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77.第977章 五彩棺(89)
    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一下子就火了,玛德,火龙纯阳剑果然是这游松在搞鬼,沉声道:“直接说你的条件。 ”

    “条件啊,很简单,你退位,由韩金贵继续当八仙宫宫主。”他笑眯眯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说着,他掏出手机,拨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通了,那游松不知道是故意的,还是咋回事,居然摁了一下免提键,就听到韩金贵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,“小游啊,打电话有事么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面色沉得更深,玛德,就这一句小游,足以说明游松与韩金贵关系不浅,然而让我吐血的事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韩宫主,那火龙纯阳剑在哪呢?”游松笑眯眯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在我这保管呢,待丧事那天,我一定双手奉上,不过,咱们事先说好的三十万,你可要兑现了啊!”那韩金贵在电话里说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游某人啥都缺,就是不缺钱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那游松面上洋溢着得意的表情,这让我想到一个词,小人得志,说的估计就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“好!丧事那天,你给我电话,我偷偷给你送过来。”那韩金贵说。

    说完,那韩金贵挂断电话,而游松则笑眯眯的走到我面前,拍了拍我肩膀,语重深长地说,“陈九啊,这社会所谓的兄弟情、感情、亲情、都不如金钱来的实际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从身上掏了七八张银行卡,是金色的,我记得郭胖子跟我说过,他说这种金色银行卡是银行的vip用户,好像要存足多少钱,银行才会给这么一种金卡,比普通银行卡要方便,还能省了去银行排队的烦恼,直接走vip通道。

    我那时候跟郭胖子开玩笑说,人与人是平等的,非要弄什么vip把人分类。

    而现在这游松故意炫耀金卡,无非是炫富呗,我也没说话,就准备走,那游松一把拉住我,讥笑道:“陈九,听说你最近很缺钱,要不要送你一张卡花花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盯着那游松,“好啊,多送几张呗!”

    那游松显然没想到我会这样说,愣在原地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继续道:“怎么?不舍得?既然不舍得,就别拿出来装/逼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不想跟他再说什么,主要是我心里一直惦记着一件事,那便是韩金贵偷了我的火龙纯阳剑,打算找韩金贵要回火龙纯阳剑,只要有火龙纯阳剑的存在,我有把握在三个时辰内破了这五彩棺。

    当下,我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那游松忽然叫住我,说:“陈九,你觉得我傻吗?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是看穿我想拿回火龙纯阳剑,说这话是告诉我,就算我去找韩金贵也拿不回火龙纯阳剑。

    我沉着脸,不想理他,心里一直冷笑连连,朝门口走了过去,那郎高跟了出来,陈二杯跟风调雨顺四兄弟留在堂屋内。

    出了堂屋,天色已经大亮,不少村民扛着锄头开始出门劳作,令我奇怪的是,那些出门劳作的村民,鲜少有人朝堂屋这边看过来,想必是死者平常与他们关系不咋滴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就在这时,那郎高拉了我一下,说:“明天就是清明节后的第七天,这场丧事也是时候办了,你打算怎么弄?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说:“今天务必解决五彩棺的问题,而想要解决五彩棺的问题,唯有先找回火龙纯阳剑,用火龙纯阳剑镇住死者的煞气,再是等梨花妹过来,找她弄清魔酸的事,最后想办法让五彩棺的第五煞消散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又问我:“对了,九哥,还记得我们之间的赌约么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在回上河村时,我与他打了一个赌,他说这些事是人为,我说不是,而现在只要梨花妹一来,便能知道我们之间的输赢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赢了,你真的不当八仙了?”他看着我,问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“你赢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径直朝村口走了过去,那郎高在后面问我,去哪。

    我头也没回,就说:“去接梨花妹。”

    他又问我,“不去找火龙纯阳剑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万事不可强求,我相信火龙纯阳剑会自动回到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他问我原因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他,而是加快脚步朝村口走了过去,那郎高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我们俩人赶到村口,正好碰到梨花妹租了一辆摩托车过来,还真别说,今天的梨花妹打扮的挺漂亮,一袭淡蓝色冬裙,脚下是一双白色运动鞋,给人一种充满活力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梨花妹,郎高诧异道:“九哥,你怎么知道梨花妹这个点会到?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意思是,我们刚到村口,梨花妹也到了,这中间是不是太巧了?

    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原因,就觉得这个点到村口,应该能接到梨花妹,令我没想到的是,刚到村口,居然真的接到了梨花妹。

    “陈九哥哥!”那梨花妹一见我,将手中的行李包往地面一放,立马朝我奔了过来,一把抱住我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推开她,就问她:“魔酸的样本带来了么?”

    她面色有些不喜,嘀咕几句,指了指地面的行李包,嘟嘴道:“在那里面,自己去拿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径直走了过去,而梨花妹则在原地跺了跺脚,大骂我不解风情,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那梨花妹在行李包翻出所谓的魔酸,是一个拇指大的瓶子,上面写了一长串英文,她说:“喏,这就是魔酸,能在三分钟之内腐蚀一切东西,是我们学校最新研究成果,你小心点,别碰着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愣了一下,就说:“魔酸能腐蚀这瓶子么?”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,嗔道:“这瓶子经过特殊处理,自然腐蚀不了。不过,如果拿它腐蚀尸体,若是浓度足够,一分钟之内能让尸体化作血水,就连号称最坚固的牙齿,也能在一分钟之内,腐蚀的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“化作血水?”我有些懵了,惊呼道:“你意思是,用魔酸腐蚀尸体,其结果是将尸体化作血水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她点点头,解释道:“这种魔酸有h?o的成份,而人类尸体的血液有着一种很复杂的成份,哪怕是魔酸也腐蚀不了,最终的结果,只能将尸体化作血水,并不能让尸体彻彻底底的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腐蚀尸体后,会不会有奇怪的颜色?”我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奇怪的颜色?”她抬头瞥了我一眼,疑惑道:“按正常情况来说,应该不会有,不过,人类结构过于复杂,再加上每个人所摄取的食物不一样,也可能会产生奇怪的颜色,具体情况,还要看每个人的体质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的话,我有些懵了,玛德,难道这一切都是这所谓的魔酸在作怪?

    不对,绝对不可能,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有说到,五彩棺有五煞,而现在按照这种说法来看,宋茜曦、宋华以及那陌生人正好对应上五煞,唯独那向水琴不在五煞之中,其死法偏偏与宋茜曦她们类似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中生出一个念头,这场丧事恐怕并非单纯的五彩棺,而是有人在暗中操作,目的是混淆我的视线。换句话说,五煞只对应上三煞,而向水琴的死,很有可能是因为魔酸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是谁在暗中操控,又是谁给向水琴魔酸?更为重要的一点,那人为什么要用魔酸混淆我视线,难道…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立马问了郎高的生辰八字,掐指算了一下,我懵了,郎高的命格正好对应上五煞,我又给自己算了一下,也正好与五彩棺对应上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…那人想置我跟郎高于死地。

    我的第一想法是游松,不过,想到游松根本不知道我跟郎高的生辰八字,让我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,难道…这场丧事还有一人隐匿在幕后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