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60.第960章 五彩棺(72)
    那男的一见我站起身,居然…居然抬手又要打我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彻底火了,俗话说,泥菩萨还有三分脾气,我特么堂堂八仙宫宫主,竟然被人欺负到头上,我也顾不上其它了,抬手就是一拳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男的身手好似不错,一把抓住我挥过去的拳头,就说:“小子,你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我冷笑一声,另一只手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让我非常蛋疼,居然又被那男的给抓住了,这让我火冒三丈,立马朝郎高打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郎高的反应让我有股暴走的冲动,他居然笑了笑,说:“九哥,咱一成年人不跟几个小屁孩计较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想打人,特想。

    玛德,这叫什么事,只是借支笔,至于这样么?

    当下,我缩回手,恶狠狠地盯着那男的,冷声道:“我记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哟呵!”那男的讽刺一句,“大叔,记住又能怎样?能打我么?就你这种猥琐男,老子单手能打三。”

    我草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老子哪里猥琐了?正准备说话,那郎高拉了我一下,轻声道:“九哥,我猜对面几位小朋友误会你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明白这话的意思,就问他为什么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而是朝自己裤裆的位置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瞬间,我立马明白他意思,卧槽,老子只是单纯的借支笔,这些个大学生咋想的,怎么会想到那方面去。

    玛德,难怪有人说,大学生才是最污的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点收不住脚,就尴尬的冲对面那两女生笑了笑,说:“同学,我只是单纯的借支笔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怕她们误会,连忙掏出图纸放在桌面,然后用手在上面做了一个写字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对面那俩女生脸色一下子就红了,至于她们边上那男的,或许是平常嚣张习惯了,挑衅的瞥了我一眼,不屑道:“大叔,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猥琐的样子,是不是想搭讪两位学妹?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而是再次朝那俩女生说了一句,“同学,能不能借支圆珠笔给我用?”

    那女生立马掏出包,看那架势是准备掏笔,哪里晓得,那男的一把摁住女生手臂,低声道:“晴晴,别听这大叔瞎扯,你上次没看过一新闻么,一猥琐男故意找女生借笔,然后在笔上抹点迷药,只要触碰到这笔,整个人便会恍恍惚惚的,任凭别人控制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真心醉了,现在的大学生这是怎么了?思想咋那么污,咋把人想那么坏,再者说,我特么像坏人么?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也不想再找他们借笔,就打算找背后的人问问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男的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,猛地站起身,拍了拍手掌,大声道:“大家注意点,我们这节车厢有个会用迷药的骗子,切莫上当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直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!”我怒骂一句,抬手就是一拳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我疑惑的是,那男的并没有躲,而是任由我拳头砸在他胸口。

    “大家看,骗子发火了。”那男的面露痛苦之色,一手扶着胸口,大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瞬间,无数双怀疑的眼光朝我瞥了过来,在那些人眼中,我看到的是一脸不屑,想必,他们是信了那男人的话。

    我…我…我特么无语,这男的居然阴我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郎高忽然拉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火车上人多,咱们别节外生枝,尽早赶回湖北才是正事。”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抬手指了那男的一下,“下次别让我遇到你,老子废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其实就是放狠话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毕竟,我是正常人,难免有自己的脾气。

    “等你!”那男的挑了我一眼,讥笑道:“骗子,跟我玩,你智商低了点,我好歹也是qh大学的高材生。”

    起先,我也在意他的话,不过,在他说到qh大学时,我心里咯噔一下,要是没记错,梨花妹好像也是qh大学的学生,难道他们是校友?

    想到这,我悻悻地坐了下来,朝对面那女生问了一句,“同学,你认识盘梨花么?”

    那女生面色一愣,紧接着面色一变,喜道:“你认识梨花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正准备说话,那男的又插话了,他说:“晴晴,别信这猥琐大叔的话,我估摸着他是从哪听到梨花的名号,故意拿来行骗。”

    我火了,脱口而出,“玛德,老子才19岁,哪里像大叔,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,再乱说,信不信老子弄你。”

    “哟呵!”他面色一沉,“骗子被人揭短,开始发火了,这桥段太老了,大叔,做好功课再出来搭讪,免得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玛德,我没得罪这男的吧?怎么处处跟老子作对?莫不成我无意之中挖他家祖坟了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男的站起身,看那架势是打算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当下,我眼珠一转,立马对那男的说,“这位同学,抱歉,我有眼不识qh大学的高材生,还望您老放我一马。”

    那男的好似很享受我这话,满意的点点头,说:“不错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脸谄媚的看着那名叫晴晴的女生,说:“晴晴,我没说错吧!这社会坏人太多,好在我跟你回校,否则的话,指不定你现在已经被这猥琐大叔骗了。”

    那名叫晴晴的女生半信半疑的看着他,又在我脸上我瞥了一眼,嘀咕道:“这位大哥看着不像坏人啊,冠军学长,你是不是想多了?”

    “哪能啊,晴晴,相信我!”那男的一脸自信的看着那晴晴,好似在请功一般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哪能不明白那男人的意思,冷笑一声,玛德,这男的估计是想追那晴晴,居然踩低我抬高他自己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朝郎高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先去厕所,又朝那男的说,“这位同学说的,这社会坏人多,对了,这位同学,我小学毕业时,有道题目一直没想明白,不知道你是否能替我解答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