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72.第972章 五彩棺(84)
    “去找上河村的村长,问他老人家要死者家属的生辰八字。 ”我对郎高说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头,疑惑道:“你想替他们合八字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催了他一句,让他快点去找村长,我则继续守在堂屋内捣鼓棺材。

    那郎高倒也爽快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陈二杯、风调雨顺四兄弟围了过来,盯着那棺材看了又看,看到最后觉得不过瘾,他们又伸手在棺材上摸来摸去,大叹,这五彩棺神奇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的动作,我一直未曾说话,双眼一直盯着棺材上的图案,就我知道的来说,这五彩棺对于五种命格,唯有五种命格的人悉数毙命,方能令五彩棺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而现在加上宋茜曦,只死了四个人,也就是说,还有一人会死。

    先前我以为死者的孙子孙女会在这场丧事中毙命,而现在看情况,事情恐怕并非那样,而是另有他人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疑惑了,死者的嫡亲好像基本上都死了,不对,还有人没死,死者的妻子。

    从进入上河村以后,从未听人提及到死者的妻子,难道他妻子尚在人世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让陈二杯跟风调雨顺四兄弟留在堂屋内,我则打算去找死者的那几个兄弟,问下死者妻子的情况。

    刚出堂屋,风调雨顺的老大追了出来,他说:“宫主,有件事,我忘了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看着他,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支吾一会儿,解释道:“您去洞庭湖之前,在一口池塘发现一具尸体,您让杨老弟报警,后来警察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没有继续说下去,而是在我身上盯了一会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去洞庭湖之前,我的确在池塘发现一具尸骨,当时也让杨言报警了,我记得那时候宋华说,是他的几个叔伯弄死那人的。

    可,就在刚才,他那几个叔伯居然出现在堂屋内,这特么有点不对劲啊,倘若真是他们弄死的,应该被警察带走了才对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沉声道:“有事就说。”

    他抬头瞥了一眼堂屋,低声道:“当时警察已经将死者几个兄弟带走,是游书松阻止了,他说,并不是那几兄弟干的,而是宋华干的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意思,就说:“警察信了?”

    “信了!”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些火了,玛德,那些警察咋回事,怎么会空口无凭听信游书松的话,就说:“那游书松有没有拿出什么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拿了,是一封书信,上面写的啥我不知道,不过,那些警察看到书信后,二话没说就走了。”他朝我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书信?

    我脑子有点乱,这场丧事本来就足够乱了,现在又冒出什么狗屁书信。

    没有犹豫,我让他回堂屋,我则快步朝宋广明家里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到那宋广明家门口,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道声音,是妇人的声音,要是没猜错应该是宋广明媳妇,她说:“大明子,咱们这样做,是不是有点不厚道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没有急着敲门,而是躲在门口,贴着门页,开始偷听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啥不厚道的,是他们不仁在先,也怪不得我们不义。”听这声音,应该是宋广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可…他们毕竟是我们的兄弟,咱们这样做…我总觉得有点对不住他。”另一道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大哥,他现在已经死了,咱们要是对他孙子孙女下手,是不是…”边上另一道声音说。

    “行,既然你们有良心,我也不多劝你们,只是,有些事情我必须说在前头,一旦我拿到他们家的钱,你们三兄弟,每人只能分5%,休想平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,大哥,好吧,我们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内心一紧,难道所有事都是他们几个人弄出来的?

    不对啊,宋广明几兄弟是什么货色我清楚的很,要说他们窥视死者的钱财,我信。但是,要说他们弄出五彩棺,这好一比,好比天鹅嫁给了癞蛤蟆,几乎没有可能性。

    当下,我耐着性子继续往下听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他们并没有说话了,顿时,房间内陷入一片沉默当中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,那宋广明再次发声,他说:“就这样决定了,我去将他孙子孙女绑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全凭大哥作主。”

    另外几人附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,能否发财,就看这一次了。”那宋广明说。

    旋即,房内传来一道噼里啪啦声,应该是在捣鼓什么铁器。

    我再也忍不住了,深呼几口气,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,然后抬手敲了几下门,说:“广明叔在家么?”

    我这样喊,是因为刚才偷听到他们对话的内容,所以,语气必须要尊敬点,免得被他们看出破绽,至于先前在堂屋内与他们发生的不愉快,我早已抛到九宵云外。

    人嘛,总得学会圆滑一点,这是我在监狱悟出来的心德。

    随着我的喊话,房内瞬间静了下来,一道声音传了出来,是女声,问道:“大半夜的,谁啊!”

    “是我,陈九。”我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门开了,开门的是宋广明媳妇,我朝房内瞥了一眼,就发现他们几兄弟坐在桌子边上,旁边放了一些很奇怪的铁器。

    那铁器像是我们农村经常用到的锄头,但,绝对不是锄头,因为那铁器并没有锋利的一端,就像铁板板一样,最上端的位置,用的是竹杖,上面大大小小的布满细孔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铁器,我故作惊讶,就问开门那妇人,“你们捣鼓这些铁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瞎捣鼓的。”那女人回了一句,径直朝房内走了进去,站在宋广明身后,一屋子人怒火冲冲地盯着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哪能不明白他们意思,无非是责怪我在堂屋时,与他们发生矛盾。

    当下,我笑了笑,径直走了进去,又在他们边上找了木凳坐了下去,笑道:“广明叔,小九有个问题,想请教一番,不知您老可否得空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