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56.第956章 五彩棺(68)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想也没想,立马点头,“行,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说着,我怕郎高反悔,又补充了一句,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那郎高爽快的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我多想了,还是咋回事,总感觉郎高的态度好似有些变了,具体哪变了,又说不上来,就觉得眼前这郎高有些陌生,陌生到我看不懂他的行为。

    而我之所以同意郎高的提议,是因为我看中他的能力,一为知客能力,二为他的嗅觉。

    随着我跟郎高赌约的成立,那郎高立马忙碌起来,看那架势是打算通过科学的手段寻找向水琴化血水的真相。

    他那边开始忙碌,我这边自然也没闲着,便试着回忆老秀才教我需须之图的事,或许是时间久远的缘故,我在地面只画了不到五分之一,剩下的内容,无论我如何回忆,愣是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让我蹲在边上干着急,不停地挠脑袋。

    有句话是这样的,天无绝人之路,就在我惴惴不安时,那孔三凑了过来,他先是瞥了我一眼,支吾道:“小兄弟,你这是画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我正苦恼需须之图的事,哪有心情搭理他,没好气地回了一句,“别捣乱,去那边待着。”

    让我蛋疼的是,那孔三听着这话,愣是不走,就在我边上蹲了下来,一手衬着下巴,一手掐着香烟吧唧吧唧的抽着。

    说实话,看着他动作,我特么想拿棍子将他赶开,玛德,这人太不自觉了,没见我正在苦恼么?

    那孔三在我边上蹲了差不多三分钟的样子,时不时叹几声,这让我强忍的火气一下子窜了出来,厉声道:“我说你这人咋回事,蹲在这有糖吃?赶紧走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他叹了一口气,悻悻起身,一边朝后边走了过去,一边嘀咕着,“这东西好似在哪见过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浑身宛如被雷电击中一般,立马喊道:“等等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停下身,朝我这边看了过来,嘀咕道:“这图我好似见过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我呼吸变得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他点头,“好像见过,又好像没见过,要是没猜错,这图你是不是只画了五分之一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已经百分百肯定,这孔三绝对见过这图,甚至可以说,他对这图还挺熟的,否则,就凭五分之一的图,他不可能说这话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站起身,朝他招了招手,示意他过来,“你认识看看,这图叫需须之图,算是九阳爻卦的一种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他一掌拍在自己大腿上,喜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了,你一说九阳爻卦,我就明白了,我儿子满月的时候,有个道士给我儿子送了一件红肚兜,听道士说,那红肚兜上画的是九阳爻卦。”

    我一把抓住他手臂,“那红肚兜还在不?”

    他一愣,“应该在吧!具体情况,得问我媳妇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那妇人喊了一声,“翠翠,咱们儿子小时候的红肚兜还在不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想了一下,“在啊,儿子小时候的衣服都在柜子里面。”

    玛德,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我万万没想到这孔三居然会有需须之图,就说:“能不能把那红肚兜拿过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孔三根本没回答我的话,而是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决定,领着他媳妇径直朝他们村子那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夫妻俩离开后,我蹲在原地,看着他们的背影,心中不由一番感慨,没想到这夫妻俩福缘不浅呐,不然,那道士绝对不会给他儿子送啥红肚兜,更不会在红肚兜上面画需须之图。

    听老秀才说,这需须之图只可当占卜之用,不可当成礼物送人,若是被当成礼物送人,有泄漏之说,会遭报应,甚至会招来瞎眼、变聋的厄运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当初那道士送红肚兜应该是受了这夫妻俩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脑海不由想起老秀才说需须之图的事,他说,这种需须之图是以最初的九阳爻卦为基础,再以七天为一周期,顺着天道反复运动,来回复始,与天道运行相辅相成,体现出生生不息的自然规律,因此,这需须之图有复卦见天地之心。

    说白点,大自然的规律是一成不变的,唯有代入到大自然当中,再从大自然的变化中,寻找某一处契机。

    打个简单的比方,就来我来说,倘若这个世界上没有我,众多事情就会因为我的不存在而产生变化,这种变化在占卜上称为契机,也就说,我若不存在于世,那些由我经手的丧事也会变化,而丧事一改变,死者的墓穴也会随之改变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每个人存在现实世界中,一举一动都会与大自然产生一种联系,想要看清这种联系,就需要用需须之图勘察。

    当然,这需须之图只能勘察到一小部分事情,更多的事情会牵扯到九阳爻卦,据老秀才说,中华五千年历史,能完全学会九阳爻卦之人,只有区区一人。

    我曾问过老秀才那人是谁,他给我的答案很神秘,只说了一个字,“他!”

    我当时以为老秀才说的那个他,是指创造九阳爻卦的人,哪里晓得,他说,“创造九阳爻卦之人,只是根据大自然的规律创造这么一种占卜之法,并未学会。”

    这把我兴趣勾了出来,创造九阳爻卦之人竟然没彻底学会九阳爻卦,反而被后来者给学会了,这学会九阳爻卦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奈何老秀才死活不说那人是谁,再加上我当时一心在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上面,也没过多的问下去,这才导致我对九阳爻卦根本不会,只懂最简单的需须之图。

    不对,就连需须之图,只是懂一点。

    有时候真想说句,人在面临选择的时候,切莫太沉迷某一样东西,应该涉及广一些,而我就是活生生的反面教材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人说学东西应该精而不是广,具体怎样衡量,还是看个人的需求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看看是不是这个。”就在这时,那孔三回来了,他们手里拿着一件红色的肚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