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53.第953章 五彩棺(65)
    一个小小的猪头,我愣是看了好几分钟时间,方才放下来心,深叹一口气,朝墓穴外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出墓穴,那郎高皱着眉头走了过来,低声道:“九哥,那向姑娘好似不想将墓穴挖这了,说是墓穴流血,对后人不好!”

    我一愣,诧异地朝向水琴瞥了一眼,这女人咋回事,先前不说这话,待我们把东西弄好了,再说不想把墓穴挖这里,这不是让人难堪么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朝郎高罢了罢手,抬步朝向水琴走了过去,问道:“向小姐,你这是…”

    我没有把话说出来,我相信她懂我意思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我刚说完话,她立马说:“陈宫主,这地是不是有问题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又点点头,也没隐瞒她,就对她说了实话,“这处地方以前是大吉之地,经过两口棺材,风水可能变得差了一些,再加上刚才的液体,这处地方带不来什么好运,不过,令尊死亡时辰有些不对,想要另外找一块墓穴恐怕有点困难,我意思是就这块墓穴了,若是等会再出问题,咱们可以再另寻它处,不知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皱眉道:“两山夹一水的地方很难找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对,更为重要的是,这山谷的水库是有情水,这有情水才是难找的,而令尊煞气过重,有了这有情水,能早日散了浑身煞气,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,兴致好似不太高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作为八仙,我们只能给主家提供意见,并不能替主家作主,就问他,“接下来的仪式,还要不要继续?”

    她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朝墓穴那边看了看,问道:“陈宫主,在这之前,你我素未谋面,也不知你人品为何,更不知你心肠好坏,我只想问你一句,我能相信你吗?”

    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,好似想看穿我的想法一般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正准备解释几句,那向水琴罢了罢手,“陈宫主,我选择相信你,还望你莫因为怕麻烦,而…”

    我算是明白了,她这是怕我偷懒,随便找块墓穴下葬死者,我特么冤不冤啊!若真是这样,我完全没必要来这歧坪镇了,在上河村附近随便找块墓穴就好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对她说:“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,陈某人这点信用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就好!”她点点头,也不再说话,而是朝边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背影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这女人应该有事瞒着我,甚至让我看不出她是出于何种心态掺合这事,更为关键的是,郎高说过,这女人有男朋友。

    玛德,真乱的一大家子。

    我晃了晃脑袋,也不愿多想,毕竟,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墓穴,便径直朝墓穴走了过去,开始着手仪式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有点不耐烦了,只是一个墓穴,居然要捣鼓这么多仪式,按照我们的规矩来办,这工钱起码要翻三倍,但是,作为八仙宫宫主,我特么又不好意思跟那向水琴商量工钱的事,当真是打落牙往心里咽。

    “唉!”我叹了一口气,只能自我安慰,就当做好事了。

    来到墓穴边上,我怔了怔神色,点燃一些黄纸,拿在手里,嘴里念了一长串词,然后用黄纸点燃围在墓穴边上的蜡烛,嘴里则一直念着一些词。

    这过程大概是五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待点燃所有蜡烛后,我再次点燃一些黄纸,脚下朝竹杖那边走了过去,由于先前有液体流出来,这地面较潮湿,甚至有些粘脚,行走格外不便利。

    但是,为了这墓穴能用,我强忍心头的不快,走到竹杖先,用黄纸围着猪头往左边转了三圈,然后再往右边转三圈,最后将黄纸烧在猪头下面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对着猪头微微弯腰,大声道:“苍天垂帘,大地抽泣,儿女心碎,亲朋洒泪,敝人陈九受宋广亮儿媳所托,前来此地寻墓穴,本意寻一口上佳墓穴,奈何天公不作美,只能选此地为墓穴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朝东方作揖,点燃三柱清香握在手里,继续道:“若有得罪之处,还望土地爷海涵!”

    说着,我再次作揖,将三柱清香插在猪头下面,深呼一口气,“常言道,羊有跪乳之恩,鸦有返哺之情,现今死者儿媳不顾千里之遥,前来贵地寻墓穴,还望土地爷垂怜,莫空留孝心,痛心疾首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朝向水琴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她跪下。

    那向水琴倒也没说二话,立马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待她跪下去后,我偷偷瞄了一眼那猪头,按照规矩来说,若是土地爷同意在这挖墓穴,猪头会有一些动静,令我失望的是,猪头挂在竹杖没半点反应,这让我不由有些垂头丧气,大声道:“此时儿女哽咽难耐,眼泪奔涌而出,数次失声,呜呼!一腔悲情何日尽谴,胸闷难耐,思情难排,寥寥数语,权泄吊念之情,贵神当真未见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我脸色沉了下去,语气不由也变得激烈了几分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前面讲好话,猪头并没有动静,只能下狠手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朝郎高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让他拿杀猪刀以及盛满石灰的瓦罐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郎高将那两样东西拿了过来,我左手持杀猪刀,右手持瓦罐,面露凶色,厉声道:“我把土地当作神,土地却把我当奴,且无半点怜悯之心。今日,敝人斗胆问几声,可有怜悯之心,可有慈悲之意,可有天道孝贤。若无,要这土地何用,何不如毁去这地,免伤孝子之心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我是吼出来的,右脚猛地跺在地面,手中的杀猪刀朝竹杖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坦诚说,做这番动作的时候,我特别紧张,原因在于,这简直就是在骂土地了,万一真得罪土地了,我特么估计会惹祸上身,但是,眼下这种情况,唯有这种办法试试了。

    眼瞧那杀猪刀就要劈到竹杖了,陡然,那向水琴尖叫一声,我扭头一看,懵了,手中的杀猪刀悄然滑落,猛地喊了一声,“跑,快跑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