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76.第976章 五彩棺(88)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在原地想了很多事情,大致上都是猜测向老的身份,始终无法确定他真正的身份,直到郎高说了一句,“九哥,我感觉那向老好似有点不对劲。 ”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,“你不感觉这度碟来的太快了么?”

    听郎高这么一说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隐约有些不安,或许就如郎高说的那样,这向老有问题,具体哪有问题,我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不过,也正是因为郎高这句,让我留了一个心眼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郎高朝堂屋内走了过去,天色也渐渐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来到堂屋内,五彩棺依旧摆在中间,那郎高指着五彩棺,问我:“九哥,既然这棺材有问题,咱们能不能把这棺材换了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解释道:“大哥,你有所不知,死者一旦躺入五彩棺,死者的命理与五彩棺已经连在一起,若是换棺的话,只会怪事连连,甚至会让我死者诈尸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面露凝色,沉声道:“你意思是,必须用这口棺材将死者送上山?”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是啊,世间事,世间理,毫无任何变更,唯有用这口棺材送死者上山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走到五彩棺边上,那陈二杯凑了过来,冲我比划了几下手势,意思是,他刚才发现游松有异动。

    我问他有啥异动。

    他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,在我们离开这段时间,那游松打了三个电话,说的是家乡话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,知不知道是打给谁的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下,在我身上瞥了好几眼,方才打手势,意思是,游松有一个电话是打给韩金贵,在通话期间,还提到了火龙纯阳剑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办丧事之前,我准备取火龙纯阳剑来镇煞,谁知道居然被人偷了,而现在听游松的语气,好似这偷剑之人可能跟他有关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朝游松那边走了过去,郎高、陈二杯以及风调雨顺四兄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那游松见我们过来,抖了抖衣服,站起身,直勾勾地看着我,问道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是你派人偷了火龙纯阳剑?”我厉声道。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“我游某人啥事都敢干,就是这偷鸡摸狗的事,从来不碰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冷哼一声,就说:“我这兄弟刚才可是听见你打电话提到火龙纯阳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哟,陈九,我发现你这人脑子不好使吧!提到火龙纯阳剑与偷火龙纯阳剑有关?难道我提到范二冰,就等于我跟范二冰有jian情?要真是这样,我可要天天提范二冰了,要知道那女人可是演员呐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用一副猫戏老鼠的眼神看着我,嘴角总挂着一抹让人厌恶的微笑。

    坦诚说,我想打他,特想,但,考虑到一些事,我还是强忍心头的怒火,直勾勾地盯着他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盯着他,他盯着我,我们谁也不说话,而我们边上的人,则怒火冲冲地盯着彼此。

    眼瞧两边的人就要掐了起来,那游松一笑,“陈九,别忘了我这次是过来帮忙办丧事的,莫不成你们八仙就这样对待前来帮忙的人?”

    我一愣,立马明白过来,深呼几口气,调整好心态,笑道:“也对,怎么忘了你们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郎高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搬几条凳子过来。

    那郎高好似不明白我意思,疑惑地看着我,直到我指了指棺材前面的供桌,那郎高才明白过来,转身就摆了几条凳子放在供桌边上。

    见此,我走到游松边上,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,他耸了耸肩膀,好似想打开我手臂。

    我哪能让他如意,紧了紧他肩膀,故作很熟悉的样子,说:“松啊,你不觉得这堂屋内有些冷清么?连个吹号子的人都没,而我们这些八仙呢,等会还有些正事,你看,能不能请你帮忙吹吹?”

    我这话的真正意思是,我们八仙是干大事的人,而他们所谓的八大金刚只能吹吹号子。

    那游松显然是听出我意思,面色一沉,正准备说话,我忙说:“怎么?不愿意?别忘了这场丧事由我作主,而你们只是过来帮忙的,莫不成你们想反客为主?又或者说,那场赌约你怕了?”

    说着,我没理会他的反应,而是朝坐在墙角的游天鸣看了过去,喊道:“天鸣兄弟,你们唢呐匠吹一天号子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八十!”他想也没想直接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八十啊!”我嘀咕一句,朝游松边上那几人看了过去,加游松在内一共五人,就对游松说:“松啊,这样吧!你们五人,我给你们五百块钱,今天就在堂屋内好好吹一天号子,莫让堂屋冷清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摸了摸口袋,掏出五百块钱朝游松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看着这五百块钱,脸色巨变,厉声道:“陈九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一笑,玛德,这游松在这呆几天了,啥事也没干,倒不如让他吹号子,一则恶心他一下,二则废物利用嘛,就说:“怎么?王木阳没教你丧事上谁最大吗?你想忤逆我意思吗?”

    我这是故意恶心他,就我知道的来说,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,一场丧事当中,最大的人是承接丧事的人,而现在这场丧事是由我承接下来,也就是说,我是这场丧事当中最大的那人,我自然有权利安排游松他们吹号子。

    那游松显然是明白这其中的道理,冷哼一声,领着他边上几人朝供桌走了过去,又拿起桌上的号子,就准备吹。

    陡然,他好似想到什么事,冷笑一声,对我说,“陈九,冒昧问一句,你们八仙宫怎样对待叛徒?”

    我一愣,立马明白他意思,他说的应该是韩金贵,就说:“一经发现,永除名籍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在我们身上扫了一眼,淡声道:“倘若那人是前宫主呢,倘若那人偷了你的火龙纯阳剑呢?”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