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8章 五彩棺(100)
    记住

    那死者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,一点光彩都没有,全身上下散着一股阴冷的气息,特别是死者的脸色,像菜叶一样青。

    饶是入行一年多了,我仍旧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想要朝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要说王木阳那小子,也特么够缺德,一见我想退,立马朝前走了几步,正好堵了我退路。

    我特么想骂人,特想骂,那杨言一把拉住我,他估计也是被吓得不轻,颤音道:“九哥,现在咋办?”

    坦诚说,我也不知道咋回答他,就说:“等会再说,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领着杨言他们就准备冲出去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好似现我们的动作,笑了笑,说:“陈九,怕了?”

    我一愣,抬头瞥了王木阳他们一眼,就现他们那群人一点都不害怕,就好似事先知道死者会站起来一般,这让我着实想不明白了,按道理来说,普通人见到诈尸,不说吓破胆,至少面色肯定会变,甚至会尖叫。

    可,眼前这些人,一个个饶有兴致地看着我,就连那些地痞流氓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现这一情况,我强忍心头的害怕,朝死者瞥了一眼,他伫立在那,一动不动,双眼泛着鱼肚白,与在棺材内的样子没啥变化,唯一让我奇怪的是,先前还躺在地面,怎么会莫名其妙站了起来,还特么正好站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盯着那王木阳,沉声道:“是你搞的鬼?”

    他一笑,缓缓地挥了挥手臂,笑道:“怎么?没见过诈尸?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想说点什么,忽然觉得这一切应该有这王木阳有关,也不想跟他说话,就准备关上堂屋大门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王木阳一把摁住大门,笑道:“陈九,王某人有个问题,一直很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我做不到他那般淡定从容,语气有点冲。

    “抬棺匠遇到诈尸,应该处理呢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笑了笑,说实话,他的笑很好看,甚至有些迷人,就像电视里面王子的微笑。

    他继续道:“据我所知,一般遇到诈尸,有两个处理方法,一是将尸体焚烧,二是用秘术将死者的魂魄封印起来,让其失去动力,只是…,按照你的理论,这两种做法似乎对死者有些不敬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眼睛一直盯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想表达什么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呵呵一笑,“很简单,若是你用了这两种方法,以后别把尊重死者挂在嘴边,若是不用这俩种方法,我倒想看看,你有什么办法让死者重回棺内,又有什么办法能让死者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后面打了一个响指,不一会儿功夫,那游书松凑了过来,他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摄像机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接过摄像机,笑道:“陈九,同属抬棺匠,别说我以多欺少。这样吧!我将这摄像机放在堂屋内,我们这些人退到堂屋外,若是一小时内,你没能解决诈尸的问题,这场丧事由我接手,若是解决了,我王木阳当天立誓,今生不再踏入南方半步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脸上的笑容格外重,满满的讥笑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先是出来个游书松跟我争丧事,还没解决那游书松的问题,现在王木阳又冒出来了,他们之间到底生过什么事?

    按说,一场普通的丧事,这王木阳不可能出现才对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实在摸不清他的想法,不过,他既然已经出招了,我自然要接招,否则,以后传出去,我们八仙宫在这一行怎么混?就说: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真!”他笑眯眯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!”我应承下来,补充道:“不过,我也有个条件,那游书松必须留下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他一愣,问我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双眼一直盯着那游书松,心中只有一个想法,弄死他。

    “懂了!”那王木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冲游书松说,“小松,你留下来帮他,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。”

    那游书松好似不太愿意,支吾了一会儿,最终咬牙道:“好!”

    说完,那游书松径直朝我走了过来,说:“陈九,让我帮你也行,我要带韩金贵进去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郁闷了,这游书松打的什么主意,他明知我让他留下来,是打算弄死他,他居然偏偏要带韩金贵,这特么不是找死么?

    “好!”我想也没想立马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那游书松见我点头,面色一松,在身上捣鼓了一下,走到韩金贵面前,由于他是背对着我,我看不到他的动作,不过,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韩金贵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变了,满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游书松,怒道:“你…你…”

    这让我好奇心大起,就准备过去看看,那王木阳一把拦下我,笑道:“陈九,别忘了你的身份,也别忘了韩金贵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告诉我,韩金贵已经是他们的人,让我别插手他们的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冷哼一句,也不再说话,就站在大门口,双眼一直盯着那游书松跟韩金贵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游书松领着韩金贵走了过来,那游书松对我笑道:“可以了,进去吧!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韩金贵几句,看到他脸色不对,我也没说话,点点头,转身朝堂屋内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待我们进去后,那王木阳朝游书松喊了一句,“小松,记住我跟你说的话,只有活下去,人生才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那游书松点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我、杨言、游书松以及韩金贵四人进入堂屋内,风调雨顺几兄弟,我让他们在外面看着王木阳等人,至于王木阳他们则守在堂屋门口。

    刚进入堂屋内,那王木阳命人将大门关上,整间堂屋内陷入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由于死者站在那,我们所有人都没有说话,连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我深呼几口气,摸索着找到开关,拉亮堂屋内的灯火,那游书松则将摄像机架在堂屋内的神坛之上,一脸冷笑地看着我,“陈九,你我的好戏要开始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