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57.第957章 五彩棺(69)
    闻言,我立马走了过去,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红肚兜看了起来,入手的感觉很软,材质应该是丝绸类,肚兜的前胸,绣着一只当扈(hu)鸟,那当扈鸟状若普通的野鸡,尾巴偏长,五颜六色,与孔雀有得一比。

    这种当扈鸟我以前听人说过,据民间传说吃了这种鸟的肉,能够使人不眨眼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朝孔三问了一句,“你儿子以前眨眼很频繁?”

    他一愣,诧异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我一笑,说:“这当扈鸟足以证明你儿子眨眼很频繁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怕他继续再问下去,就朝他罢了罢手,也不再说话,而是拿起肚兜的背面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看,我面色大喜,这上面果真绣着需须之图,不过,我心中却有一个疑惑,就觉得这需须之图与我想画的需须之图有点差别,特别最上面的位置,我这最上面写的是十二个字,上六以信,待阳故曰,敬之终言,而他那边却是三条长横。

    这让我稍微有点带疑,是我记错了,还是这图不对?

    当下,我沉声道:“孔大叔,你确定这图是需须之图么?”

    他一愣,说:“听那道士说,好像是九阳爻卦,是不是需须之图,我不敢肯定。”

    好吧!难道这图是九阳爻卦的一种,并不是我想要的需须之图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继续朝下面看了过去,就发现三条长横下面一片空白的地方,上面有几个小子,写的是,酒食养,而能客,字的下面是一条长横,再往下又是空白,然后是两条短横,短横之间竖着写了四个字,四阳入坎。

    再往下以此是一条长横,然后是横着写,三阳入坎曰泰;长横,二阳入坎曰临;长横,一阳入坎曰復,最下面是十六个字,一阳之復,去性未遠,天地之心,故曰未失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有些懵了,不对,绝对不对,这上面写的是四阳入坎,我记得老秀才教我需须之图时,说的是这种图是九阳入坎,也就是说,这图并不是需须之图,而是九阳爻卦的其中一种。

    郁闷,先前还以为找到图例了,没想到居然白高兴了一场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心情有些低落,难道真的画不出需须之图了?玛德,要是画不出需须之图,根本无法勘测那向水琴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我愣在原地有些急了,朝左边走了几步,又朝右边走了几步,脑海里不停地思索着接下来怎么弄。

    那孔三见我神色不对,就说:“小兄弟,是不是这图不对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心情跟他扯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那图是啥样子,指不定我家还有!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啥,你家还有这种类似的图?”我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地看着他,开什么玩笑啊,我记得老秀才说,懂九阳爻卦的人不多,而这孔三家里怎么会有那么多图?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当初那道士在图纸上画了挺多这种图,说是以后我会用到,让我好生收着,莫乱丢失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头一震,以后会用到?不可能吧!这孔三看上去不像懂玄学的人啊,那道士怎么会让他收着图纸?莫不成那道士看出什么门道,让他收着图纸给别人用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浑身一怔,不是吧!那道士怎么可能这里厉害。

    若我猜测的对,也就是说,那…那…那道士算准有人会用到那图纸,甚至可以说,那道士算准有人想画需须之图,却又不会画。

    倘若真是这样,那道士也特么太恐怖了吧?

    想到这,我立马问孔三,“那道士是几年前在你家?”

    “快十年了吧!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十年!”我一愣,玛德,这特么还是人么,十年前就能算准现在的事,这特么太妖孽了吧!简直就不是人啊!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那道士的称号?”我声音有些急促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具体称号不知道,好似有个阳在里面。”那孔三想了一下,说。

    阳?

    等等,我记得青玄子的师傅,好像也有个阳在里面,具体叫啥名字,我忘了,难道孔三嘴里的道士,说的是青玄子师傅?

    一直时间,我脑子有些乱,也不想再打听下去,就让那孔三赶紧回家把所有图纸取过来。

    那孔三倒也爽快,二话没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十来分钟的时间,那孔三再次回来,这次他手里多了一把白纸,隐约能看到那上面画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从他手里夺过图纸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到三分钟时间,我立马找到那张需须之图,与我画的那图一对比,一摸一样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重呼一口气,朝那孔三说了一声谢谢,便照着那图纸抄了起来,不一会儿功夫,整副需须之图被我完全临摹下来,低头一看,这图看上去并不是很复杂,甚至可以说,这图很简单,简单到小学生都能画出来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这图与先前那图差别不大,都是一些长横条以及短横条,唯一的差别在于这图的字不同,特别是最后面的十六字,我临摹下来的这图,写的是,灾在外也,自我致寇,敬慎不败,守持正固。

    看到这十六字,我大致上明白一些,便将宋广亮的生辰八字代入到这需须之图中。

    这代入生辰八字,我那时候学的挺精,就是根据死者的生辰八字,化成八卦中的八个字,再按照从一到八的顺序,在需须之图上面添加长横条以及短横条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就会让需须之图产生图形变化,待八字悉数代入需须之图中,整个需须之图会演变成一种卦象,例如,九二之卦、六三之卦、四七之卦,最后再根据卦象揣摩卦意。

    我按照这个规律,在需须之图上面开始添加长短横条。

    这过程大概花了十来分钟,一副新的图形出来,定晴一看,我有些懵了,不可能,怎么可能是这种卦象。

    我以为看错了,死劲揉了揉眼睛,再看,没错,的确是这种卦象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!”我猛地起身,朝郎高喊了一声,急道:“快,别找了,赶紧订票,我们回湖北,回晚了,会出大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