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75.第975章 五彩棺(87)
    

    通过宋广明的讲述,我大致上了知道了一些事,首先是他们几兄弟打算绑了死者的后人,说是要将那一对小孩活埋在后山。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,这一切行为都是按照游松的要求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,死了四人是不是与五彩棺有关。

    他说,听游松讲,这五彩棺要死足五人。

    我问他死的第五人是谁。

    他说他不知道,这让我陷入沉思当中,也没再问他,便问那老人要了死者嫡亲的生辰八字,大致算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发现,前面的四人当中,宋茜曦、宋华以及那陌生人,三人的生辰八字正好符合五行命,而向水琴的八字却不像是五行命,至于死者的孙子孙女,我也算了一下,他们的生辰八字不属于五行命。

    这让我疑惑的很,按照五彩棺的规矩来说,唯有对应上五行命,才会遭此灾祸,而向水琴的八字,并不在五行命当中,为什么会惨死?

    怪哉,怪哉!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老人走了过来,他先是对宋广明说,“你们几兄弟先回去,切记一句话,人在做天在看,若是再生邪念,休怪老夫不讲情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,向老教训的是。”那宋广明如释重负,连忙朝老人道谢,拉着他那几个兄弟就朝房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瞧他们就要走了,我忽然想起一件事,叫了一声,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那宋广明停下脚步,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你一句,你们的外甥,是谁弄死的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宋华!”他丢下这么一句话,转身朝房内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的背影,我心中宛如打翻五味瓶,什么滋味都有,我记得那宋华跟我说过,是他几个叔伯弄死那人的,没想到真相却是宋华自己弄死那人的。

    这巨大的落差感,让我心里稍微有些失望,我不知道宋华为什么会弄死那人,也不知道那人与宋华有什么恩怨,不过,现在那宋华已死,再纠结这些事也失去了意义。

    就如一句话说的,有些事的真相永远不被外人知道,唯有当事者方才明白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我不是宋华,也不是那人,无法得知他们的想法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脑子乱糟糟的,一场丧事下来,包括那人在内,一共五人先后丧命,严格来说,应该还有一到两人会死于这场丧事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里有股很重的愧疚感,整个人显得格外颓废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老人走了过来,轻轻地拍了我肩膀一下,淡声道:“陈宫主,人活于世间,万事不可强求,需随遇而安,心境更应淡如水,无论对事亦对人,心境最为重要,唯有心境明了,方能看出别人看不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抬头,瞥了他一眼,恭敬道:“老人家,刚才多谢您老了,要不是您老来了,小九恐怕问不出想要的东西,甚至会被那兄弟给绑了,当真是多谢您老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道:“无需客气,就算这位小兄弟不来请老夫,老夫也会不请自来,需知,天之间自有正气在,哪能任由邪门歪道横行于世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感激的看着老者,问他:“不知您老名号是?”

    他一笑,道:“人老了,名字已经不重要了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意思,估计是不方便透露名字,不过,从先前宋广明的话来看,我还是知道这老人姓向,便弯了弯腰,说:“向老说的是,小九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忽然想起一件事,就问向老,“您老觉得那宋广明的话,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句句属实,绝无虚假。”他笑道。

    我一愣,这老人咋这么肯定?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:“借广明十个胆子,量他也不敢哄骗老夫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向老语气格外自傲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也没再继续问下去,毕竟,向老都这样说了,再加上先前宋广明他们的反应,我估摸着那宋广明应该不敢说假话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向老在原地聊了一会儿,大致上都是关于人生的话题。

    一番话过后,我对这向老不由高看几分,我发现这老人对为人处事很有一套,特别是对人生的感悟,甚至超脱了常人很多,用他的来说,人生就两个为什么,一个是为什么活着,一个是活着为什么。

