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55.第955章 五彩棺(67)
    一听游天鸣声音,我也没跟他客气,直接说:“天鸣,能不能请你师傅过来坐镇上河村。 ”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那游天鸣直接来了句,“抱歉,出门的时候,师傅交待过,无论发生任何事,都不会插手,即便我死在这场丧事上,师傅也不会插手。”

    我实在不懂他意思,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而游天鸣那师傅明显有能力挽救这场丧事,为何偏偏不愿出手,难道在他眼里,如命如蝼蚁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心里有些气愤,冷声道:“你确定他老人家是这样说的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师傅说,每个人从一出生,很多事情已经注定,若是强行从中改变,只会惹祸上身,甚至会让整件事变得更为严重,唯一可做的便是,由应劫之人去破,至于能不能破,需要看那个人的福缘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这特么什么狗屁理论,就问他:“谁是应劫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他丢下这句话,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气的,再次拨通电话,不到三秒钟时间,电话被接通,不待对方说话,我立马说:“天鸣,我知道你心肠好,也知道你心善,你能不能帮忙向你师傅说几句好话,让他老人家在上河村坐镇,我怕这事再闹下来,会有更多人死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,说:“陈九,我师傅脾气古怪的很,他说不会出手,便不会出手,不过,我可以送你一句话,希望你能领悟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需于血,出自穴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自己领悟吧!我只能告诉你,这六个字是师傅给你占卜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再次挂断电话,传来一阵忙音。

    “需于血,出自穴?”挂断电话后,我嘀咕一句,这话好似在哪听过。

    等等,占卜,我记得老秀才那时候用的是龟相占卜法,他好似也说过类似的话。

    当下,我死劲敲了敲脑袋,玛德,这六个字啥意思啊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愣在原地,脑子不停地回忆我与老秀才的过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拉了我一下,说:“九哥,长毛那边怎么说?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陡然,我猛地想起一句话,需于血,出自穴,这话出自《易经》的需须之图。

    所谓需须之图,说的是需卦四阳二阴,六爻(yao)不论刚柔,各能容忍守静,敬慎待时,所以或吉,或无咎,或化险为夷,或有人相助,皆不呈凶相。

    而需于血,出自穴,应该是需须之图中的一种卜相,这种卜相需要摆一个需须之图,由二阳入坎,四阳入坎,然后以卦上为坤卦,下为乾卦,最后以复卦入中宫,再加上本人生辰八字,可以得出某件事的凶吉,甚至可以看出某件事的解决方法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种需须之图格外复杂,当初老秀才要教给我,那时候的我一心扑在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上,压根没怎么听老秀才说的需须之图。

    可,现在游天鸣师傅居然给我占了这么一卦,想要了解这其中的意思,务必要先布一个需须之图。

    玛德,这种图,我只见老秀才画过一次,根本没记住多少,想要画出来,恐怕不可能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头疼的很,早知道会遇到这种事,那时候就应该跟老秀才多学点东西了,毕竟,占卜、风水跟抬棺匠这一行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就算后悔没用了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我愣在原地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,甚至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愣在那,再次推了我一下,说:“九哥,你到底怎么了,长毛那边怎么说?”

    我扭头瞥了他一眼,也没隐瞒他,就将长毛的话跟他说了出来,又将游天鸣说的那六个字说了出来,说到最后,就连需须之图的事也跟他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一手托着下巴,沉声道:“九哥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这事恐怕是一个阴谋,一个针对死者的阴谋,也有可能是针对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:“九哥,你想想看,死者只有一个儿子对吧,而现在死者的儿子以及假儿媳妇都死了,你再联想死者兄弟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我脑子乱糟糟的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!”他缓缓吐出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我隐约有些明白了,就说:“你意思是,宋华、向水琴之所以化成血水,并不是什么诡异事,而是有人对他们下药了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我在警校那会,我们教练说过一种药水,说是那药水可以让人的尸体在半小时之内化成一滩血水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反驳道:“不对啊,那向水琴化成血水的时间,我估计只有三四分钟,与你说的半小时明显不符合。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,天知道有没有比那种药水更厉害的药水,总之一句话,我觉得这事并不是什么鬼神在作怪,而是人为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没再接话,主要是我感觉郎高的想法与我的想法格格不入,就我知道的来说,这种化血水只有一个可能性,那便是鬼神在作怪。

    我这样想,是因为,这一切太特么诡异了,试想一下,不到几分钟时间,活生生的一个人化成一滩血水,试问什么药水有这种速度,更为关键的一点,在这之前,那向水琴与我说过话,并不像是被下药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也没再跟郎高说话,就准备开始捣鼓需须之图的事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不理他,就说:“九哥,我与你打个赌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赌?”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倘若这事是被人下药,你与我一起去当警察,以我家的关系,绝对能让你当一个名副其实的警察,倘若这事不是被人下药,待我完成梦想后,这辈子永远跟在你身边办丧事,绝无二心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脸色格外严肃,声音也有几分执着在里面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他怎么会想着让我跟他去当警察,正准备问他原因,就听到他继续说:“九哥,敢赌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