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4章 五彩棺(96)
    记住

    杨言他们听我这么一喊,好似没明白我啥意思,就问我:“九哥,咋了?”

    “跪下!快跪下!”我一边喊着,一边朝棺材跪了下去,连忙磕头。

    那杨言一看我动作,总算明白过来了,直愣愣地跪了下去,紧接着,李建刚以及风调雨顺他们跟着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待我们所有人跪下来后,我微微抬头朝五彩棺上面看了过去,就发现那火苗愈来愈大了,眼瞧就要燃烧起来了,这让我整条神经都绷了起来,玛德,要是那图案燃烧起来,整口五彩棺都会燃烧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五彩棺在我们面前燃烧吧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压根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那杨言颤着音,断断续续地问我:“九哥,这棺材什么鬼,怎么会自燃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样回答他的问题,说了一句不知道,就准备站起身,哪里晓得,还没起身,一口凉风冷不丁地钻进我嘴里,令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随着这口凉风钻进嘴里,我整个人觉得十分不舒服,特别是左胸好似有股无名之火在烧,火辣辣的疼,我想掀开衣服看看,却发现大脑在这一瞬间变得如浆糊一般,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脑子内有什么液体在流动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完蛋了,我特么要化成血水了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开始发自内心的害怕,手头额头全是汗水。

    那杨言一把拽住我衣服,用力拉了一下,颤音道:“九哥,你怎么了,怎么脸色发白,冒虚汗?”

    我强忍心头的害怕,朝他罢了罢手,让他们跪在地面磕头,我则站起身朝尾部的供桌走了过去,于我来说,那供桌是我唯一求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或许是那五彩棺太奇怪了,又或许是我四肢不受大脑控制,才走了三步,我就觉得那五彩棺在转动,随之而来,我感觉整个供桌在转动、杨言他们也在转动,到最后,就连墙壁也跟着转动。

    我知道,不是他们在转动,而是我大脑不受控制了。

    难道我真的要死了?

    一想到宋茜曦他们临死前的惨状,我怕了,真的怕了,咬紧牙根,朝棺材尾部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杨言看我行动不便,好几次想起身扶我,都被我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颤颤巍巍的来到棺材尾部,我能感觉自己脚下已经站不稳,整个大脑处在一种特别奇怪的状态下,豆大的汗滴簌簌而下。

    我先是咬紧自己舌头,剧烈的疼痛感令我大脑稍微变得清明一些,然后拿着三柱清香点燃,朝八个纸人作揖,厉声道:“天无忌,地无忌,阴阳无忌,百无禁忌,今日请神,大吉大利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本来想将三柱清香插在供桌上面的香盅里面,可,四肢根本不受控制,无奈之下,我只好将清香放在供桌旁边,朝八个纸人弯了弯腰,继续念道:“日出天边亮堂堂,脚踏云头到下方,五佛道观头上带,三花聚顶面门横,我乃太上老君弟子陈九是也,今日打马来到堂屋前,叫声仙家要听言,拿根草儿压压风寒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下意识地朝边上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要烟,值得一提的是,这烟并不是给我抽的,而是给吕洞宾等神仙抽的,说直白点,就是仙家下凡,而香烟算是一个引子。不少地区的请神,都有仙家下凡给香烟的说法。

    令我郁闷的是,我完全忘了郎高不在边上,便朝杨言喊了一声,“长毛,拿香烟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杨言反应也算快,站起身,就朝我这边走了过来,掏了一支烟递给我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朝他比划了一个八字的手势,意思是要八根香烟。

    那杨言会意过来,连忙掏出八根烟摆在桌上,然后再掏出一根烟交在我手里,问我:“九哥,还需要什么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浑身上下压根没啥气力,若不是心里那股执念,我丝毫不怀疑自己会倒下去,或许就如某个哲学家说的那样,人的潜能是无限的。

    那时的我,当真是已经虚脱了,之所以能继续捣鼓那请神,凭的便是那股执念。

    言归正传,那杨言见我没说话,就站在我边上,双眼紧紧地盯着我,问了我好几句,大致上是问我能不能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这根本不是能不能坚持下去的问题,而是必须坚持下去,否则,我特么只能步入宋茜曦等人的后尘,化作血水。

    就在我脑子生出这股念头之际,我脑子内再次传来一阵眩晕感,令我双眼看东西都变得模糊起来,我急了,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点燃手中的香烟,由于身子格外疲乏,就连抽烟的劲道都没了,只能象征性地抽了两口。

    这抽烟的动作,看似格外正常,实则不是,在我们八仙眼里,这两口烟叫做,请二口,其意思是,抽上两口,仙家也下凡。

    待抽完两口香烟后,我怔了怔神色,对杨言断断续续地说:“长毛,把那鬼见愁撒在八个纸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鬼见愁,是一种乔木,其果实称无患子,旧俗是采集一些鬼见愁的枝叶佩戴或悬挂大门之上,有辟邪的作用,更为重要的是,这鬼见愁牵扯到一桩神话,而这桩神话正好与我们抬棺匠的圣地,蓬莱仙境有所牵扯。

    据史书记载,在赤岩右侧的峭壁之上,有一株无名古树,枝叶繁茂,四季常青,仰伸天汉,俯瞰江潭,其景如画,引人入胜。不知什么年间,百灵鸟从“蓬莱”仙境衔来神树之根,飞到空灵岸赤岩,见风光旖旎,竟高兴得唱起歌来。

    刚一张口,神树根即刻掉落岩隙石缝之间,落土生根。日后,雨露滋润,长成参天大树。由于游人无法接近攀登,那里便成为百灵鸟跳跃欢乐之天堂。

    不想,引起江中水鬼的羡慕,它也想攀上古树去一览绝顶风光。水鬼刚刚触及树干,即刻电闪雷鸣,狂风鼓浪,将水鬼惊落深潭,因这一段典故,后人便称大树为“鬼见愁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