    大概聊了十来分钟的样子,我忽然想起宋茜曦招呼的事,便将身上的银行卡跟宋茜曦给的字条悉数掏了出来,说:“向老,这是宋茜曦托付在下保管的钱财,每张卡各有一百三十万,共计三百九十万,她的遗愿是将这些钱财给她侄子侄女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将东西朝向老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抬眼瞥了我手中的东西,笑眯眯地说:“小九,你可知道这三百九十万放在普通人家,足够其富裕一生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说:“三百九十万,的确让普通人家变成富裕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曾打过这三百九十万的主意?”他又问我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“我是穷人家的孩子,面对如此巨款,难免不动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他诧异一声,说:“既然打过这钱的注意,为何还要交给老夫?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一眼,说:“有些钱,拿在手里烫手,有些钱,拿在手里暖手,小九这辈子别的本事没有,对于钱财却是分的格外清楚,就如这三百九十万,于我来说,它不是一笔巨款,而是一位低贱工作者对这世间最后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?”他笑眯眯的看着我,问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抬头拍了拍心脏处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看着我动作,那老人哈哈一笑,“有趣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向老,正准备说话,就见到他从我手中拿过两张银行卡,说:“要是没猜错,这另外一张银行卡,茜曦那丫头应该是给你的把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宋茜曦的确说过类似的话,就问他:“您老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那丫头是老夫看着长大的,深知她的心性,以她处理事情的方式,怎么可能让你空着手帮忙,须知,好人有好报,这一百三十万,老夫做主了,送给你了,还望你以后在八仙这一行,走远点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向老好似怕我拒绝,又说:“别忘了,茜曦已死,莫寒了死者的心。”

    我还想说什么,那老人已经扭过头看着郎高,笑眯眯道:“小兄弟,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意思,他找郎高什么事,就疑惑地看着郎高,而郎高好似也不明白老人找他什么事,就问他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五百万!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立马明白过来,我记得在车上时,郎高说过,向水琴临死之前,将银行卡交给他了,就对郎高说,“大哥,给他吧!”

    那郎高会意过来,在身上摸了摸,掏出银行卡交给那老人,说:“老先生,抱歉了,一时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!”向老丢下这话,也不再理郎高,而是走到我面前,在我肩膀重重拍了拍,语重深长道:“小九,老夫以村长之名,将这场丧事托付给你,若是你能平安办下这场丧事,老夫将送你一枚抬棺匠的度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我脱口而出,不可以死地看着他,抬棺匠的度碟?这向老居然要送我抬棺匠度碟,这玩笑是不是开大了,要知道,我一直的目标就是拿到一枚抬棺匠的度碟,而现在,这向老居然要送给我。

    这种忽来的幸福,让我愣在原地,除了诧异,我已经不知道该作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那向老好似知道我会这般反应,笑道:“小九,努力吧!你的度碟,早已准备好,只待你办好这场丧事。”

    言毕,那向老转身就走,我在后面喊了他几声,他并未理我,而是头也不回地朝不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渐渐地,老人家的身影消失在夜色当中。

    待他老人家离开后,我在原地愣了很久,一直没回过神了,就觉得好事来的太快了,还有就是蒋爷说过,办完这场丧事,程小程可能会出现在十堰,再加上向老刚才承诺的度碟以及一百三十万,让我有了一种错觉,要翻身作主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那郎高见我在发愣,拉了我一下,疑惑道:“我感觉那向老能看穿我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嗯?我不懂他意思,就问他,“什么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刚才,我对那五百万动了一点小心思,而听向老的言外之言,他好似知道我的想法,这才说了一句或许吧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郎高一直盯着向老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,不过,我有个感觉,这向老的身份绝对不简单,再联想到抢丧事时,玄学协会有人找过我,也提及了抬棺匠度碟的事,说是认为我合格,便让我去总部考核,而这向老居然直言,要送我一张抬棺匠度碟。

    莫不成这向老是玄学协会会长?唯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。

    不然,他凭什么送我一张度碟??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