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64.第964章 五彩棺(76)
    那美女见我表情不对,就问我:“怎么?看你意思好似没差异?”

    我没有隐瞒,直接对她说,“你父亲的丧事由我主持,我没听说过有你这么一号人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她一愣,笑道:“很正常啊,那个家庭并不待见我,对他们来说,我早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哪能不明白她意思,估计是与家庭闹矛盾,被父母扫地出门,不过,让我疑惑的是,这么漂亮的女人,哪个父母舍得扫地出门,要知道我们那边嫁个女儿,父母能捞不少呢,就凭这女人的长相,彩金不说多了,十万还是有得。

    当然,我这样想也是从经济方面考虑,毕竟,身为农村人,钱这玩意决定了好多因素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盯着那女人看了半天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这女人给我一种怪怪的感觉,不像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女人呵呵一笑,瞥了我一眼,说:“既然是你主持我父亲的丧事,我也懒得回去了,这里有五万块钱,算是我吃‘白’酒的礼金,你替我交给我那个便宜哥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掏出五扎人民币交在我手里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看着她背影,我有些懵圈了,这女人没毛病吧?我们才刚认识,就拿五万块钱扔我手里?不怕我是不骗子?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喊住她,说:“美女,百善孝为先,既然都回来了,便回去看看你父亲吧!另外,你不知道的是,你哥哥昨天追随你父亲的脚步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女人立马停住脚步,扭过头看着我,沉声道:“你说的是真话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人命关天的事,哪敢跟你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她面色微微一变,朝我走了过来,在我面前三十公分处停了下来,说:“再给你五万,加上先前的十万块钱,算是给我侄子的见面礼,这钱就拜托你交给我那小侄子。哦,对了,我那侄子太小,你把这十万块钱给我们村的村长吧!我相信他老人家能好好照顾我侄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回去?”我有些搞不懂这女人,她这是什么意思?知道自己父亲跟哥哥都死了,居然没啥反应?难道在她眼里,十万块钱足以买断亲人之间的关系?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我回去,只会给父母丢脸,弄不好,丧事都办不下去,由你将这钱带回去,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放心啊!”我脱口而出,就说:“我不知道你与死者有什么恩怨,不过,现在人都死了,生前的一切恩恩怨怨也算两清了,何苦再与死人计较,我相信你本心不坏,回去吧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直觉告诉我,这女人心里颇为善良,只是不知道什么缘故,与家里闹得不可开交,还有一点是,自从宋华死后,我不知道这场丧事的主家由谁来当,至于死者那几个兄弟,我是真心对他们没啥好感。

    所以,我打起了这女人的主意,毕竟,她是死者的女儿,有她在,这场丧事才能顺利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那女人听着我的话,想了一下,好似有些意动,不过,始终未曾开口。

    “对了,听我朋友说,上河村又死了一个陌生人,应该与死者有些关系。”我见那女人没说话,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陌生人?”她缓缓吐出三个字,疑惑道:“男的还是女的?”

    我一愣,杨言打电话时,就说死了一个陌生人,并没有说男女,就对她说,“你等等,我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掏出手机给杨言打了一个电话,问了一下那陌生人的性别以及相貌。

    那杨言告诉我,那陌生人是个女的,还是个大美女。

    我把这话告诉那女人。

    她听后,整个人朝后退了几步,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,“不可能,不可能,她不可能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那人?”我面色一喜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她没有理我,嘴里一直重复那句话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急了,就准备再问,那郎高一把拉住我,轻声道:“九哥,先让她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不说话,掏出烟抽了起来,那女人则双眼无神地盯着天空,偶有几辆车子在我们面前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那女人好似忽然想到什么,猛地走到我面前,急道:“快,带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刚才听到她哥哥死了,反应并没有多激烈,怎么现在反应一下子变这么大,就问她:“你认识那陌生人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认识,那人是我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?”我真的懵了,这什么人际关系啊,怎么那么混乱,还有就是,若那陌生人是她姐姐,按说上河村应该会认识才对啊,而杨言却告诉我,上河村的人并不认识那陌生人,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点点头,说:“对,那人就是我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你姐姐,上河村的人为什么不认识她?”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她冷笑一声,说:“他们认识,只是不屑于说出来罢了,在他们眼里,我跟我姐姐是他们村子的耻辱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疑惑更重了,按照我们农村的风俗,人都死了,哪有认识却不说出来的道理,毕竟,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绝对不会做的绝情。

    那女人好似知道我不相信她一样,笑了笑,问了我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她问:“小兄弟,你看我漂亮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单凭长相而言,这女人的确有几分姿色,甚至可以说,我认识的女人当中,这女人的长相能排前五,比乔伊丝只差了那么一丁点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娶我做媳妇吗?”她笑呵呵地问道。

    我一愣,什么意思?这女人太直白了吧,就说:“抱歉,我已经有心上人了。”

    她诧异地瞥了我一眼,满意的点点头,说:“不错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肩膀上的披肩拿掉,又将长衣裙往下拉了一点,露出一对酥/胸,隐约能看到一点点红色凸出来的东西,不对,应该说,那凸出来的东西接近于紫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