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5章 五彩棺(97)
    记住

    我让杨言朝那八个纸人身上撒鬼见愁,实则撒的是鬼见愁木屑,有两个作用,其一是用来辟邪,让周遭的孤魂野鬼不敢靠近纸人,其二是鬼见愁与蓬莱仙境有所牵连。

    而吕洞宾等八位神仙的居住地正好在蓬莱仙境,撒上鬼见愁,能让那八位神仙尽快降临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都是依传说而办,具体情况如何,我心里没一点底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没底是没底,奈何,眼前这种情况,除了这办法,我根本没有其它方法了,只能硬着头皮用这办法试试了。

    随后,那杨言拿了一些鬼见愁木屑撒在八个纸人身上,我又让他在每个纸人边上放一根香烟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让杨言退到五彩棺两米开外的地方,我则一手扶着供桌,双眼紧盯那八个纸人的反应,就我知道的来说,倘若八位神仙真的下凡了,那纸人会有所变化。

    具体有啥变化,六丁六甲葬经篇并没有说,我自然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紧盯着纸人,杨言他们则跪在地面,整个堂屋内落针可闻,没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三分钟的样子,那八个纸人没半点动静,而我脑子那股感觉愈来愈强,死意也是越来越强,至于五彩棺上面那图案,已经有了一丝火花,眼瞧整口五彩棺就要燃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急了,真的急了,正准备叫杨言准备扑火,那杨言却用一副看鬼怪的眼神看着我,颤音道:“九哥,你你你眼眶好多血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一摸,黏糊糊的,应该是鲜血。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那宋茜曦化作血水之前,也是眼眶也流血,难道我真的就要这样化作血水了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也不知道哪来的气力,一把抓起清香,奋力一抖,那清香朝五彩棺扔了过去,我大吼一声,“福人自有福地端,体态安康保百年,不用求来不用拜,黑发死了后继断,仙不助善恶心生,留余人间费香火。”

    吼完这话,我冲杨言喊了一句,“长毛,既然那八位神仙不愿下凡,留着这纸人有何用,给我提一桶粪便来,今天,老子淋了这八位神仙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整个堂屋的气氛陡然巨变,先是五彩棺上面的图案火势大涨,图案周边的位置也跟着燃烧起来,导致整个堂屋内的气温在这一瞬间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后是房屋外传来一记闷响沉雷,随之而来就是倾盆大雨,啪叽啪叽拍在堂屋之上,一时之间,气氛变得格外诡异,吓得杨言他们连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与他们相比,我没那么害怕,主要是我已经预感到自己在无分之内必定身亡,或许正是因为预感到死亡,我胆子格外大,就准备继续骂那个纸人,哪里顾得上尊重二字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些仙家,平日子没少受八仙宫香火,现在事到临头,竟学那乌龟,缩头了,待老子”

    不待话音落地,整个堂屋气氛再次发生改变,这次的改变让我心头一喜,原因在于,我发现那八个纸人的方位竟然变动了,我以为看花了眼,定情一瞧,没错,那个八个纸人的方位真的变了。

    要是没记错,我在摆放八个纸人的时候,是用它们的背部对着五彩棺,而现在,这八个纸人,竟然是用面部对着五彩棺。

    这这。

    我怕自己记错了,连忙问了杨言一问,“长毛,还记得那八个纸人的摆向不?”

    他一愣,朝八个纸人看了过去,面色巨变,就说:“九哥,这是怎么回事,他们的方位怎么变了,我记得你先前不是这样放的啊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不是这样放的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解释道:“我先前进来的时候,最先看到的是那八个纸人的脸,我当时还在纳闷你咋把它们画的那么难看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中宛如吃了一记定心丸,喜道:“来了,来了,他们真的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立马跪了下去,又冲杨言他们喊:“快,跪下去,贴紧地面,别抬头看。”

    杨言他们听着我的话,哪里敢犹豫,立马跪了下去,额头紧贴地面,而我也将额头贴紧地面,压根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接下来堂屋内发生了什么,我并不知道,就知道心中那股预感渐渐地消失,就连身体那种疲乏感、虚脱感也在渐渐褪去,身子重新回到了最初的样子,充满活力、气力。

    这一发现,让我为之一振,莫不成那个八个纸人已经破了五彩棺最后二煞?

    我想抬头去看,却发现脑袋好似被什么东西黏地面一般,压根抬不起了,我努力试了几次,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,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让我猛地想起老秀才的一句话,他说,作为吃人饭的,有些事情是不能亲眼看见,更不能掺合进去,唯一能做的便是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要是没猜错,老秀才说的有些事情,指得就是现在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想通这个,我没再白费力气,而是喊了一声,“长毛,李建刚,风调雨顺,你们几个千万抬头,除非我说可以了,否则,就算房屋塌了,你们也必须跪在那,一动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们几人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几人跪在地面,谁也没抬头,只能听到一些响动传来。

    说到这响动,也是古怪的很,那声音格外沉闷、清脆,隐约又有些刺耳,仿佛这声音不该存在人世间一般,让我们所有人连大气也不敢。

    那响动持续了约摸三分钟的样子,眼瞧那声音愈来愈少,就在这时,再生异变,那堂屋大门哐当一声,被人撞开了。

    顿时,整个堂屋变得格外敞亮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我以为是杨言他们出问题了,就准备抬头,本以为这次会像先前一样被黏在地面。哪里晓得,刚使力,我居然将头抬了起来,一看,门口跪着一人,那人我认识,一直跟在游书松身边,他眼神涣散,对着五彩棺一直傻笑,嘴角挂了不少晶莹剔透的液体,看这模样,应该是疯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