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70.第970章 五彩棺(82)
    “五彩棺?”那郎高一愣,立马追了上来,问我:“什么叫五彩棺!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心中急着找陈二杯证明一些事,也没跟他解释,就说等会告诉他,便直接窜进堂屋。

    一进堂屋,那陈二杯坐在边上玩手机,一见我,他将手机收了起来,朝我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问我,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在他身上瞥了一眼,沉声道:“就在昨天,有个女人死在棺材边上,听杨言说,那女人化作血水后,边上有堆奇怪的液体,你当时用棍子捣鼓了几下,对么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继续道:“你还记得那液体的颜色么?是不是红色的?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在空中比划了几下,又朝堂屋外面指了几下。

    我看不懂他意思,就问他:“是不是青色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面色一喜,点点头,打了几下手势,意思是,我问这个干吗?

    一看他动作,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玛德,难道真是五彩棺,不可能啊!这种棺材在明朝时已经消失了,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?

    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我整个人都懵了,不可思议地看着堂屋内的棺材,又问陈二杯,“你确定那液体是青色?”

    他慎重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让我整颗心悬了起来,也顾不上那么,立马喊了一声,“大家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郎高、陈二杯、风调雨顺几兄弟悉数围了过来,就连游天鸣也围了过来,至于那游书松则微微睁眼,诧异地朝我们这边瞥了一眼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待他们围过来后,那郎高问我,“九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在他们身上一一扫过,沉声道:“我怀疑我们遇到消失的棺材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风调雨顺的老大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若我猜测没错,这口棺材是五彩棺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五彩棺?”那郎高愣了一下,朝棺材看了老长一会儿时间,嘀咕道:“这棺材浑身通黑,并没有颜色啊,九哥,你是不是搞错了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直勾勾地盯着棺材,伸手摸了一下棺材,入手的感觉与普通棺材没差别,掏出打火机,点燃,在棺材的头部、尾部以及棺梆的位置,用打火机烧了一下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这三个地方,一碰到火苗,那黑漆漆的油漆立马暗了下去,我伸手摸了一下被火烧过的地方,有股很潮的感觉,就好似在水里侵泡过。

    据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所讲,五彩棺以潮吸阴,以色乱五行,以煞破阴序,而现在这棺材依然有股潮湿感,莫不成真的是五彩棺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整个人都抖了起来,若这口棺材真是五彩棺,恐怕堂屋内所有人都会有断肢的危险,特别是我,甚至会丧命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五彩棺极为不祥,在古时候,那些穷凶极恶之人,被处死后,一些当/官的,怕犯人变成鬼回来报仇,便会用五彩棺将死者的尸体装起来,然后下葬。

    据民间传闻,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,那便是将死者的魂魄永久地禁锢在棺材内,具体是怎么回事,传言颇多,我也分辨不清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点我敢肯定,五彩棺绝非寻常棺材,一旦碰上这种棺材,唯有死足五人,棺材才能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平静仅仅是指五彩棺本身平静下来,并没有包括死者的尸体,换句话说,五彩棺不但棺材本身较为诡异,真正让人恐惧的是躺在五彩棺内的死者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里愈发没底,就对郎说,“大哥,帮忙将棺材翻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翻棺?”他一愣,就说:“死者还在里面,咱们这样做,是不是对死者不敬?”

    我解释道:“放心翻,倘若这口棺材真是五彩棺,我相信死者绝对不出掉出棺材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率先抓住棺材边沿,风调雨顺四兄弟也跟着抓住棺材,那郎高犹豫了一下,问我:“九哥,你有多大把握?”

    “九成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在他们脸上一一扫过,问他们准备好了没,他们齐刷刷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见此,我打了一声口号,“一、二、三,翻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们所有人一起用力,整口棺材被抬起,我怕我们力气不够,就朝边上休息的游书松喊了一声,“那个谁,我请你过来,是让你帮忙,不是让你在那休息,赶紧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那游书松好似没想到我会喊他,犹豫了一下,最终站起身,领着他手下几名八大金刚朝我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待他走到我边上,我让他到对面接住棺材,然后将整口棺材翻过去。

    要说这游书松吧!还算有职业操守,啥话也没说,走到我们对面,就让他手下几名八大金刚帮忙接棺材。

    很快,棺材被我们侧起来了,奇怪的是,死者非常平静地躺在棺材内,并没有因为侧过来而挪动一下,这让我愈发肯定这口棺材就是五彩棺,须知普通棺材一旦将棺材侧起来,死者务必会从棺材滑落出来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情况,足以说明这棺材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九哥!这是咋回事?”那郎高看着这一切,满眼不可思议地盯着棺材。

    我沉着脸,就说:“先不要讲话,将棺材翻过去,以棺底朝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说了一声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所有人齐心将棺材翻了过来,值得一提的是,我们将棺材翻过去后,是按照先前摆放棺材的位置,在下面放了两条长木凳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那郎高、陈二杯以及风调雨顺四兄弟立马猫着腰,朝棺材下面看去,嘴里不停地啧啧道:“天呐,这什么情况,棺材内的陪葬品都掉出来了,唯独死者躺在棺材内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微微弯腰,朝下面看了一眼,正如他们说的那般,陪葬品都掉了出来,唯独死者躺在棺材内,就好似被胶水黏在棺材内一般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已经肯定这口棺材就是五彩棺,便对郎高说,“大哥,拿把柴刀过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