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61.第961章 五彩棺(73)
    那男的一听我这问题,眉头皱了皱,就说:“大叔,拿小学生的题目考qh高材生,你是不是不懂qh二字意为着什么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我文化低,您老帮帮忙呗!”

    “好,看你如此勤学的份上,问吧!”那男的一脸鄙夷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干笑两声,问道:“20除3,猜一成语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立马说,“什么破题啊,我平生最恨猜成语,换一道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也不说话,反倒是那名叫晴晴的女生开口道:“20除3,答案近于6.666,应该是陆续不断,或者六六大顺,可对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对那晴晴不由刮目相看,还真别说,这小女生长的倒也清纯,说不上多漂亮,却给人一种干干净净的感觉,看上去格外舒服。

    那女人见我看着她,面色一红,立马将头埋得很低,而她边上的另一名女生则饶有兴致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这让我感觉莫名其妙的,也不好再跟她们说话,就对那男的说,“这位同学,我还有道题,需要到厕所才能解答,不知你可否有这胆量,当然,你要是答不上来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故作叹气,道:“艾,这火车为什么总是开前门,后门却不对乘客开放,当真是郁闷。”

    我这话的意思是,讽刺那男的走后门考入qh大学。

    对面那俩女生显然听出我话里的意思,噗哧一笑,这让男的火冒三丈,立马应承下来,说:“走,谁怕谁,老子是跆拳道高手,岂会怕你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站起身,朝那男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待他起身朝厕所走那边走过去后,我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眼瞧就要快到厕所了,陡然,整间火车暗了下来,这与我猜测的一样,原因在于,我先前看到轨道边上竖了一块牌子,那牌子上写着,离拗子隧道还有3km,而刚才与他们交谈之际,火车刚好过了3km进入隧道。

    我哪里会放过这机会,立马喊了一声,“大哥,厕所左边第三人。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趁着黑色立马朝自己座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转身,就听到杀猪般的叫喊声响起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三十秒的样子,火车内陡然亮了起来,我已经回到自己座位,背后传来那男的杀猪般的叫喊声,“草泥马,哪个敢打的老子,站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面无表情,拿着孔三给的图纸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那男的怒气冲冲的跑到我边上,一把抓住我衣领,怒声道:“草泥马,是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有点于心不忍,玛德,郎高下手太狠了,这男的两只眼睛已经亮了熊猫眼,嘴角的位置挂着不少鲜血,特别是嘴唇,我能明显的看到肿了不少。

    当然,事情既然做了,咱还得继续装/逼是不,就说:“这位同学,你说什么呢,我刚才看火车内黑了,立马回到自己座位,你怎能冤枉我呢?”

    他一愣,面色一狠,就说:“我刚才明显听到你喊,大哥,厕所左边第三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啊!我喊着玩的。”我耸了耸肩头,无所谓道:“要不,你报警,让警察帮你查查谁打你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那男的恶狠狠地看着我,“老子不管,肯定是你打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手就要揍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郎高走了过来,他一边抖了抖手上的水泽,一边说:“我看谁敢动手打人。”

    令我哭笑不得的是,郎高身后居然还跟了两名车警,看架势,这两名车警应该是他叫过来的,玛德,这郎高太特么不厚道了,打了人,还特么叫车警过来,这是要把那男的往死里整啊!

    不过,我喜欢,谁让这男的那么招人厌恶,让他吃点苦头也是正确的,免得出去祸害别人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郎高朝身后那两名车警说,“同志,你们看到了,这人凭仗某学校的身份,欺负我朋友,一言不合就要打人,根据中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八条第三小条,他这行为涉嫌故意伤害未遂,我有理由要求将这人座位调开。”

    额?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故意伤害未遂?有这罪名吗?

    那两名车警察显然也不知道这罪名,不过,最后一句话他们听的真切,二话没说,拉着那男的就说,“先生,考虑到你有暴力倾向,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草,你们阴我!”那男的大吼一声,扬手就要打我。

    我在社会上也算混了一年多,自然懂得此时该怎样反应,立马说:“这位同学,你我素未谋面,你这是干吗啊!想要在美女面前彰显自己身手,也不用拿我出气啊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故作害怕的表情看着他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我装傻充愣的本事很厉害,这不,我刚说完,那两名车警脸色沉了下去,厉声道:“先生,你若再反抗,我有权利将你从这趟火车上请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男的瞬间萎了,悻悻地收回高举的手臂,恶狠狠地盯着我,“我记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叔叔,他威胁我!”我故作害怕,朝那两名车警来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或许是警察叔叔四个字,刺激那两名车警,毕竟,他们看上去不过二十三四的年龄,就瞪了我一眼,也不说话,拉着那男的就走,而男的倒也乖巧,乖乖地朝另一节车厢走了过去,时不时回头瞥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那男人的眼神,这种人我懒得搭理,若是换成郭胖子在这,我估计那男的决计会被揍得更狠。

    随后,我捧着图纸开始看了起来,对于刚才这小小的插曲,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,我忽然想起,那男的被车警拉走时,对面那俩女生一直未曾开口,按照正常情况来说,他们是同伴,那俩女人应该出言阻止才对。

    带着这种疑惑,我抬头看了那俩女生一眼,就发现她们一直盯着我看,好似在盯怪物一样,这让我更疑惑了,就问她们,“刚才,你们怎么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名叫晴晴的女生抢先道:“你是不是陈九?”

    她认识我?

    这是我脑子的第一反应,就问她:“你怎么知道我名字?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!”她面色一喜,立马站起身,又朝郎高招了招手,意思是让郎高站起来。

    那郎高也不说话,悻悻起身,坐到对面,而那晴晴则坐在我边上,再次问道:“你真是陈九?”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!”我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追到我们校花梨花姐姐的?”她好气道。

    我有点不明白她意思,反倒是郎高在边上问了一句,“你们跟梨花妹是同学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啊!梨花姐姐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勒,追她的人从北方能排南方,就在去年年底的样子,她请了一个月长假,回校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,她已经有男朋友了,叫陈九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眼睛一直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这让我怪不好意思的,不过,让我没想到的是,梨花妹居然在qh大学挺有名,想想也对,梨花妹生的那般漂亮,而这看脸的社会,不出名才怪。

    也没多想,就尴尬的笑了笑,至于梨花妹说她男朋友是我,我并没有放在心上,主要是梨花妹那人我看不透她,就扯开话题,问她:“同学,能不能借支笔用用。”

    那晴晴想也没想立马掏出笔朝我递了过来,又问,“陈九哥哥,告诉我嘛,你是怎么追上梨花姐姐的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不想说话,便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然后找到需须之图,再根据宋广亮的生辰八字在图纸上面开始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一副新的图形出来,与我在歧坪镇画的一模一样,也就说是,这卦象属于九贲卦,再根据先前推算出来的结果,让我陷入深思当中,卦象显示,下一个死者会是宋广亮有钱的嫡亲。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那宋广亮的嫡亲明显没有有钱人,为何卦象会这样显示?

    是卦象不准?还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对啊,我记得老秀才说过,九阳爻卦是世间最为精确的卦象,甚至可以说,九阳爻卦能占卜世间万事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有些拿不定主意,就将心中的想法跟郎高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沉声道:“九哥,你能确定么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以卦象而言,绝对精确,只是…死者宋广亮的家庭情况,你我都清楚,根本没有富贵的嫡亲,当真是古怪!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就说:“先不想了,回湖北再商量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手机不适时宜的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杨言,立马接通电话,就听到杨言急促的声音,“九哥,又死人,跟宋华的死状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紧,就问他:“谁死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