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54.第954章 五彩棺(66)
    只见,那向水琴也不知道咋回事,浑身鲜血淋漓,特别鼻子、眼睛、嘴角、耳朵等地方,源源不断的鲜血从里面涌了出来,吓得我猛喊跑。

    随着我声音一出,那些村民哪里顾得上救人,撒腿就跑,就连郎高也想跑,反倒是孔三夫妻俩愣是在原地,我不知道他们是想救人,还是已经被吓懵了,就朝他们喊了一句,“跑,快跑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跑了两三步,可能是想起我没动,立马转身朝我这边跑了过来,颤音道:“九哥,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我特么哪里知道怎么回事啊,说了一句不知道,便示意他拉着孔三夫妻俩跑。

    那郎高说,“九哥,你不走,我不走!”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都什么时候了,这地方明显有怪异,要是再留这么多人,恐怕会像向水琴那样,就说:“别管我,你尽管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那郎高直接拒绝我要求,一动不动的站在那,这把我给急的,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就准备去拉孔三夫妻俩。

    然而,让我没想到的是,才走了不到三步,向水琴那边再次发生变故,先是血流量增大,后是头上的毛发开始往下掉,到最后,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烂。

    这让我着实想不明白,好端端的一个人,咋说没就没了,难道是我威胁土地爷出了问题?

    不对啊,按说威胁土地爷的是我,就算真的有报应,也是落在我身上,绝对不会落在那向水琴身上。

    可,如此以来,眼前这一幕咋解释?

    幻觉?

    对,一定是幻觉。

    我死劲揉了揉眼睛,定晴一看,只见那向水琴已经没了声息,整个人宛如血人一般,一股浓厚的腐臭味朝我这边袭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九…哥,这…这…”那郎高说话都开始打结了。

    这也没办法,任谁遇到这种事都会这种反应,要知道就在几秒前,那向水琴跟正常人一样,谁曾料想,只是几秒钟时间,活生生的一个人,居然变成了血人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朝郎高说了句,“赶紧带孔三夫妻俩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径直朝向水琴跑了过去,我怕她身上有啥传染病,没有直接用手触碰她,而是找了一根棍子在她身上戳了一下,就这么一戳,我懵了,彻底懵了,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,手臂上冒出一层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只见,那向水琴居然…居然…居然在我眼皮底下化成一滩血水,偶有几块较为硬朗的白骨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啊!

    活生生的一个人,怎么会化成一滩血水啊!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我再也压制不住心中那股恐惧感,猛地喊了一声,“啊!”

    有人说,人在遇到极度恐惧的事后,只需大声吼一句,恐惧感便会降低。

    这话当真是有道理,随着这一喊,我内心的恐惧感稍微轻了一点,死劲搓了搓脸,再次看去,就发现地面除了一滩血水,啥也没有了,就连衣物的残渣都没剩。

    我记得星爷有部电影,里面有一种掌法,好像叫化骨绵掌,一掌打出,整个人化成一滩血水,而我眼前的情况,跟电影里面一模一样,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那向水琴既没有人碰她,又没有人对她下药,怎么会莫名其妙变成这样?

    玛德,到底怎么回事啊!

    我内心不停地咆哮着,入行这么久以来,从未见过这么怪异的事,这特么就像拍电影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血水,我足足愣了好几分钟时间,直到郎高推了我一下,我才回过神来,扭头一看,那孔三夫妻不知合适站在我右边,而郎高则站在我左边,他们的脸色跟我差不多,都是一脸铁青,嘴唇发乌。

    “九…”

    那郎高好似想说什么,我知道他要问什么,就朝他罢了罢手,示意他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四人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血水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大概看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我手机嗡的一声响了起来,掏出手机一看,是杨言打的电话,我皱了皱眉头,正准备挂掉,那郎高说:“九哥,长毛指不定有急事找你!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按我的想法,眼前这种情况,哪里有心情接电话,不过,转念一想,指不定他真有急事,就摁了一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不待我说话,就听到杨言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,他说:“九哥,出…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问道:“是不是游书松的事?”

    说着,我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这边现在有点急事,关于游书松的事,等我回去再说,先挂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电话里传到一道急促的声音,“不是游书松,而是…而是…宋华!”

    “宋华?”我内心一沉,隐约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对,那…那宋华就在刚才,化成了一滩血水!”杨言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我惊呼一声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又问了一句,“你再说一遍,那宋华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,片刻过后,缓缓开口道:“就在几分钟前,那宋华跪在供桌前面给死者黄纸,也不知道是中邪了,还是咋回事,莫名其妙的七窍流血,一眨眼功夫,整个人便化成了一滩血水,就连骨头都没剩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,这特么太巧了,那宋华是几分钟前化成了血水,与向水琴化血水的时间刚好吻合,也就是说,这俩人遭遇的事情是一模一样,这中间是不是有啥我不知道的事?

    电话那头见我没说话,好似有些急了,就说:“九哥,你在听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跟他简单的讲了一下我们这边的事,又告诉他,“长毛,不计任何代价,先把游书松扣下来,我最迟明天早上回来,另外,你让游天鸣过来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那杨言立马同意下来,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电话里传来游天鸣的声音,他说:“陈九,你找我有事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