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2章 五彩棺(94)
    记住

    当下,我朝段老走了过去,先是朝他老人家弯了弯腰表示礼仪,他笑了笑,喊了一声小九,也不再继续说话,就笑眯眯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段老,您老能来这堂屋,小九感激不尽。”我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一笑,就问我:“小九,老夫这次过来,只想问你一个问题,问完即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复仇跟丧事,孰轻孰重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段老一直盯着我,眼神中尽是笑意。

    我摸不清楚他意思,也不知道怎样回答他的问题,就支吾了一会儿,问道:“您老这话有何深意?小九实在是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他呵呵一笑,“老夫相信你能明白这话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堂屋内扫视几眼,最终将目光定在五彩棺边上的八个纸人身上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让我着实纳闷的很,莫不成他老人家看出什么?正准备说话,那段老走了过来,在我肩膀重重拍了一下,道:“小九,切莫被仇恨蒙蔽自己的心智,更莫忘了最初本心,作为八仙,理应以死者为重。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愣,我明白他意思了,他这是让我以死者为重,把游书松的事放到一边。说白点,他这是暗示我别弄什么暗八仙,让我直接拿火龙纯阳剑破除五彩棺的二煞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老脸一红,我估摸着这段老早已看破整件事的来龙出脉,本想解释几句,但,一想到苏梦珂的死状,我内心蹭出一股怒火,紧了紧拳头,沉声道: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,我陈九只是凡间一俗人,免不了受七情六欲所控,自然也有死心,我只能说,尽最大的努力,让死者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,叹声道:“小九,你可知道,有些事情冥冥之中,早已注定,若强行为之,只会招来天灾,甚至会影响自身气运命数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我诧异地看着他,“这话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他朝堂屋外看了看,“老夫观那游书松乃洪福之人,按照正常命理,这辈子注定大富大贵,而他双眉之间,却有些凹陷、歪曲,想必你是他命中注定的应劫之人,依天理,他能安然渡过这一劫,倘若你借这场丧事要了他的性命,你便是违了天理,会遭报应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就说:“段老,此言差矣,常言道,生死由命,并不受面相所影响。我记得有这么一句话,三天靠天七分靠拼,那游书松是死是活,皆是他咎由自取,何来违天理之说。”

    我是铁了心要利用这场丧事,弄死游书松,哪里会听从段老的劝说,退一万不说,即便段老说的是真话,为了替苏梦珂报仇,就算真的遭了报应,又何妨?

    男人立于天地间,有所为,有所不为,而弄死游书松,于我来说,这便是有所为。

    报应?任其为之罢了。

    “小九!”那段老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叹声道:“命里不可为,你可要想清楚,切莫因为一时冲动,害了自己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就对他说:“段老,说句得罪您老的话,倘若您夫人被人害死,你会怎么选择?选择报仇雪恨,还是选择遵循天理?”

    他一愣,苦笑道:“罢了罢了,你执意如此,老夫只能送你一句话,相信自己的心,别被眼前的一切蒙蔽自己的心,特别是那口棺材,是阴,是阳,尚是两可。”

    言毕,那段老转身朝堂屋走去,那游天鸣想跟着出去,段老说:“天鸣,你命中注定有贵人,而现在你的贵人已经出现,以后便跟在陈九身边,莫跟在老夫虚度年华。对了,小九,老夫唯一能做的便是保你那个兄弟,不受这五彩棺的牵扯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!”那游天鸣急了,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师徒缘分已尽,以后莫在喊师傅,叫声段老即可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段老扬长而出,那游天鸣在后面喊了好几声,段老连头也没回就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段老的身影,我心里有股怪怪的感觉,就觉得这段老有些神秘莫测,令人看不出深浅,特别他此行的目的,让我觉得这段老好似早已看透一切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段老一些关于丧事的事,考虑到段老走的那么决绝,我强压心头的疑惑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渐渐地,段老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忽然开口道:“陈九,以后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估计是打算听他师傅的话,以后跟在我身边,我也没矫情,就说:“以后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朝游天鸣伸出手,跟他握了握手,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。

    良久,手分,那游天鸣好似想起什么,就说:“陈九,师傅让我跟着你,以后便叫你九哥吧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只是一个称呼,也没跟他说什么,就问他:“天鸣,你跟着段老很久了吧,应该能看穿段老的一些心思吧!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:“你可知段老留你在这的用意?”

    我之所以这样问,是因为我觉得段老留游天鸣在这,应该有另一番用意。不然,他老人家怎么会这个时候把游天鸣留下。换而言之,就算我真的游天鸣命中的贵人,完全可以丧事后,再让游天鸣跟着我,没必要让游天鸣扯进我与游书松的争斗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想了一下,苦笑道:“他老人家应该是卜出一些事情,让我留下来帮你吧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没再继续问下去,就跟他随意的扯了几句。

    大概是下午五点半的样子,我们所有人将心思重新放到五彩棺上。

    一提到五彩棺,那游天鸣一掌拍在大腿上,对我说:“九哥,师傅曾经告诉我,说是这场丧事当中,你会失去一条胳膊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:“师傅当时的表情很怪,好似不太确定,又好似很确定,不过,有一点可以肯定,你在这场丧事当中会失去一样东西,可能是胳膊,也可能是其它东西,师傅说,你的命理很乱,很难推算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