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59.第959章 五彩棺(71)
    至于现在么?

    说实话,我并不想妥善的处理那血水,主要是,我觉得人活于世,恩怨要分明,就如这向水琴,若说她没做伤天害理的事,怎么可能遭这报应?

    故此,我有些犹豫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那郎高推了我一下,问道:“九哥,有啥好意见没?”

    我又想了想,深深叹出一口气,呼,人都死了,还在乎她生前干吗,就说:“找口棺材,在棺材里放入一些谷灰,而谷灰最好用白色的麻绳袋子装起来,最后再往棺材里面撒上五谷杂粮,对了,她生前是卖肉的,最好再放一面铜镜在棺材尾部,下葬的时候,先在墓**放入一些绸缎以及金银财宝,也算是满足她生前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不拉回湖北?”那郎高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她本是接四方客,亡于此,便葬于此,对她下辈子有好处,若是强行拉回家,只会讨万人嫌,甚至会破坏当地风水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那摊血水走了过去,微微弯腰作揖,念了一段《往生咒》,又烧了一些黄纸,叹声道:“愿你下辈子安好,莫在行那恶事!”

    做完这个,我又招呼那妇人,让她帮忙将这向水琴安葬,至于丧事费用,我打算由我出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都遇到了,就当做了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那妇人好似不太情愿,说是这丧事费由她们家出,被我给拒绝了,理由是,这丧事费不能乱出,不吉利,而我是八仙,出这么一笔钱,算是行内规矩。

    再者说,这向水琴没啥年纪,也不需要办丧事,只需买一口棺材,请几个人帮忙抬上山下葬即可,大概三千块钱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随后,我有对那妇人招呼了一些事,由于时间关系,我并没有多说,就给她留了电话,让她遇到不懂得地方给我打电话,便领着郎高朝车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是中午12点的样子,我们俩人赶到镇上的车站,租了一辆面包车直接去了市里的车站。

    下午2点,我们出现在市里,先是去车站拿了票,后是在车站附近随便找了一家快餐店吃了一顿便饭,便急匆匆地上了火车。

    或许是清明节的缘故,车上人流量挺大,不少人站着,这让我有点好奇了,就问郎高,“大哥,我们刚买的车票,你怎么捣鼓的座位票。”

    他一笑,说:“九哥,说出来你都不信,我这边刚拜托人买票,那边正好有两个人退票,不偏不倚被我买到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!这运气也特么够好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我们找到自己的座位,我坐在靠窗口的位置,对面是三名年轻人,两女一男,跟我年纪差不多大,看他们才穿扮应该是大学生。

    很快,火车拉响鸣笛声,缓缓启动。

    随着火车启动,那郎高好似想起什么,伸手拉了我一下,轻声道:“九哥,你先前为什么忽然要回湖北?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也没隐瞒,就告诉他,“先前弄出来的需须之图,显示上九贲卦,贲者,饰也,光彩烜(xuan)赫,火色含丹,阴阳交错,应杂其间,进退荣益,束帛戋戋(jian)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郎高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这卦象我记得老秀才跟我说过,当时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愣是记了下来,就说:“光彩二字,暗指卖肉的,有句话是这样说的,烟花**俏梳妆,跟这话的意思差不多,而煊赫暗指这事会闹得很大,至于火色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郎高一脸黑线的看着我,没好气道:“九哥,没必要一个字一个字地解释,直接说这卦象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好吧!我瞪了他一眼,其实,我是想借卦象,向对面那三名大学生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华,说白点,就是想在大学生面前装逼。

    当然,这完全是我自尊心作祟,于我来说,没念大学是我心里的梗,很多时候,我都在幻想自己要是能念大学多好。

    然而,残酷的现实告诉我,别做梦了,还是好好当八仙吧!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对郎高说,“意思很简单,这事的起源与卖肉的有关,甚至可以说,整个事都是因卖肉的而起,至于向水琴招来灾祸,卦象没有具体显示,只是隐约点明,是她咎由自取,再后面的意思,指的是整场丧事可能会出大事,甚至会牵扯一些富贵人家进来,到最后会兵戈相见,说不上血流成河,至少这场丧事还会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啥,还死人!”那郎高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可能是发现身处火车上,连忙压低声音问我,“九哥,卦象有没有显示谁会死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从卦象来看,这次死的人可能是有钱人,还是死者的嫡亲,这让我有些摸不清头脑,死者的家庭情况,我清楚的很,一共六人,兄弟五人,除了死者,剩下四人都是穷苦人家,难道是死者的妹妹?

    我记得宋华说过,他那姑妈嫁了一个有钱人,应该算是富贵人家。

    可,不对啊!

    俗话说,嫁出去的女人,泼出去的水,不能算在死者的嫡亲里面,严格来分的话,应该算是外亲。

    但是,卦象显示的是,下次死的人是死者嫡亲,还是个富贵人家,这特么与死者的家庭情况完全不符合啊!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面色一沉,难道是卦象出问题了?又或者说这卦象不准?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拿出孔三给我的那叠图纸,在图纸上找到需须之图,又在身上摸了摸,想找笔再试着画了一下。

    摸了老半天,身上根本没笔,也对,我一八仙怎么可能随身带笔,就把眼光抛向对面那三名大学生,朝坐在最边上那女学生问了一句,“这位姑娘,能不能借你的笔给我用下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女人面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,这女人有病吧?只是借支笔,至于这样么?便把眼神瞥向她边上那女人,问道:“能不能借你的笔给我用用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那女人开口就是一句脏话,骂的我一愣一愣,就觉得这俩女人肯定有病,正准备问她们边上那男生,哪里晓得,那男生抬手就是一拳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待我反应过来,胸口一痛。

    玛德,我长的那么好欺负?

    我火了,真的火了,这特么什么社会啊!只是借个东西,至于这么冷漠吗?不借就算了,还特么居然打人,我就不信他们没有求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,扬手就要揍那男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