让我心里咯噔一声,这情况不好弄。

    当下,我打算用最直白的办法,威胁!

    这是我惯用的办法,便让杨言准备一把杀猪刀以及一个石灰罐,又让杨言将先前用过的暗八仙给挪过来。

    刚吩咐完杨言,正准备入手准备,那游松凑了过来,沉声道:“陈九,作为抬棺匠,我不得不说道几句了,咱们抬棺匠是有职业操守的,你拿着杀猪刀、石灰罐,万一伤到死者的魂魄怎么办?谁来负责?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就说:“自古以来,都有这么一个习俗,何来伤魂魄之说。”

    他回瞪了我一眼,沉声道:“别tm动不动扯古代,我们是活在现在,应该按照现在的方法来弄,以我之见,一把烧了尸体,你我都省事。”

    玛德,他这是来搞破坏的,我冷笑一声,“照你这么说,活在现在就能忘祖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笑了笑,也不说话,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,掏出打火机,又将棺材下方的长生灯端了过来,笑道:“陈九,咱们别扯那些没用的,就你刚才捣鼓棺材的时间,大概有二十分钟左右,也就是说,你只剩40分钟左右,倘若这四十分钟时间,你没能解决诈尸的事,我只有按照木阳老大的话,用这尸体一把火烧了,免得它好人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脸色沉了下去,在他身上盯了一会儿,也不说话,就让杨言过来搭把手,准备将尸体移动。

    那游松见我没理他,也不再说话,一手持打火机,一手持长生灯站在死者边上,那韩金贵则一动不动地站在边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苦笑一声,便跟杨言一人扶着死者左边,一人扶着死者右边,准备将尸体移过去,一使力,不动,再使力,还是不动。

    这下,我疑惑了,这什么情况,莫不成死者不愿入棺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找了一些清香、黄纸烧在死者面前,又将这次丧事发生的一些事告诉死者,就连宋茜曦等人的死,我也一一告知死者。

    待所有事说清楚后,我朝杨言打了一个眼色,喊道:“一、二、三。”

    刚喊完三,我们俩人一齐使力,奇怪的是,死者好似被胶水黏在原地一般,压根挪不动。

    “九哥,这…”那杨言颤音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目前情况而言,死者诈尸应该是被人动了手脚,又或者说有人故意在死者身上弄了一个什么法门,这才出现先前诈尸的一幕,而听王木阳的语气,他好似十分肯定我处理不了这事。

    这让我愈发肯定尸体被动手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第一想法是死者的尸体被人下蛊了,我这样想,是因为我深知蛊虫能让尸体行动,便用杀猪刀割破食指,挤了几滴鲜血涂在死者嘴唇上,我记得乔伊丝说过,蛊虫闻到血腥味,会有异动。

    一旦蛊虫有异动,这尸体务必会跟着动起来。

    令我丧气的是,等了一两分钟,死者毫无半点反应,依旧伫立在那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不是蛊虫?

    倘若不是蛊虫,又是什么东西让尸体能直立行走?难道真是被别的魂魄附体了?

    也不对,若真是被别的魂魄附体了,我已经烧了一些黄纸、清香,按说尸体应该会有些反应才对,毕竟,那些乱附体的魂魄,多数是因为死后,收不到后人的供奉,说白了,那些魂魄是饿了、穷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实在想不明白咋回事,那游松又开口了,他讽刺道:“陈九,是不是无计可施了?要不…把我们木阳老大请进来?”

    “滚!”我心里正烦着,哪里有空跟他斗嘴,便在死者面前蹲了下去,先是看了看死者脚底,很干净,又看了看死者身体的其它部位,与正常尸体无异。

    眼瞧时间渐渐地流失,我也是急了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就端了一盆清水,打算先替死者抹尸再说,指不定替死者抹完身子,一切都变好了呢!

    抱着这种侥幸的心理,我开始替死者抹尸,起先倒也顺利,直到替死者抹脚的时候,一道阴森森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陈九,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有点不对劲,这是我脑中的第一个想法,抬头一看,懵了,死者正低着头,直勾勾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