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68.第968章 五彩棺(80)
    那宋茜曦的微笑,在我看来,充斥着一种叫满足的味道,更多的是对这社会的无奈,又或者说,是对她整个人生的无奈。

    当然,具体是啥意思,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静静地看着她,她则看着我笑,这让我有些入神,甚至忘了身处堂屋,宛如整片天地间只有我们俩人一般。

    渐渐地,她的微笑越来越淡,淡到让人察觉不到她在笑,唯有那微微上翘的嘴唇,艰难地支撑着她的微笑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内心一紧,要是没猜错,这是化作血水的前奏。

    我急了,我想跑过去拉她,她却给我抛了一个眼神,紧接着,她脑门之上开始掉毛发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脱掉,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那掉落的毛发不待落地,竟然…竟然在空中化作虚无。

    这吓得在场所有人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我急了,真的急了,哪里顾得上其它,立马朝她那边跑了过去,那郎高一把拉住我,“九哥,你找死啊!”

    我一把打开他手臂,我与这宋茜曦算是萍水相逢,但是,这一路走来,我对她充满了一种同情感,就觉得这女人太可怜,一股男人的保护欲,令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猛地朝那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到她边上,她浑身再次发生变化,由脑门开始,一点点血水开始滴下。

    “大姐!”我猛地喊了一声,一把抱住她,她好似已经失去知觉,嘴角仍旧挂着一抹春风般的微笑。

    渐渐地,血水越来越多,越来越多,她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,我…我想喊,可,嘴里好似被什么东西堵住,双手死死地抱住她,两行眼泪情不自禁地簌簌而下。

    我…我不知道怎样形容那种感觉,就觉得此时的我,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,完全不知道脑子在想什么,唯有双手出自本能地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大姐!”我憋足气,猛地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或许是我的声音让在场的那些人回过神来,一个个尖叫连连,特别是宋广明那一伙人,撒腿就跑,嘴里不停地辱骂着,说是这种ao子,就该遭到这种报应。

    而郎高等人则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至于游书松一伙人既没尖叫,也没有过激的反应,就静静地站在边上,以旁观者的态度看待场中这一切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怀里的那个她,渐渐地在融化,就如搂着雪人一般。

    我好几次想紧紧搂住她,却发现双手有股酥酥麻麻的感觉,怀中人变得越来越小,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不到三分钟时间,活生生的一个人,就这样消失在我怀里,留下地面一滩血水,不对,应该说,在血水中还有一张嘴唇,一张挂着微笑的嘴唇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不知道愣了多久,双手一直呈怀抱姿态,那郎高忽然走到我边上,在我肩膀轻轻地拍了一下,说:“九哥!”

    我脑子一直记着刚才发生的一幕,并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那郎高又拉了我一下,说:“九哥!”

    我还是没理他,双眼空洞地看着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他声音陡然升了几十分贝,在我脸上拍了一下,“你咋了,别吓我!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我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,微微回过神来,一把抓住郎高肩膀,歇斯底地喊道:“死了,死了,她就这样死了,为什么啊,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他声音有点苦涩,低声道:“人终归一死!”

    我一把甩开他,怒吼道:“什么叫人终归一死,她只是世间一可怜人,凭什么会落个如此下场,凭什么啊!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整个身体的力气好似在这一瞬间被抽空了,顺势蹲了下去,颤巍地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地面的血水,入手黏黏的,并没有鲜血的血腥味,反倒有股很强的腐臭味。

    这让我愈发疑惑,猛地呼出一口气,让自己心态稍微平复一些,定晴一看,这鲜血与我们平常见到的鲜血不一样,让我诧异的是,我发现这血水左侧位置,有股黄/色的液体。

    那黄/色格外淡,只有拇指般大,若不仔细观察,很难发现。

    我一愣,要是没记错,我记得那向水琴化作血水时,边上好似有一股紫色的液体。

    那时的我对向水琴的死亡,并没有怎么上心,只是稍微看了一眼,而现在我与宋茜曦也算有交集,再加上我对她有股同情心,这让我对她的死亡格外看重,轻易的发现这股奇特的液体。

    我想伸手去触摸那黄/色液体,那郎高一把拉住我手臂,低声道:“九哥,别碰!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他,问他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感觉有液体好似有生命力。”

    我更加疑惑了,这液体有生命力?开玩笑吧!就说:“你没感觉错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绝对没有,你知道的,自从手臂上多了葫芦状的纹身后,嗅觉比普通人要强不少,我能嗅到这黄/色液体不同于周边的血水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里一沉,就如郎高说的那样,他手臂上多了葫芦状的纹身后,嗅觉的确比普通人强,就如在歧坪镇,就是他利用嗅觉去揣测死者的意图。

    而现在他这样说,肯定有他的道理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敢轻举妄动,便蹲在那液体边上,仔细端详了一会儿,并没有看出有什么生命力,就让杨言找了一根木棍,然后用木桶捅了那液体几下,跟先前一样,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能感觉到宋茜曦的存在么?”我朝郎高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很奇怪,在她整个身体化作血水后,我完全感觉不到她的存在,更别说感应她的意图,我怀疑她可能已经消失在天地之间,就连坠入六道的机会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怔,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人死后,一般情况下,三魂七魄都会在原地滞留一会儿,绝对不会消失在天地之间,除非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